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国民党军黄维兵团的广播讲话〔1〕(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一、
        请宿县西南地区国民党军黄维兵团的将军们、军官们、士兵们注意!
        人民解放军总部和你们讲话:
        人民解放军现在已经把你们完全包围住了。你们已经走不出去了,你们的命运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为你们自己设想,为人民设想,你们应当赶快缴械投降。冯治安的四个师已经起义了〔2〕,黄百韬〔3〕的十个师已经消灭了,此外还有四个师被消灭了。蚌埠的李延年、刘汝明〔4〕已被我军阻隔,不能援助你们。徐州的邱清泉、李弥、孙元良〔5〕也被我军阻隔,不能援助你们。蒋介石、刘峙〔6〕是完全没有办法的。你们可知道,前些天,在碾庄被围的黄百韬兵团不是等着徐州的增援吗?蒋介石一天数令催迫邱清泉增援,结果走了十一天,只进三十几里路,眼看着黄百韬被消灭。你们现在的情形,比黄百韬更坏,你们离徐州更远,你们从南阳赶路到宿县附近的南平集走得太辛苦了,你们还能打下去吗?不如早些缴枪,少死些人,留着活命,替中国人民做点工作。人民解放军的宽大政策你们是知道的,无论是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只要放下武器,就给以宽大待遇,不论官兵,一律不杀不辱。你们的王耀武、范汉杰、郑洞国〔7〕及其他一切被俘将领,都在我们这里住得好好的。其中许多人已被放回去了。还有许多人我们准备放他们回家。你们都是中国人,何必替美国人打仗呢?中国人民反对蒋介石的内战、独裁、卖国,你们何必替蒋介石等少数反动派卖命呢?时机紧急,牺牲无益,你们应当立刻放下武器。南京政府已经摇摇欲倒,黄维兵团十一个师的将军们、军官们、士兵们,赶快掉转枪口,和我们一道打到南京去吧!
    二、
        宿县南平集国民党军十二兵团司令官黄维将军及所属四个军军长、十一个师师长、各团营连排长及全体士兵们:
        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将军、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将军向你们讲话。
        国民党十二兵团司令官黄维将军及黄将军所属全兵团官长士兵们!我们和你们都是中国人。你我两军现在在打仗。我们包围了你们。你们如此大军,仅仅占住纵横十几个华里内的六七个小村庄,没有粮食,没有宿营地,怎么能够持久呢?不错,你们有许多飞机、坦克,我们在这里连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也没有,南平集的天空是你们的,你们想借这些东西作掩护向东南方面突出去。但是你们突了两天,突破了我们的阵地没有呢?不行的,突不出去的。什么原因呢?打仗的胜败,不决定于武器,而决定于人心。我们的士兵都想打,你们的士兵都不想打,你们将军们知道吗?还是放下武器吧。放下武器的都有生路,一个不杀。愿留的当解放军,不愿留的回家去。不但对士兵、对下级官、对中级官是这样,对高级将领也是这样,对黄维也是这样。替国民党贪官污吏打仗有什么意思呢?你们流血流汗,他们升官发财。你们送命,他们享福。快快觉悟过来吧。放下武器,我们都是一家人。打内战,打共产党,杀人民,这个主意是蒋介石和国民党定下的,不是你们多数人愿意的,你们多数人是被迫打仗的。既然如此,还打什么呢?快快放下武器吧!过去几天,我们还只是布置包围阵地,把你们压缩在一片豆腐块内,还没有举行总攻击。假如你们不投降,我们就要举行总攻击了。我们希望黄维将军仿照长春郑洞国将军的榜样,为着爱惜兵士和干部的生命起见,下令投降。如果黄维将军愿意这样做,着即派遣代表出来和我们的代表谈判投降办法。你们保证有秩序地缴枪,不破坏武器和装备,我们保证你们一切人的生命安全和随身财物不受侵犯。何去何从,立即抉择。切切此告。
        刘伯承 陈毅
        十一月二十七日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淮海战役第二阶段,国民党军黄维兵团被人民解放军包围在宿县西南的狭小地带。陕北新华广播电台连续播出五篇讲话,劝该兵团投降。本篇一是毛泽东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名义写的讲话稿。本篇二是毛泽东以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名义写的讲话稿。
    〔2〕冯治安,原任国民党军第三绥靖区司令官。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八日,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都是中共地下党员)率一个军部和三个师、一个团共二万余人,在徐州东北贾汪、台儿庄地区起义,冯治安飞往南京。
    〔3〕黄百韬,原任国民党军第七兵团司令官,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碾庄附近战斗中毙命。
    〔4〕指李延年、刘汝明分别任司令官的国民党军第六兵团和第八兵团。
    〔5〕指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分别任司令官的国民党军第二兵团、第十三兵团和第十六兵团。
    〔6〕刘峙,当时任国民党军徐州“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
    〔7〕王耀武(一九○三——一九六八),山东泰安人,原任国民党军第二绥靖区司令官,一九四八年九月在济南战役中被俘。范汉杰,原任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一九四八年十月在锦州战役中被俘。郑洞国(一九○三——一九九一),湖南石门人,原任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官,一九四八年十月十九日率部在长春放下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