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的国共关系和我们的策略(一九四一年二月十四日)

          恩来同志:
        各电均悉。
    (一)估计是一致的。反共不会变,高潮可能下降,“剿共”可能停顿(只说可能)。
    (二)只要此次高潮下降,“剿共”停顿,将来再发动高潮,再举行“剿共”就困难了(除非投降),故目前是时局转变关头。
    (三)敌必向蒋〔1〕进攻,某君〔2〕估计是对的,利用日蒋矛盾仍是我们政策中心。
    (四)但对蒋让步则危险(如你所说),目前是迫蒋对我让步时期,非我对蒋让步时期,熬过目前一关,就好办了。
    (五)蒋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受内外责难之甚,我亦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获得如此广大的群众(国内外)。
    (六)蒋不会对敌举行反攻,他的主意仍是保存实力。但日本向蒋进攻的可能甚大,蒋亦不得不被迫应战,实力仍不能保存。
    (七)目前国共是僵局,但时间不会久,敌大举进攻之日,即僵局变化之时(但如敌不进攻则僵局会继续)。
    (八)只有那时,蒋表示对我和缓,我才可以表示和缓,但目前非其时。目前让僵局存在正是有利,愈僵愈于我有利,愈于蒋不利。
    (九)目前的僵仅政治上僵(国共关系上僵),军事上在我并不僵,因我并未去打他。
    (十)如蒋再令汤集团〔3〕攻淮北,是他自造僵局,将来敌军再一击,他失败更大。如蒋不再打淮北则目前就可解消他自己的军事僵局,仅剩一个政治僵局,蒋如聪明,应如此做。
    (十一)我之政治攻势(十二条〔4〕)压倒了蒋之攻势(皓电、齐电、〔5〕皖南事变、十七日命令〔6〕、限期北移、纪律命令、华中进攻等等),我之攻势已收成效,还会有成效的。
    (十二)我们目的不在蒋承认十二条或十二条之一部分,他是不会承认的(当然对党内外群众都不应如此说,仍是要求蒋承认),而在于以攻势打退攻势。
    (十三)目前形势是有了变化的,一月十七日以前他是进攻的,我是防御的,十七日以后反过来了,他已处于防御地位,我之最大胜利在此。
    (十四)只有军事攻势才会妨碍蒋之抗日,才是极错误政策。政治攻势反是,只会迫蒋抗日,不会妨蒋抗日。故军事守势政治攻势八个字是完全正确的,二者相反正是相成。
    (十五)对于国共关系,军事守势政治攻势也只会拉拢国共,不会破裂国共,对于一个强力进攻者把他打到防御地位,使他不能再进攻了,国共暂时缓和的可能性就有了。
    (十六)用蒋介石的手破了一条缺口的国共关系,只有用我们的手才能缝好,我们的手即政治攻势,即十二条,除此再无别的妙法。
    (十七)以上各点请向某君解释,并问他的意见如何。
    (十八)华北、华中敌我兵力及配备弄好即告。
        毛泽东
        寒辰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蒋,指蒋介石。
    〔2〕某君,指崔可夫(一九○○——一九八二),当时任苏联驻中国大使馆武官兼国民党政府的军事总顾问。
    〔3〕指汤恩伯任总司令的国民党军第三十一集团军。
    〔4〕十二条,见本卷第326页注〔2〕。
    〔5〕皓电,指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何应钦、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一九四○年十月十九日(皓)给朱德、彭德怀、叶挺的电报。这个电报断然拒绝中国共产党提出的调整作战区域及游击部队的三项办法,强令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在一个月内撤到黄河以北。十一月九日(佳)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复电何应钦、白崇禧,拒绝要八路军、新四军撤到黄河以北的命令,但表示为顾全大局,江南新四军部队可以移至长江以北。齐电,是何应钦、白崇禧十二月八日(齐)对朱、彭、叶、项佳电的复电,再次强令八路军、新四军将黄河以南的部队全部撤到黄河以北。
    〔6〕十七日命令,见本卷第326页注〔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