新年再说新

 文/李秋生

新年说新,说了很多年, 给人以“李杜诗篇传万口,此时已觉不新鲜”之感。将题目定为新年再说新,强调一个“再”字,是避免老调重弹。

在我的印象中,过去人们是盼新年,迎新年,乐新年, 如今人们对新年的感觉似乎不像当年那么急切,甚至有点“怕新年”。

过年的感觉和过去大不一样,首先是感觉来得太快。快到什么程度?好像刚刚唱过《难忘今宵》,网上又传来了新一年的春晚节目单。其次是感觉年味变淡。过去盼新年是为了穿新衣,吃好饭,走亲戚, 如今吃穿上可以说是天天过年,亲戚好友手机朋友圈里也天天见面,一点没有新鲜感, 年味怎么也浓不起来。更重要的是感觉创新太难。新年要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年年讲创新,人们生活在一个创新的时代,却深感每一个新年再创新太难。

如此说来,新年果真与新无缘了吗?我不这样认为。我还是相信刘禹锡的“芳林新叶催陈叶”,我还是推崇王安石的“总把新桃换旧符”。

事物是发展变化的,新事物永远与我们相伴。每当新年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我们还是会内心激动,充满期待,迎来无限生机,心生创新欲念。

学习可以出新。随着智能机器人的出现,对人们的学习方式提出了新的要求新的挑战。书本阅读要与网上阅读结合起来,传统知识要与现代知识结合起来, 原始技能要与继续学习结合起来,这已是一个不可阻挡的浩浩荡荡的潮流。

观念可以更新。我们穿上了时装,住进了小区,吃上了快餐, 用起了“滴滴”,坐上了高铁, 观念就更新了吗?远远不够。我们的文明观念怎么样,能不能做到一人行走也不闯红灯?我们的法制观念怎么样,能不能每件事都能做到依法办事?我们的公平观念怎么样,能不能做到对待自己与对待别人一样公平?我国高铁上为什么总是会出现“霸座女”、“霸座男”,与现代交通发展格格不入?

事业可以刷新。改革开放四十年,高歌猛进四十年,辉煌灿烂四十年,很多人感叹事业上已经无新可创。这是一种静止、悲观、失望的观点。学习永远不晚,创新永远不晚,奋斗永远不晚。创新不是简单的模仿、复制,创新是一种勇敢的突破、突围。拾人牙慧,邯郸学步,永远与创新无缘。创新是“人无我有, 人有我好,人好我精,人精我转”;创新是学习出新,实干出新,推陈出新,借鉴出新, 反思出新。

健康可以革新。人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健康。你认为自己老了,你就会老了;你认为自己还年轻,你就会年轻。潜意识对人的生命的影响力确实是很大很大的。依赖保健食品还是积极锻炼?依赖药物治疗还是兼顾食物调理?依赖美容手术还是健身养心?这些已经是当今人们必须理智选择的答案。尤其是老年人,切不能迷恋什么“长寿药”,人不可能“永远健康”,“万寿无疆”, 法国作家加缪的一句话值得参考:“重要的不是治愈,而是带着病痛活下去”。这应是一种唯物主义的态度。

当然应该看到,泛滥成灾的盗版不是创新,24 小时不间断的电话广告“大轰炸”不是创新,用“资本运作”、“社会养老保险”、“购买保健品” 等手法进行非法集资非法传销不是创新,毒品升级版“芬太尼”不是创新。有的非但不是创新,而且是一种犯罪。

没有创新,就没有人类波澜壮阔的历史,就没有中华文明史上下五千年,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改革开放。创新无时不在,无事不在,只是“无限风光在险峰”,越是向顶峰攀登越是艰难。

“中华儿女多奇志”。当新年到来的时刻,让我们更高地举起创新大旗,增强使命感, 实现中国梦,开创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