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时局与党的政策〔1〕(一九四○年七月十三日)

    一、战争与革命问题
    (一)关于苏联不加入战争
    两派帝国主义国家,在战争阻止不了时,人民就起来反对战争,而苏联就不加入。这一不加入计划的实现,是苏联二十年来斗争的结果,是世界人民拥护苏联的结果,是苏联善于利用帝国主义相互间矛盾的结果,是无产阶级世界战略上最伟大的胜利,因为它不但保护了苏联,而且保证了世界革命的胜利。
        这一胜利完成于德苏、苏芬两个协定〔2〕,以后的任务则是巩固之。
    (二)关于帝国主义两大阵线
        所谓帝国主义两大阵线,两大统一战线,不是说双方同盟诸国间没有矛盾与斗争,矛盾与斗争是存在的,而且是严重的。例如英、美、法三国相互之间,三国与其他小国之间,是有矛盾与斗争的。又如德、意、日三国相互之间,三国与其他小国之间,也是有矛盾与斗争的。
        也不是说各个阵线是固定的,不生变化的。相反,它们是不固定的,要生变化,而且已经生了变化。
        一方面,有北欧、荷、比、巴尔干的变化,有法国的大变化,表现了阵线的减弱,这就是英美法阵线。
        一方面,则表现了阵线的增强,这就是德意日阵线。
        于是造成了目前的不平衡状态。
        日本一会儿亲英、美,现在又有亲德、意之势,这是由于日本内部法西斯派将代替英美派之故。
        双方都没有完全固定的同盟条约,例如美之与英、法,英、法之与北欧,及荷、比,德、意之与日本。
        这就是所谓阵线内部的矛盾、斗争与变化。今后还会有矛盾与斗争,也还会有变化。
        如果不管这一切,则一方面德、意、日欲打破现状,一方面所谓民主国(包括荷、比)则欲维持现状,双方各有利害共同点,因而可以结成一种统一战线,则是实际上已经有了的,双方都有几十个或十几个国家。目前以地域、经济力与海军而论,仍以英、美为强,而德、意、日则因德国战争胜利与占领地区之广,表现其强。
        无论东方与西方,现在两个帝国主义阵线的斗争主要已不在大陆上,而移到海洋上,在这方面尚未决战,因此尚有巨大的冲突。
        假令英国屈服,亦尚有美国的海上霸权。美国是门罗主义加上世界主义,“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它是不愿放弃大西洋与太平洋上的利益的。
        德、意都是海军较弱的,加上法国投降,也未改变这种状态。德、意与日本,不破坏英、美的海军,是无法管理英、法、荷、比的殖民地的。
        一方面,凡尔赛与华盛顿体系,又一方面,反对这个体系而企图建立新凡尔赛与新太平洋体系。这个斗争现在尚未完结。
        就是说,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尚有可供革命利用之矛盾,因此,必须利用之。苏联必须利用之,印度必须利用之,中国必须利用之,一切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及被压迫民族必须利用之。
        现在是世界大震动大变化时代,不是什么“和平”与“资本主义稳定”的时代,这个时代早已完结,以后也永远不能建立。
        如果看不见这一点,就因为对下列诸点估计不正确:
        1.对反革命估计过高。(1)帝国主义相互间的矛盾,由于战争而展开了,不是缩小了;(2)各国资产阶级与资本主义制度在人民中失去信任;(3)社会民主党失去信任;(4)战争的破坏性等。
        2.对于革命力量估计不足。(1)苏联的存在;(2)中国革命的存在;(3)印度革命运动的高涨;(4)欧洲及各国共产党的存在。
    (三)革命是不可避免的
        1.德、意战胜英、法,等于打断两条帝国主义锁链,而新的帝国主义锁链,则可能在刚刚套上或来不及套上就被打断。资本主义战线可能在三处被冲破——欧洲、印度与中国,这就等于基本上冲破整个资本主义战线。
        2.在欧洲,单纯的十月革命是不可能的了,在那里,只能是十月革命加苏联红军。而这样的时机,目前还未到来。
        3.目前是苏联的八小时工作制与世界革命形势的成熟,而不是世界革命。目前还应该利用帝国主义战争,目前是世界革命的前夜。
    二、中国问题
    (一)好转问题
        1.初步好转——两党两军的外部合作,目的在唤醒广大民众,孤立大地主大资产阶级。
        2.彻底好转——只有在共产党参加的各党各派各界各军的统一战线政权成立之时。
        3.除去悲观——初步好转与彻底好转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我们的同盟军是广大的,目前民族资产阶级还是同盟军。
        4.除去幻想——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当政之时,不能有彻底好转。
    (二)后退问题
        目前是战略进攻中部分的策略后退(隐蔽政策)。但在战略上,在总的方面,仍然是进攻的(广泛的统一战线政策)。
    (三)民族与民主革命问题
        1.抗日与革命是一个东西。
