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华中根据地的部署(一九四○年四月五日)

         德怀,克诚,陈罗,雪枫,胡服〔1〕:
        韩德勤〔2〕进攻皖东虽因失败退返淮河以北,李品仙〔3〕受我李先念〔4〕纵队五个团向大别山脉攻击之威胁而有停止进攻皖东之意,蒋介石亦有停止军事冲突与我谈判条件,欲把我八路军、新四军统统纳入黄河以北,划定黄河以北为我两军防区之企图。但第一,华北敌占领区日益扩大,我之斗争日益艰苦,不入华中不能生存;第二,在可能的全国性突变时,我军决不能限死黄河以北而不入中原,故华中为我最重要的生命线;第三,此次蒋令韩德勤、李品仙、李宗仁、卫立煌〔5〕及所有鄂、豫、皖、苏各军向我新四军进攻,衅自彼开,故我仍应乘此时机派必要军力南下。黄率三四四旅在现地休整并与胡服、雪枫取得电台联络后,应遵朱、彭〔6〕令开入淮河北岸,胡服先至该地等候,该旅到达后即听胡服意见部署兵力布置工作。彭吴支队〔7〕亦听胡服、克诚意见向苏北出动,从徐州附近逐步南进,先占盐城、宝应以北各县。三四四旅与彭吴支队南下口号,仍是救援新四军与配合友军抗日。如届时李品仙已撤退进攻皖东部队,并恢复驻立煌办事处〔8〕,释放张夫人〔9〕及一切被捕党员,退回军款,则我军暂时可不开入淮南,第一步以盐城、宝应、蚌埠、蒙城为界。如韩、李〔10〕来攻,则消灭之;如韩、李愿让该线以北为我防区,则暂时妥协之。如彭吴兵力不足,则三四四旅协助之。惟整个苏北、皖东、淮北为我必争之地,凡扬子江以北,淮南路以东,淮河以北,开封以东,陇海路以南,大海以西,统须在一年以内造成民主的抗日根据地。责成三四四旅,彭吴支队,雪枫支队,罗、戴支队〔11〕,陈毅之叶飞部〔12〕,配合地方党,负其全责。凡军事行动统归朱、彭两总及胡服同志指挥之,一切具体部署、政治口号、政权建设、发展计划及统一战线方针,统由胡服负责,会商克诚、雪枫考虑决定,报告朱、彭及中央军委。
        毛、王〔13〕
        微酉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德怀,即彭德怀,当时任八路军副总司令。克诚,即黄克诚(一九○二——一九八六),湖南永兴人,当时任八路军第二纵队(由第三四四旅和新一旅等组成)政治委员。陈罗,指陈光、罗荣桓,当时分别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代师长和政治委员。雪枫,即彭雪枫,当时任新四军第六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胡服,即刘少奇。
    〔2〕韩德勤(一八九一——一九八八),江苏泗阳人。当时任国民党军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
    〔3〕李品仙,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
    〔4〕李先念(一九○九——一九九二),湖北黄安(今红安)人。当时任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司令员。
    〔5〕李宗仁(一八九一——一九六九),广西临桂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
    〔6〕朱、彭,指朱德、彭德怀。
    〔7〕彭吴支队,指彭明治任支队长、吴文玉任政治委员的八路军第一一五师苏鲁豫支队。
    〔8〕指八路军驻洛阳办事处。
    〔9〕张夫人,指张云逸的夫人韩碧。一九四○年二月,她在携幼子由皖南新四军军部渡江前往江北指挥部的途中,在安徽无为县被李品仙所属国民党军安徽保安第八团扣留。同时被扣的还有指挥部干部及所携军款七万元、重要文件和一批武器。经过严正抗议和不断斗争,韩碧母子于同年九月获释。
    〔10〕韩、李,指韩德勤和李品仙。
    〔11〕罗、戴支队,指罗炳辉任司令员的新四军江北指挥部第五支队和戴季英任政治委员的新四军江北指挥部第四支队。
    〔12〕陈毅之叶飞部,指陈毅任指挥的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所辖的叶飞任司令员的新四军江南人民抗日义勇军挺进纵队。
    〔13〕王,指王稼祥,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政治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