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他,信也

文/刘良军

“天哪,他们牺牲时,大多数年龄不超过 35 岁;论家庭条件,丝毫不逊色于今天的我们。”最近,有青年学生仔细梳理了“为了民族复兴·英雄烈士谱”之后,禁不住如此感慨。诚哉斯言,这些为了民族复兴而英勇献身的烈士,其先进事迹感天动地、无畏壮举可歌可泣。那么,到底是什么促使他们一往无前、义无反顾, 置富裕生活于不屑,视年轻生命于不顾?追根溯源,“无他, 信也。

信,信仰信念、理想追求。两千多年前的孔子曾经说过,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这“信” 固然指的是诚实守信,其实也未尝不能理解为信仰信念。试想一下,一个人活在世上,如果没有一点信仰信念,没有半点理想追求,其与动物有何区别?而正是有了信仰信念,才可能做到诚实守信,一生不辜负自己的选择和决定。毛泽东同志也说过,人活着,终归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某种程度上, 这“精神”又何尝不是信仰信念、理想追求,要求挺直精神脊梁,葆有精神灵魂。

一次闲谈中,有位老领导的话振聋发聩,犹如醍醐灌顶:早期的共产党人可谓真正的共产党人,他们是因为信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才萌生了加入共产党的强烈愿望和热切盼望;而今天的某些共产党员,却是组织上已经先期入了党,思想上才稍微信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有的甚至穷其一生,浑浑噩噩、混沌恍惚,完全不知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为何物。此言一语中的, 说明既然是信仰信念,就必须发自肺腑地相信,深入骨髓地坚信, 满腔热情地笃信。

毋庸置疑,选择理想信念不易,坚守信念、捍卫理想更难。匈牙利革命诗人裴多芬曾经如此明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革命者的基因是相似的,英雄们的血脉是相通的。共产党人夏明翰也是仰天高歌: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至于写下遗书《可爱的中国》的方志敏烈士,更是留下了一句千古流芳的名言:“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绝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理想因为远大而成其为理想,信念因为执着而成其为信念。正缘于无数共产党人胸怀远大理想、坚守执着信念,才能舍小家为大家,不在乎物质享受上的安逸,不吝惜生命只有一次的宝贵,愿意为理想信念、宗旨信仰而抛头颅,洒热血。

叶公好龙,口惠而实不至。有无矢志不移的信仰信念、理想追求,口说无凭,全在于用实际行动来践行与验证。战争年代,无数革命志士冒着枪林弹雨,忍着全身剧痛,拖着遍体鳞伤的躯体匍匐前进, 正是“爱就一个字,我只会用行动来表示”的完美注解和生动诠释。而社会主义建设与改革进程中,同样也有一批批共产党员将理想信仰化作扎实、务实、踏实的行动。焦裕禄身患不治之症肝癌,但为了与三害”作斗争,硬是坚持用铅笔顶住肝部伏案工作;廖俊波以“能在现场就不在会场” 的工作作风,与“起步就是冲刺,开局就是决战”的雷厉风行姿态,决意用自己的辛苦指数换取群众的幸福指数。立说立行,边说边做,说到做到, 一切的一切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只因为最初的选择、无怨无悔的抉择。

理想信念动摇是最危险的动摇,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今天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尤其需要共产党员铭记信仰信念,勿忘理想宗旨,坚决做到不为任何利益所诱、不为任何干扰所惑、不为任何压力所迫、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得不承认, 承平时期往往也是最容易疏忽松懈、麻痹大意之时,越发需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保持入党时那么一种谦虚谨慎状态,那么一股拼搏奋斗精神,将革命进行到底,完成先辈先烈未竟的事业。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唯有一以贯之地“信也”,坚信、笃信、守信、践信,才能“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让共产党人的风格风骨一览无余,彰显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