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形势和党在一九四九年的任务〔1〕(一九四九年一月八日)

      甲、目前的形势:
    (一)军事方面,一年计划,半年超过〔2〕。一九四八年七月至十二月歼敌正规军一百四十八个师,内有一百一十一个整师。平津、淮海、太原、大同诸役结束时,又将歼敌六十几个整师。上述已歼及将歼两项共计二百一十个师以上,内有一百七十三个师以上是属于整师。一九四九年春季以后,国民党就只剩下一百六十几个师了,其中大部分是新编成的,或者是被歼后补充起来的,或者是战斗力不强的,只有一小部分具有较强的战斗力,例如桂系和马家〔3〕。一九四九年国民党可能动员五十万人左右,除补充已有各师外,将编成若干新师,但是毫无战斗力。在平津、淮海、太原、大同诸役以后,可不可以说国民党政权已经在基本上被我们打倒了呢?就其军事主力已经被歼灭这一点来说,是可以这样说的。但是在南京、武汉、西安等处还有几个大仗要打。在打了这几个大仗以后,那末,不但就军事上来说,而且就政治上和经济上来说,国民党政权是被我们基本地打倒了。基本地打倒了国民党,不等于全部地打倒了国民党,中国尚有许多敌军待我们去歼灭,尚有许多地区待我们去占领和去工作。轻敌的观念无论何时是不应该有的,我们决不要使胜利冲昏自己的头脑。
    (二)中国阶级力量的对比已经起了根本的变化。广大人民群众是大群大群地脱离国民党的影响和控制而站到我们方面来。自由资产阶级〔4〕向我们找出路,跟国民党走的很少了。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的代表们已经或正在成批地来到解放区。整个国民党在长江以北的战略上的战线已经崩溃,国民党在其统治区域内是处在极大的混乱和崩溃的状态中。我们已经完全有把握地在全国范围内战胜国民党。一九四九年和一九五○年将是中国革命在全国范围内胜利的两年。我们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而不容许半途而废。我们必须在党内,在人民解放军内,在人民群众中,有说服力地进行教育工作,在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人物中进行解释工作,使大家懂得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而不容许半途而废的理由。国民党的所谓和平谈判〔5〕的阴谋必须继续地给以揭露和打击。
    (三)到南方去作战的有利条件是:国民党军队已经没有主力了,我们则有强大的军队;国民党的威信已经丧失,特别是在南京和武汉被我们夺取以后,它将更加威信扫地,我党则有极大的威信;南方是曾经经过了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七年的革命和一九二七年以后数年的土地革命的区域,现在已经有了许多游击部队和游击区。这些都是有利条件。到南方去作战的不利条件是:最广大区域是在国民党统治之下的,我党在那里的组织还不强大,那里的群众还没有发动。在这种条件下,军队的给养在头一个时期内将遇到许多困难;大城市夺取容易,但掌握它则将较掌握北方诸城要困难得多。这些都是不利条件。以上有利的和不利的条件我们均必须看到,并且必须明白地讲给准备到南方去的全体干部和战士们听,使他们有充分的精神准备,好好地利用有利条件去克服不利条件,争取全国的胜利。
    (四)我们从来就是将美国直接出兵占领中国沿海若干城市并和我们作战这样一种可能性,计算在我们的作战计划之内的。这一种计算现在仍然不要放弃,以免在事变万一到来时,我们处于手足无措的境地。但是,中国人民革命力量愈强大,愈坚决,美国进行直接的军事干涉的可能性也就将愈减少,并且连同用财政及武器援助国民党这件事也就可能要减少。一年以来,特别是最近三个月以来,美国政府的态度的摇摆不定和某些变化,证明了这一点。在中国人民中和我们党内存在着的对于美国帝国主义力量的过分估计的错误观点,必须继续地加以指明和克服。
    (五)美帝国主义的对华政策,已由单纯地支持国民党武装反共,转变为两面性的政策。这即是:一方面,支持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及地方军阀,继续地抵抗人民解放军;另一方面,则派遣其走狗混入革命阵营,组织所谓反对派从内部来破坏革命。在人民解放军接近于全国胜利时,甚至不惜用承认人民共和国的方法,以求取得合法地位,实施这一“内部破坏”的政策。对于这一帝国主义的阴谋计划,我们必须提高警惕性,并坚决地将其击破。〔6〕
