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马克思关于货币与政治自由的论述及其现实意义

文/谢江平

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一种思想理论像马克思主义这样深刻地影响并改变世界。不只是社会主义国家, 即使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在不同程度上感受到马克思主义对政治、文化和学术思想的影响作用。马克思主义是世界范围的存在。作为“千年思想家”,马克思是“对”的,马克思并没有“死”。马克思主义没有过时,其基本原理和基本精神、基本立场观点方法、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历史功绩和现实影响并没有过时。正如存在主义大师萨特所言,“它仍然是我们时代的哲学,它是不可以被超越的”。后现代主义大师德里达在《马克思的幽灵》一书中也指出:“不能没有马克思,没有马克思,没有对马克思的记忆,没有马克思的遗产,也就没有将来;无论如何得有某个马克思,得有他的才华,至少得有他的某种精神。马克思是唯一不可超越的意义视界。”邓小平指出:“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习近平总书记强调: “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包含着经典作家所汲取的人类探索真理的丰富思想成果,体现着经典作家攀登科学理论高峰的不懈追求和艰辛历程。”“马克思主义哲学深刻揭示了客观世界特别是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 在当今时代依然有着强大生命力,依然是指导我们共产党人前进的强大思想武器。”马克思主义穿境越世, 具有真理性的力量,足以鉴古知今、资政育人。今天,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好、宣传好、贯彻好,就是对马克思和《共产党宣言》的最好纪念。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必须增强读马列经典的理论自觉和行动自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奉献青春、智慧和力量。

一、马克思关于货币与政治自由的论述

对商品货币的社会政治影响,马克思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商品是天生的平等派,这句话对货币也是适用的。马克思的意思是商品货币关系的出现促进了人类自由、平等的发展。

马克思认为,交换本身就意味着交换主体间的某种自由和平等。交换是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进行的,在交换中,交换者必须考虑对方的利益,任何一方都不得使用暴力强迫,这是自由的实现。从交换的过程来看,交换主体是平等的人,他们的商品作为等价物出现,这就是平等的实现。马克思指出,“只有在发达的货币制度下交换价值才能实现,或者反过来也一样,所以货币制度实际上只能是这种自由和平等制度的实现”。①可以说, 发达的货币关系促进了人类自由平等关系的出现。货币能够促进自由和平等,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货币的流动性。土地是不动产,货币是动产, 与土地等不动产相比,货币具有较强的流动性。货币作为动产,富有变化和不确定性,不受地点和主体的限制。(有句俗话,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就是讲土地不方便流动,而货币具有流动性)在谈到货币的流动性特点时, 马克思认为是“游牧民族最先发展了货币形式,因为他们的一切财产都具有可以移动的,因而可以直接让渡的形式”。②孟德斯鸠、贡斯当、布朗基等人很早就注意到了货币流动性对政治的影响。孟德斯鸠认为,犹太人发明了汇票,这样,最富有的商人的财产都看不见了, 而汇票又可以不留痕迹地寄送到世界各地。贡斯当认为, “货币的流通给这种社会权力的行使设置了一个既看不见又不可克服的障碍”。③由于资本对于城市的发展十分重要,人们深恐资本转往他处,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城市流行一句格言,“宁可得罪公爵大人,也不可得罪犹太人”。贡斯当就说,“货币是专制政治最危险的武器,但也是对他最强有力的限制”。④货币的流动性创造了一个捍卫自由的新手段,有助于个人的自由和独立。第二,货币的可通约性。货币是一般等价物,是千差万别的事物相互沟通和比较的桥梁,它能够把世界上万事万物联系和沟通起来。货币可通约性其实就是货币的购买力,货币几乎能够买到一切,货币的这个特点使它成为人们竞相追逐之物。在《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借莎士比亚之口描述了货币的魔力,黄金“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 卑贱变成尊贵,……这黄色的奴隶可以使异教联盟,同宗分裂”。

