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周报》发刊理由(1)(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五日)

          为什么出版《政治周报》?为了革命。为什么要革命?为了使中华民族得到解放,为了实现人民的统治,为了使人民得到经济的幸福。
        我们为了革命,得罪了一切敌人——全世界帝国主义,全国大小军阀,各地买办阶级、土豪劣绅,安福系⑵、研究系⑶、联治派⑷、国家主义派⑸等一切反动政派。这些敌人,跟着我们革命势力的发展而增强对于我们的压迫,调动他们所有的力量企图消灭我们。他们有外国及本国的海军、陆军和警察,有国际的广大宣传机关(路透社等),有全国的报纸和学校。他们之间虽因利害不同时起冲突,说到对于我们,却无一怀着好意。
        我们在广东的工作,在扫平杨、刘⑹,肃清郑、莫⑺以后,划然开一新时代。广州市上实现了十四年来未有的太平;人民确实得到了集会、结社、言论、罢工自由;东征军不曾拉夫;废除了广州市场的赌博;全省军政统一;财政亦逐渐集中;病民苛税已有一部革除,其余部亦定下了革除的步骤;民政、司法、教育、交通机关均确立了改革政策;北江、东江、南路反革命余孽以次肃清;坚持罢工,大规模封锁香港,以拥护爱国工人运动。我们并不隐讳我们的缺陷,我们不是说广东业已改造——广东之改造确还刚在开始,还有许多扰乱治安的土匪,还有许多鱼肉人民的土豪劣绅、贪官污吏,民政、财政、司法、教育、交通诸端内幕积弊还有许多未尽除去,我们不是说这些缺陷都没有了。我们是说我们已有了一个革命的权力,已有了一个肃清土匪的机会,已有了一个与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作战的力量,民政、财政、司法、教育、交通诸端已可开始刷新的工作。总而言之,我们已有了一个革命的基础。凡所施为,一本孙中山先生革命策略,昭昭在人耳目,而香港英帝国主义,陈炯明⑻、邓本殷⑼等一班反革命余孽,无数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不免一齐向我们发抖。彼辈怨愤之余,凡所以咒诅诬蔑中伤我们者,无所不用其极。京津沪汉各地反革命派宣传机关,惶然起哄,肆其恶嘴毒舌,凡所以咒诅诬蔑中伤我们者,亦无所不用其极。全国国民尤其是北方及长江各地各界人民,所在被其迷惑,对于广东真相,完全隔绝。乃至同志之间,亦不免发生疑虑。即无疑虑分子亦无由根据事实以为切实的辨正。“内哄”、“共产”等等名词到处流传,好像广东真变成了地狱。
        我们现在不能再放任了。我们要开始向他们反攻。“向反革命派宣传反攻,以打破反革命派宣传”,便是《政治周报》的责任。
        我们反攻敌人的方法,并不多用辩论,只是忠实地报告我们革命工作的事实。敌人说:“广东共产”。我们说:“请看事实”。敌人说:“广东内哄”。我们说:“请看事实”。敌人说:“广州政府勾联俄国丧权辱国”。我们说:“请看事实”。敌人说:“广州政府治下水深火热民不聊生”。我们说:“请看事实”。
        《政治周报》的体裁,十分之九是实际事实之叙述,只有十分之一是对于反革命派宣传的辩论。
        接受我们对于革命工作的忠实报告,全国革命的民众起来!根据新华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为《政治周报》创刊写的发刊词。《政治周报》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中国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主办的刊物,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五日创刊于广州。毛泽东当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兼该刊主编。
    〔2〕安福系,是北洋军阀皖系操纵的政客集团。一九一六年袁世凯死后,皖系军阀首领段祺瑞任国务总理,控制了北洋政府。一九一八年,皖系政客徐树铮、王揖唐等在北京安福胡同成立俱乐部,进行政治活动,控制国会,被称为“安福系”。一九二六年段祺瑞垮台,安福系瓦解。
    〔3〕研究系,参见本卷第13页注⑶。
    〔4〕联治派,即“联省自治派”。北洋军阀统治期间,部分军阀政客为保持地方割据,并反对民主革命,而提出联省自治的反动主张。
    〔5〕国家主义派,指中国青年党(当时的公开名称是“中国国家主义青年团”)的一些反动政客。他们投靠帝国主义和当权的反动派,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苏联。
    〔6〕杨、刘,指杨希闵、刘震寰。见本卷第17页注⑶。
    〔7〕郑、莫,指郑润琦、莫雄,是广东的小军阀。一九二五年他们所部被广东革命军消灭。   〔8〕陈炯明,见本卷第17页注⑵。
    〔9〕邓本殷,见本卷第17页注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