    (六)全党大多数干部,在过去几年,特别是在一九四八年,有系统地学会了在农村工作中,在城市工作中和在军事工作中的各项具体的政策和策略,有系统地纠正了右的和“左”的偏向。许多同志在过去长时期内没有学会的东西,一个年头内都学会了。这样,就使党的总路线〔7〕在全党内能够贯彻执行。这是一个最伟大和最根本的胜利。这是我党政治成熟程度的极大的增长。这样一件事就指明:我党在不要很久的时期内是能够有把握地取得全国政权的。为了保证胜利,一九四九年还要进行普遍的和深入的政策教育工作。说是“学会了”,并不等于不要再学了,我们还要学习很多的东西。说是“偏向已经纠正了”,并不等于说党内已经没有任何偏向,或者将来也不会再发生偏向。现在党内还是存在着某些偏向,将来也还是会发生偏向的,我们还是必须随时地注意纠正党内的偏向。
    乙、党在一九四九年的任务:
    (一)一九四九年夏、秋、冬三季,我们应当争取占领湘、鄂、赣、苏、皖、浙、闽、陕、甘等九省的大部,其中有些省则是全部。
    (二)一九四九年夏、秋、冬三季需要随军使用的五万三千个干部,必须及时地征调和训练好。
    (三)一九四九年必须使各野战军进一步地正规化,这主要地是加强炮兵和工兵,使用铁路、公路和水路的近代运输工具,加强军队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坚决地克服现在还是相当严重地存在于军队中的某些无纪律的状态,并加强司令部的工作。
    (四)一九四九年及一九五○年我们应当争取组成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及一支保卫沿海沿江的海军,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五)一九四九年必须使全区的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比较一九四八年确实地提高一步。我们区域的主要的铁路和公路均应修复和使用。我们区域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应在可能和必需的基础之上更具计划性和统一性,以免浪费人力物力,障碍生产的提高和对前线的支援工作。
    (六)一九四九年必须使人民解放军的后方勤务工作的组织性和效率在可能和必需的基础上加强起来,以便有效地支援人民解放军向南方各省的大进军。这些工作,包括军火工业的适当的生产计划,军火以外各项军需工业的调整或建立,军械制度的确立,各种供给标准的统一规定,卫生和通讯器材的统一分配,运输和仓库的前后分工以及后方勤务组织与系统的确定等项。
    (七)一九四九年必须使人民解放军的政治工作,在军委政治部领导下,做出关于“新式整军运动”、“党委制”、“革命军人委员会”、“连队支部工作”等项的总结,并制成条例或章程,以便普及全军,成为定制。
    (八)一九四九年在各主要解放区内的土地改革工作和整党工作,必须是围绕着生产运动,利用群众的闲暇时间,一部分一部分地去解决那些为数不多的尚未完成的分配土地或调剂土地的工作和整党的工作。在各主要解放区内建立各级人民代表会议,并选举各级人民政府委员会。在各主要解放区内健全党委制,召开党的各级代表大会及代表会议。在中原解放区是实行减租减息、发动群众的工作。在长江以南诸省,在三年至五年内,不是分配土地的问题,而是减租减息、发动群众的问题,必须在减租减息、发动群众以后方能谈得上分配土地。
    (九)一九四九年的干部教育计划,即在干部训练学校中及在在职干部中进行学习马恩列斯的理论及中国革命各项具体政策的计划,必须适合目前革命形势和革命任务的需要。
    (十)一九四九年的国民教育计划(大学教育,各种专科教育,中学教育,小学教育和成人补习教育)必须适合当前革命形势和革命任务的需要。通讯社和报纸的工作亦是如此。文学和艺术工作亦是如此。
    (十一)一九四九年的职工会工作、青年团工作和妇女工作,均应比一九四八年有更好的成绩。一九四九年的上半年应当完成全国青年代表大会和妇女代表大会的工作。
    (十二)一九四九年必须召集没有反动派代表参加的以完成中国人民革命任务为目标的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政治协商会议,宣告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的成立,组成共和国的中央政府,并通过共同纲领。
    (十三)平津、淮海、太原、大同诸役以后,几个大的野战军必须休整至少两个月,完成渡江南进的诸项准备工作。然后,有步骤地稳健地向南方进军。
    (十四)关于在全党全军各级领导机关内,开展反对某些严重地存在着的无纪律无政府状态的斗争,必须按照中央规定,于一九四九年三月底以前办理完毕。军队团委以上地方县委以上关于此事的决议,必须于四月份交来中央。有特殊原因要求推迟者,亦须于四月办理完毕,五月交来中央。
    (十五)在一切新占领区域必须谨慎地发展党的组织。对于上层知识分子入党尤须采取严格地审查的方针,在大城市内尤其要注意这一点,宁少勿滥。
