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间派应采取的方针(一九四○年四月十二日)

          陈罗,雪枫,胡服〔1〕,并告朱彭(转左黄),徐朱,刘邓,项英〔2〕:
        某方〔3〕政策是推动各中间派向我们斗争,使其两败俱伤,并使我们得罪各中间派,陷我们于孤立。因此,我们对于陈、罗附近之于学忠〔4〕,雪枫附近之何柱国、孙桐萱〔5〕,先念〔6〕附近之川军、桂军、西北军,胡服附近之桂军,必须采取如下方针:
    (一)直接派人或间接托人或公开寄信发传单,表示我们完全不愿意同他们磨擦,请他们顾全大局,保存友谊,以免两败俱伤,渔人得利,这种表示要继续不断。
    (二)当他们迫于某方命令向我进攻时,我应在不妨害自己根本利益条件下,先让一步,表示仁至义尽,并求得中途妥协,言归于好。
    (三)当他们不顾一切向我进攻妨碍我之根本利益时,我应对其一部分给以坚决打击作为警告,打后仍求得互相妥协。
    (四)只有中间派转变成了坚决的不可变化的顽固派,如同鹿钟麟、石友三〔7〕之类,才采取完全决裂政策,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这种政策的性质亦是对于其他中间派作警告,使其他中间派有所畏而不敢磨擦。
    以上方针的具体执行由你们依情况决定之,中央军对我进攻时亦须同样采取此方针。因为中央军各级官长中只有一部分军官及政训系统是顽固派,其他多是中间派,也有一部分进步派,决不能把中央军看成都是顽固派。
        中央书记处及军委
        四月十二日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陈罗,指陈光、罗荣桓,当时分别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代师长和政治委员。雪枫,指彭雪枫,当时任新四军第六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胡服,即刘少奇。
    〔2〕朱,指朱德。彭,指彭德怀,当时任八路军副总司令。左,指左权(一九○五——一九四二),湖南醴陵人,当时任八路军副参谋长兼前总参谋长。黄,指黄克诚,当时任八路军第二纵队政治委员。徐朱,指徐向前、朱瑞,当时分别任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刘邓,指刘伯承、邓小平,当时分别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师长和政治委员。项英,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新四军分会书记、新四军副军长。
    〔3〕指国民党当局。
    〔4〕于学忠,当时任国民党军鲁苏战区总司令。
    〔5〕何柱国,当时任国民党军骑兵第;二军军长。孙桐萱(一八九五—一九七八),河北交河(今属泊头市)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十二军军长。
    〔6〕先念,即李先念,当时任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司令员。
    〔7〕鹿钟麟,当时任国民党军冀察战区总司令。石友三,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三十九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六十九军军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