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碎蒋介石的进攻,争取时局好转(一九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中原局、东南局、北方局、山东分局、南方局、南委〔1〕、八路军新四军各首长:
    (一)蒋介石派遣李仙洲、汤恩伯、李品仙〔2〕向华中、山东我军进攻的决心已经下了,汤、李各部正在东进,我党我军有举行自卫战斗以打破这一进攻、争取时局好转的任务。
    (二)除令江南部队迅即北移,并从华北派遣一部加强华中兵力外,所有华中及山东的党与军队必须紧急动员起来,为坚持抗日根据地打破顽固派进攻而奋斗。
    (三)军事指挥,在总指挥叶挺未到江北以前,统一于副总指挥陈毅、政治委员刘少奇的指挥之下;叶挺到江北后,统一于叶挺、陈毅、刘少奇的指挥之下,各部须完全服从他们的命令,不得违误〔3〕
    (四)山东分局划归中原局管辖,中原局统一领导山东与华中。
    (五)全国各地(华北、华中、西北、西南、东南)对于国民党这一进攻及其在全国的高压政策,必须坚决反对之。必须指出国民党这一行动的危险性,在于日益削弱抗战力量,非但不利于共产党,更加不利于国民党,不利于全国人民,只有利于敌人与亲日派;如不被阻止,势必发展为全国的内战。估计到反共军的士兵是不愿意的,多数干部是被迫的,也有许多高级将领是动摇的,因此我们对于反共军不但要注意打击,而且要注意争取,注意统一战线工作,注意灵活地运用策略。
    (六)估计到反共军进攻的口号可能是到敌后抗日,并不提出打八路军新四军,因此我军在其进攻开始时的对策还是一来即打,还是先礼后兵,是值得考虑的。关于这一点,届时中央当有指示,你们可提出意见。
    (七)估计到华中的斗争是长期斗争,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因此反磨擦斗争必须与扩大巩固根据地、扩大巩固军队密切联系起来。在此斗争中,逐渐削弱反共军的力量,逐渐壮大与锻炼我们的力量,而最后击破反共军。因此我们必须紧张地对付这一局面,但又必须作长期耐性的计划,不要过于急躁,不要企图在短期内取得全部胜利。
    (八)估计到国际国内各种条件,国民党的反共进攻及高压政策是要失败的,必无前途的,因此全党全军必须提高胜利信心,不要为国民党的进攻与高压所吓倒,必须克服可能的悲观情绪。
    (九)目前中原局的任务是积极进行粉碎这一进攻的布置与力量,目前南方局的任务,则是利用各种矛盾,动摇蒋介石及国民党的决心。蒋及国民党虽然其势汹汹地举行进攻,实则他们很怕内战,很怕根本破裂国共合作,故其决心仍有动摇之可能。
    (十)对于蒋及国民党急于要求我们表示最后态度,答复蒋之命令〔4〕,中央决定报之以冷静与不理,自朱、彭、叶、项佳电〔5〕发出后,不论其如何谩骂与进攻,党中央及朱、彭、叶、项暂时都不去理他,待其闹到天怒人怨,下不得台,然后出来发言,表示我们的态度。这与各下级及地方党应该随时表示态度有区别,然而正是目前对付国民党的好方法。因为蒋介石要急,我们就并不急了。
        中央书记处
        世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南委,指中共中央南方工作委员会。
    〔2〕李仙洲(一八九四——一九八八),山东齐河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九十二军军长。汤恩伯,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
    〔3〕这里所说的叶挺、陈毅、刘少奇的职务,是指他们在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的任职。这个总指挥部是根据中共中央关于统一华中新四军、八路军部队指挥的指示,于一九四○年十一月中旬成立的。
    〔4〕指蒋介石一九四○年十二月九日电令:限长江以南的新四军在十二月三十一日前开到长江以北地区,黄河以南的八路军、新四军于一九四一年一月三十日前开到黄河以北地区。
    〔5〕佳电,指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于九四○年十一月九日复何应钦、白崇禧的电报。见本卷第310—3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