    (十六)在一切解放区必须加强保卫工作,坚决地和一切暗藏的或公开的反革命分子作斗争。
    (十七)北平解放后,必须召集第七届第二次中央全体会议。这个会议的任务是:1.分析目前形势和规定党的任务;2.通过准备提交政治协商会议的共同纲领的草案;3.通过组成中央政府的主要成分的草案;4.批准军事计划;5.决定经济建设方针〔8〕;6.决定外交政策;7.其他事项。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原件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为一九四九年一月六日至八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起草的决议,一月八日由会议通过。一月六日和八日毛泽东曾在会议上两次发表讲话,讲话的主要内容已包括在这个决议中。
    〔2〕一九四八年九月七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的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电报中提出:“我们准备五年左右(从一九四六年七月算起)根本上打倒国民党,这是具有可能性的。只要我们每年歼灭国民党正规军一百个旅左右,五年歼敌五百个旅左右,就能达到此项目的。过去两年我军共歼敌正规军一百九十一个旅,平均每年九十五个半旅,每月八个旅弱。今后三年要求我军歼敌正规军三百个旅以上。今年七月至明年六月,我们希望能歼敌正规军一百十五个旅左右。”后来因为军事形势发展迅速,一九四八年七月至一九四九年六月的一年歼敌计划到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只半年即已完成并超过,达到歼敌正规军一百四十八个师。
    〔3〕马家,指国民党军青海马步芳部和宁夏马鸿逵部。
    〔4〕这里说的自由资产阶级是指民族资产阶级。
    〔5〕指一九四九年一月一日蒋介石提出的愿意和中国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的建议。他的目的是为了取得喘息时间,以保存国民党的残余力量。
    〔6〕毛泽东在一九四九年一月六日会议上的讲话讲到这个问题时说:我们不要忙于求得帝国主义国家的承认。我们是反帝。将来我们要做生意,才发生承认与否的问题。我们也不忙承认他们,只是保护侨民,忙的是同苏联及民主国家建立外交关系。
    〔7〕指一九四八年四月一日毛泽东《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出的:“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这就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的革命,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在当前历史阶段的总路线和总政策。”
    〔8〕毛泽东在一月六日会议上的讲话讲到这项任务时说:经济建设方针,去年九月会议讨论了一下,基本方针是决定了的。经济成分包括国营、合作社、国家资本主义(公私合营、租借)、私人资本、个体。东北有个文件,基本是对的,与九月会议讨论的精神相符。一方面,决不可以认为新民主主义经济不是计划的和向社会主义发展的,而完全是资本主义世界。我们赞成孙中山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规定。国营经济在东北占全部经济的47%,在全国是否平均占10%,没有统计。这样的情况,会长期存在,要在国营经济领导下,好好掌握,使它向社会主义经济发展,防止右倾。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谨慎,不要急于追求社会主义化。前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说过,不怕资本主义发展,它的这个积极性我们要利用。要容许自由贸易,但国民经济由我们操纵。合作社必须发展,少奇同志对这个问题很有研究。但合作社不可能很快发展,大概要准备十几年工夫,文化落后,你就没有会计呀,要长期地稳健地进行。凡有害的,加以限制;凡无害的,加以利用。如果希望搞社会主义,太快了,会翻筋斗。东北和关内的情况也有不同,东北和波兰情况差不多,但也要谨慎。毛泽东在一月八日会议上的讲话中又指出:中共二十八年,再加二十九年、三十年两年,完成全国革命任务,这是铲地基,花了三十年。但是起房子,这个任务要几十年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