        2.民族革命与民主革命有区别,也有一致的。大体上可分为片面抗战与全面抗战两个阶段,然而都在抗战过程中。目前是抗日除奸的整个革命阶段,没有另外单纯的土地革命阶段。是抗日除奸问题,不是单纯的土地革命问题。
        3.“一切革命的基本问题是政权问题”。
        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建立民主共和国——“抗战建国”。
        战略策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有四种形式的统一战线——(1)在国民党区域:在野的与在朝的统一战线。(2)在八路军与新四军区域:我们与其他党派、阶级在政权内的统一战线。(3)国民党政权与我们政权之间的统一战线。(4)在敌人占领之大城市:下层统一战线。
        4.目前是部分的统一战线政权,将来应该是全国的统一战线政权。没有这种政权,就没有抗日胜利。
        5.民族革命与民主革命是同时的,不是民族革命过去之后,再来一个民主革命阶段。
        五台山〔3〕一类——在抗日的前期与中期。
        全国——在抗日的后期。
        反磨擦——民族革命中的民主革命。
    (四)中间派问题
        1.就世界范围分:被压迫民族是帝国主义与无产阶级之间的中间派,但它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同盟军。
        2.就抗战营垒(与敌人营垒区别)分:顽固派或中国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则是统治的阶级,动摇的阶级,不是中间派,把它们当做中间派,混淆了人民的视听。
        中产阶级及上层小资产阶级——中间派。
        下层小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进步派。
    (五)强调团结与斗争问题
        1.我们历来是强调团结的,今后还是一样——对付一切抗战派。
        2.我们历来是强调斗争的,今后还是一样——对付一切投降派。
        3.我们又强调团结又强调斗争——对付一切又抗日又反共的顽固派。
        4.有时强调团结,有时强调斗争——依顽固派的态度是团结为主还是反共为主而定。
        5.斗争为了团结——为了延长合作时间。
        6.不论哪一方面(政治,军事,文化),目前时期都以团结为主。但不论哪一方面,都同时有斗争。因为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政策是没有变化的。
        7.即在目前时期,某些地方,反磨擦斗争还可表现为地方高涨,例如苏北。
    (六)倾向来源问题
        右倾——从地主资产阶级影响来的。
        “左”倾——从农民小资产阶级影响来的。
        客观的——上列二种。
        主观的——教育不足(自我批评不足)。
    (七)边区问题
        两个上了轨道的根据地——陕甘宁边区与晋冀察边区。因为党、政府、军队的努力。
        缺点:革命秩序不足;统一战线太少;官僚主义太多。
        加强:中央、边区,大家的努力。
    (八)学习问题
        1.我们是处在战争与革命的新时代。
        2.一切皆在变化中,不应该用顽固的形式主义的观点,而应该用活泼的辩证法的观点,去注意一切变化。
        3.例如此次决定,即有许多新东西,这不是说过去不对,而是说客观变了,主观要适应此种变化:国际,德、意、日的优势,苏联在战外,革命的酝酿;国内,新的困难,新的投降危险,初步好转的可能性,反共高潮的下降(已有三个月),“左”倾危险的发展等。
        4.三个时期的统一战线:大革命时期,内战时期,抗战时期。
        前两期都有成绩,但都有错误——陈独秀的绝对主义(一切联合,否认斗争)与内战后期的绝对主义(一切打倒,对某些可能部分没有正确策略)。现在应扩大成绩,避免错误。
        加紧争取同盟军又不失自己立场的策略教育是必要的,老大与形式主义都是无用的。
        从什么年月学好了,或者什么天才,都是骗人的。有用的是用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具体环境与具体策略,用点苦功。
        根据毛泽东修改件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在延安高级干部讨论《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政策的决定》的会议上所作结论的要点。
    〔2〕指一九三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和一九四○年三月十二日在莫斯科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与《苏芬和平条约》。
    〔3〕这里的五台山,指在五台山建立的晋察冀抗日民主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