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将军“四自”教子值得鉴学

 文/劳 骥

开国上将唐亮最怕子女产生优越感,经常教育他们说:“我这辈子没啥东西留给你们,只有‘四自’:一是政治上要自觉, 二是经济上要自立,三是工作上要自强,四是生活上要自理。

做好了这‘四自’,没有我, 你们也会生活得很好。”

这个教育子女的“四自”挺好!

无论家庭条件好差,现在教育子女都是家长一大难题。有位老师说,鼓励是教育孩子成长的唯一诀窍。笔者认可但不赞同“唯一”说。窃以为, 鼓励应与严格管教相结合,好的方面要加以鼓励,而不良行为则应施以管教。否则,出窑的砖一定型,涉世不深又皂白不辨的孩子就容易心理逆反而走上邪路,成为家庭难解的隐痛。

出身上将家庭的子女,各方面条件无疑比出身一般家庭的孩子好得多,心理上的优越感是自然的。唐将军于此心里明白, 最怕子女因优越感而失教出格,才对子女在政治上、经济上、工作上、生活上提出“自觉、自立、自强、自理”的严格要求。譬如,唐将军的女儿上学穿的都是粗布衣服, 被同学笑话乡巴佬感到委屈,将军就鼓励女儿说:“我就是从湖南农村走出来的乡巴佬,乡巴佬有什么不好?没有乡巴佬, 大家吃什么?以后再有人说你们,你们就说唐亮也是个乡巴佬!”唐将军的三女儿调到南京工作后没有住房,相关部门顾及将军曾多年担任南京军区政委的面子,给她分了两居室房子。唐亮听说后,把三女儿叫来严厉批评说:“你还认我这个父亲的话,就赶紧把房子退了!”这就是将军教子的“四自”实招。

说到严格教子,老一辈革命家当为楷模。毛泽东主席曾多次告诫毛岸英“你们有你们的前程,或好或坏,决定于你们自己及你们的直接环境”,“不要那种无着落的与人民利益不相符合的个人主义虚荣心,总是会有进步的。” 毛岸英终以为革命牺牲生命实践了父亲的教诲。周总理希望周家后代做最普通的人,当工人、当农民、当教师、下基层, 不允许有任何特殊化,更不允许炫耀与国家总理的关系。并曾多次干预一些亲属的工作安排,不同意任命较高的职务, 通过关系当了兵的要退役,爱人因他从外地调北京的要回原籍。罗荣桓元帅教育子女“不能忘本,不要成为八旗子弟”, 弥留之际交代子女:“我没有遗产留给你们,没有什么可以分给你们的。爸爸就留一句话: 坚信共产主义这一伟大真理, 永远干革命。”

凡此事例,不一而足。

实际上,就是平民布衣,也总是念念不忘教育孩子健康向上, 学做对国家有贡献有出息的人才。总览那些成才之士, 从不抱怨命运,多是勤奋谨慎, 具有良好的品格、坚强的意志, 把严格自律当成一种要求, 活出自己人生的高度。也不要说“ 树大自然直”, 管教子女就得从孩提入手, 老百姓挂在嘴上的“管孩子管满怀(幼儿时期)”当是经验之谈。譬如, 在渡江战役中,15 岁的马毛姐和哥哥往返长江 6 趟,划船装运 90 多名解放军渡过长江,被授予“ 渡江特等英雄”称号。

为此,毛泽东亲笔签发请柬, 邀她进京参加开国大典、国庆庆典,知道她没有正式名字为她起名马毛姐,并亲笔写下: 毛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再次证明有志不在年高, 少年壮志凌云的真谛。

当然,反面事例也有很多。许多贪官不仅自己以权谋私、骄奢淫逸,而且娇惯放纵子女无法无天,倚仗权势贪敛钱财, 爆出一串串的“窝案”。一些平民子女,因失教于父母而放荡不羁,好吃懒做,胡作非为, 已成社会一大弊端。近有两名 14 岁少年多地作案 40 余起,偷窃手机案值 20 多万元,被抓后因年龄不满 16 周岁,居然说“还能再偷 400 天”。“子不教,父之过。”如此说来, 当家长的也难辞其咎。

人生在世,多有风雨坎坷伴随。家长不应只是为孩子遮风挡雨,甚至无度溺爱,而应教育和激励他们在风雨中成长,在自自律中磨练,用习惯铸就自律,用自律滋养人生,脚踏实地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使未来的人生更丰富、更精彩,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