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宋庆龄的两封信(一九四九年一月十九日、六月十九日)

    一、
        庆龄先生:
        中国革命胜利的形势已使反动派濒临死亡的末日,沪上环境如何,至所系念。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将在华北召开,中国人民革命历尽艰辛,中山先生遗志迄今始告实现,至祈先生命驾北来,参加此一人民历史伟大的事业,并对于如何建设新中国予以指导。至于如何由沪北上,已告梦醒〔1〕与汉年、仲华〔2〕切商,总期以安全为第一。谨电致意,伫盼回音。
        毛泽东
        周恩来 
        子皓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原件刊印。
    二、
        庆龄先生:
        重庆违教,忽近四年。仰望之诚,与日俱积。兹者全国革命胜利在即,建设大计,亟待商筹,特派邓颖超〔3〕同志趋前致候,专诚欢迎先生北上。敬希命驾莅平,以便就近请教,至祈勿却为盼!专此。敬颂
        大安!
        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六月十九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梦醒,即廖梦醒(一九○四——一九八八),广东惠阳人。当时是宋庆龄的秘书。
    〔2〕汉年,即潘汉年,当时是中国共产党派往上海、香港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的负责人。仲华,即金仲华(一九○七——一九六八),浙江桐乡人,当时在上海做统战工作。
    〔3〕邓颖超,当时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华全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