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隔断平津,包围唐山,歼击芦台塘沽之敌(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八日)

      林罗刘〔1〕:
     七日二十一时半电〔2〕悉。
    (一)张家口仍有敌四个步兵师、两个骑兵旅被我杨成武〔3〕包围。东逃之敌系三十五军军部及该军两个师,该敌乘汽车三百余辆,如无阻碍两天即可到北平。宣化有敌两个师,其中一个师属一○一军,拟向张家口集中,昨(七)日被我杨成武部于张宣路上歼灭;另一个师属一○四军,随三十五军东窜。怀来有一○四军两个师,南口有十六军三个师。三十五军两个师及一○四军一个师,六日下午为我杨罗耿〔4〕一个旅阻击于宣化、怀来之间,如杨罗耿主力昨(七)日能赶上包围该敌,则该敌跑不掉,且我杨罗耿部亦能独力歼灭该敌。否则,该敌将于昨日或今日会合怀来之敌逃至北平,程黄〔5〕到怀来后,亦将无事可做。
    (二)你们想以第三、第五两纵去打十六军,在全盘计划上是不妥的。现傅作义〔6〕有十四个师、一个骑兵师集中北平、涿县、通县、顺义、南口区域(下花园、怀来之五个师未计在内),你们的首要任务是不使这些敌人逃至天津,其方法是以四个纵队占领廊坊、香河之线,隔断平、津联系。只要此着成功,北平区敌人十四个师即无法逃脱。你们第二个任务是以一个纵队加上冀东地方兵团包围唐山敌人三个师,使这部分敌跑不掉。只要北平、唐山两区敌人跑不掉,天津、塘沽、芦台之敌(十个师)即少有单独逃跑的可能。你们第三个任务是以一个纵队隔断天津、塘沽间联系,以三个纵队攻歼塘沽、芦台线上之独九十五师、六十二军两个师(另一个在天津)及从秦皇岛撤回的八十六军三个师共六个师之敌。只要你们除程黄外手里有了九个纵队,即可同时实行上述三项任务。只要你们手里有六个纵队,即可实行隔断平、津及包围唐山两项任务(以四个纵队隔断平、津,以两个纵队包围唐山。这里说包围唐山要两个纵队,是说没有兵力去打塘沽、芦台之敌,故要两个纵队并加冀东地方兵团方能完成包围唐山之任务)。如果情况紧急,北平敌人有向天津撤退的确实征候(现在尚无此种征候),而你们后续兵力未能赶上,手里只有四个纵队时,那就只有首先使用于隔断平、津,使北平敌无法逃脱,以待后续兵力之到达。
    (三)在平、津未隔断的条件下,如果你们除程黄外再使用两个纵队去打南口的十六军,并把十六军消灭了,那就有迫使北平之敌早日逃至天津、塘沽的危险。
    (四)平、津之敌没有向西安、郑州、徐州逃跑的危险,因为我有徐周、彭张两军〔7〕可以阻止其向西安,有刘邓、陈粟两军〔8〕可以阻止其向郑州、徐州(我歼黄维、邱清泉、李弥、孙元良〔9〕等四个兵团三十四个师之作战可于十天内外解决,然后我军在陇海、淮河之间须有一时期休息)。
    (五)平、津之敌没有向绥远〔10〕逃跑的危险,因为我有八个纵队在平绥路〔11〕
    (六)平、津之敌有向青岛逃跑的某种危险,因为我在天津、济南、青岛之间没有兵力。但此种危险不大,因为敌人由天津经济南到青岛,比较我军由徐州附近到青岛之路程要长些,我军可以由徐州到胶济线去截击它。
    (七)敌人逃跑的主要危险是海路,但一则津、塘港口快要封冻,二则船只不足,三则傅作义此时尚无此种准备。他的方针现在还是固守平、津、唐。张垣〔12〕有敌二万余被围(围而不打),亦使傅作义难下弃之不顾、单独逃跑的决心。
    (八)因此,你们仍应静候后续兵力到达,准备实行隔断平、津,包围唐山,歼击芦、塘之计划。
    (九)如果我能包围下花园、怀来之敌,那就是最好的形势。
        军委
        八日七时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林罗刘,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当时分别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
    〔2〕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七日二十一时三十分给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电报说:为确保歼灭傅作义全部及南口之十六军,拟以先头部队之第三、第五两个纵队立即经平谷与顺义附近,以五六天行程插到南口附近,参加作战。届时如北平、张家口间战役结束,则我之先头两个纵队即转至北平、通县以南,防止平敌南逃。我后到之各纵的行动,拟依尔后北平敌情决定。如平敌继续退天津,则我各先到纵队均插至北平东南堵击敌人。如届时已判明敌守北平,则以我后到部队包围唐山和切断平津联系。
    〔3〕杨成武,当时任华北军区第三兵团司令员。
    〔4〕指杨得志、罗瑞卿、耿飚分别任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的华北军区第二兵团。
    〔5〕指程子华、黄志勇分别任司令员和参谋长的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
    〔6〕傅作义,当时任国民党军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
    〔7〕徐周军,指徐向前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周士第任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的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彭张军,指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宗逊任副司令员的西北野战军。
    〔8〕刘邓军,指刘伯承任司令员、邓小平任政治委员的中原野战军。陈粟军,指陈毅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任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的华东野战军。
    〔9〕黄维、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当时分别任国民党军第十二兵团、第二兵团、第十三兵团和第十六兵团司令官。
    〔10〕绥远,即绥远省。见本卷第82页注〔6〕。
    〔11〕平绥路,指北平(今北京)至绥远(今属内蒙古自治区)包头的铁路,即今京包铁路。
    〔12〕张垣,即今张家口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