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以四个纵队夜行晓宿秘密入关(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林罗刘〔1〕,并告程黄,杨罗耿〔2〕,东北局:
        十九日十一时电〔3〕悉。
    (一)包围唐山敌人的时机值得考虑,程黄可以准备在二十五日至二十七日之间包围唐山,切断唐敌退路,但实行须等候我们最后命令。
    (二)应研究者,傅作义〔4〕的指挥能力较卫立煌〔5〕等人为强,程黄包围唐山过早,距离主力到唐山、平、津附近有两三星期之久,这个时间内蒋〔6〕、傅必有所动作。如果敌以中央系在北平附近各军,甚至加傅军一部或大部或全部进至津塘唐线,而以主力位于塘沽,则可以接出唐山之敌,并完成从海路撤退的准备,我军入关很难歼灭该敌。
    (三)我们认为,应以锦州新民线上及营口地区之我军先行秘密开动,以四个纵队的兵力与程黄现有兵力同时隔断天津、北平间和唐山、塘沽间之联系,使北平、唐山两处之敌均不能到达津、沽。欲达此目的,就要推迟程黄包围唐山的行动,并先以四个纵队夜行晓宿秘密入关,执行隔断平、津的任务。而沈阳附近的兵力则宜推迟出发时间,因沈阳有敌电台,我一行动,敌必警觉。
    (四)杨罗耿部两个纵队现在曲阳,可以出张家口附近与杨成武、詹大南〔7〕配合,执行包围张家口,阻止傅部西退的任务,亦可以执行切断平、津的任务。但该部六个旅共四万人左右,以之单独担负切断平、津实感力量不足,以之配合杨成武、詹大南包围张家口则较适合,该部如何使用,望林、罗、刘提出意见。由曲阳至平津线及至平张线各有若干里,需多少行军时间,望杨、罗、耿即告。
    (五)为不使早日惊动傅军,我们已令聂、薄、滕〔8〕转令攻击保定之七纵停止攻击,改取包围监视方针。该城现只有一个由地方部队编成的师留守,其目的是钳制我军一部,使傅军执行撤退或固守计划有余裕时间(傅现正大批将地方兵力,例如王凤岗〔9〕等编入傅、蒋两系正规军内。王等不愿,正和我们接洽投诚)。
    (六)傅、蒋在山海关的一个军尚未撤退,其目的是估计你们主力入关必走该地,让该部先挡一挡,争取主力逃跑或固守之余裕时间。因此你们主力入关应取四纵、十一纵所走道路,不要走山海关。
    (七)部队行动须十分荫蔽,蒋、傅对我军积极性总是估计不足的,他们尚未料到你们主力会马上入关。因此除部队行动应十分荫蔽外,请东北局及林、罗、谭〔10〕令新华社及东北各广播台在今后两星期内,多发沈阳、新民、营口、锦州各地我主力部队庆功祝捷练兵开会的消息,以迷惑敌人。
    (八)以上各项望复。
        军委
        二十日二十四时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林罗刘,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当时分别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
    〔2〕程黄,指程子华、黄志勇,当时分别任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司令员和参谋长。杨罗耿,指杨得志、罗瑞卿、耿飚,当时分别任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
    〔3〕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十一时给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电报提出以程子华、黄志勇所属之四纵、十一纵及三个独立师、一个骑兵师于二十四日全力包围唐山的作战部署,向军委请示。
    〔4〕傅作义,当时任国民党军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
    〔5〕卫立煌,原任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后被软禁于南京。
    〔6〕蒋,指蒋介石。
    〔7〕指杨成武任司令员的华北军区第三兵团和詹大南任司令员的冀热察军区部队。
    〔8〕聂、薄、滕,指聂荣臻、薄一波、滕代远,当时分别任华北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和第二副司令员。
    〔9〕王凤岗(一九一四——一九六六),河北新城(今高碑店市)人,当时任国民党河北省第十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
    〔10〕林、罗,指林彪、罗荣桓。谭,指谭政,当时任东北野战军政治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