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追梦·圆梦

文/陈鲁民

古往今来,人皆有梦,国家民族亦不例外。人有发财梦, 国有富强梦;人有翻身梦,国有崛起梦;人有成名成家梦, 国有民族复兴梦。梦分三个阶段:做梦、追梦、圆梦。这是三个紧密衔接的环节,环环相扣,缺一不可。用王国维的三境界论来说,做梦就好比“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要高瞻远瞩,精心策划。追梦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也是最艰辛最关键的一环,许多人就是在这个环节止步了,走不下去了,偃旗息鼓了。圆梦是“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能走到这一步,好梦成真,美梦变现,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伟大民族,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万事开头难,做梦是起始阶段。人人都会做梦,而且多是美好的梦,令人向往的梦。陶渊明有“桃花源梦”,莫尔有“乌托邦梦”,康有为有“大同梦”,马丁·路德·金有“我有一个梦”。做梦的人总是最多,车载斗量,不计其数。什么明星梦,冠军梦,将军梦, 发财梦,文学梦,老板梦,科学家梦,不一而足,谁都会做一个或几个,这些梦都很鼓舞人心,有励志作用,也都值得鼓励。但这个梦做得是否可行, 有无实现可能,则是需要认真论证考量的。倘若能提出一个高质量的又有实现可能的梦, 以后的路径就顺畅了,就不会走弯路,做无用功。反之,如果这个梦一开始就做得不对头, 不现实,不可行,弄不好就成了黄梁一梦,春秋大梦,白日美梦, 不可能实现的梦。也就等于开了一个错误的头,后边的路就很难走下去,绝不可能有个好的结果。

第二阶段是追梦,也是最关键、最核心、最决定命运的阶段。这个阶段,人就明显少多了,没有了热热闹闹的起哄,咋咋呼呼的炒作,需要的是兢兢业业的奋斗,扎扎实实的拼搏。有的就是嘴上说说就算了,并没真正投身实践,那梦也就戛然而止, 不了了之,没有任何意义。有的是浅尝辄止,试了几下子,碰了几回钉子,就产生畏难情绪, 收兵回营了。只有少数人坚持下来了,不管遇到再大困难都不低头,硬着头皮往前冲,埋头苦干,卧薪尝胆,一路坎坷, 一路奋斗。这些人就个体而言, 是人中精英;对整体而言,是民族脊梁。同时,这个阶段也最残酷。做梦时人人可为,并行不悖,互不矛盾,无论做多大的梦,多不靠谱的梦,都没人与你较劲。可是在追梦阶段, 人们奋斗的目标、追求的利益就可能会互相产生矛盾,你的梦实现了,我的梦或许就破灭了,难免会上演一出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剧。不过,这也正是竞争的魅力之所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要想圆自己的梦,圆自己民族的梦,你就要更强大,更杰出,更勇敢,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三阶段圆梦,是梦的收官阶段,能走到这一步的少之又少,不论个人还是民族,都是精华中的精华。磨难,困顿, 挫折,失败,不断在大浪淘沙,优胜劣汰,一开始浩浩荡荡的追梦大军可能会七零八落,只剩下少数百折不挠的硬汉,千锤百炼的民族,他们虽遍体鳞伤,屡败屡战,毕竟笑到了最后,以胜利者的姿态傲立世间。还有一点,有的梦通过个人奋斗可以实现,有的梦要靠一大批人共同奋斗才能成功;有的梦数十年即可以实现,有的梦则要上百年甚至要靠几代人才能见效。追梦的人,未必都能见证圆梦的辉煌,享受圆梦的光荣,但他们奋斗过了,拼搏过了,贡献过了,圆梦的功劳簿上绝不会漏掉他们的名字。

我们都是追梦人,正在为个人、为民族的美好明天而奋力拼搏,胼手胝足,不仅要做梦时喊得最响,还要追梦时拼得最凶,这样,圆梦时才能笑得最甜。

追梦,贵在坚持不懈,难在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