货币的购买力导致了人们对金钱的追逐和贪欲,对货币的贪欲导致了封建主义生产关系的解体。从历史来看,随着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货币地租取代了劳役地租和实物地租,行会师傅转变为雇主,帮工学徒变成了雇佣工人,货币关系逐渐取代了人身义务和服务关系, “一切人身的义务转化为货币的义务,家长制的、奴隶制的、农奴制的、行会制的劳动转化为纯粹的雇佣劳动”。⑤封建主义的强迫劳动被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关系所取代。在雇佣劳动制度下,工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愿确立或者终止工作关系,获得了一定的人身权利和自由。

马克思讲,“货币是‘无个性’的财产”,“在货币关系中,在发达的交换制度中,人的依赖纽带、血统差别、教养差别等等事实上都被打破了,被粉碎了”。⑥正如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一样,在货币面前,一切等级门阀观念、种族观点、圣俗区别都烟消云散。可以说, 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大大地推进了人类社会的平等进程。

二、对资本主义自由、平等、民主的认识

商品货币关系的发展带来了自由和平等,但这种自由和平等在很大的程度上要受商品货币关系(资本所有权)的制约。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的自由平等,其实是资本所有权的自由和平等,在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由于丧失了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因而也就享受不到资本主义商品货币关系所带来的自由平等。

资本主义的确给工人带来了更多的自由,马克思认为,“工人改换雇主的自由使他有了更早的生产方式中不曾有过的自由。”⑦工人更换雇主的自由意味着他有权拒绝张三、李四、王二的剥削的自由,但是马克思认为,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以工人和生产资料的分离,工人一无所有,丧失了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为基础的。只要工人不想饿死,就必须受雇于众多雇主当中的一个,马克思讲,“他们在双重意义上是自由的:摆脱旧的保护关系或农奴依附关系以及徭役关系而自由了,其次是丧失一切财物和任何客观的物质存在形式而自由了,自由得一无所有;他们唯一的活路,或是出卖自己的劳动能力, 或是行乞、流浪和抢劫”。马克思把工人称为工资奴隶, 工资奴隶当然是不自由的。

资本主义的自由是假自由,资本主义平等也是假平等。资本主义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资本主义的“人人平等”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资产阶级法律的核心是确认资本主义的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所谓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掩盖着实际存在的人们经济上和社会地位上的不平等。

资本主义的宪法和法律强调人人平等在实际的操作中,往往并没有做到这一点。《独立宣言》讲人人生而平等,但华盛顿、杰弗逊都是大奴隶主。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也讲 “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但法兰西共和国的第一部宪法却按照财产把公民分为积极公民和消极公民,一下子就使当时法国 2600 万公民中的 2200 万不具备财产资格的公民丧失了选举权,能够享受到“普选”这种人权的,仅占法国人口的 15%。

就资本主义民主而言,资本主义民主是金钱民主。资本主义民主政治是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并为之服务的,资本主义民主本质上是资产阶级用以维护和巩固政治统治的工具。

尽管,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已经不像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宪法一样主张明目张胆的财产资格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广大群众战胜了财产所有者和金钱财富”,马克思认为,虽然国家废除了出身、等级、财产、文化程度的区别,“国家还是让私有财产、文化程度、职业以它们固有的方式……发挥作用并表现出它们的特殊本质”。如今,普遍选举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选举原则,但这没有改变资本主义国家选举活动受金钱操控的事实。资本主义选举在很大程度上是金钱选举,早在 100 多年前,美国共和党领袖马克·汉纳曾经说过“在美国政治上有两个东西十分重要:第一是钱,第二还是钱”。100 多年过去了,情形仍然如此, 2016 年美国联邦职位的竞选花费达到 68 亿美元,美国的政治在很大程度上受金钱政治的影响。魏特夫直言,“现代代议制政府只是把财阀政治的潜能一般化了”。

三、马克思货币与政治自由观对社会主义的借鉴意义

资产阶级在推翻封建专制社会的过程中提出了自由平等的要求,但是资本主义的自由、平等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和平等。恩格斯指出:平等应当不仅仅是表面的,不应当仅仅在国家的领域中实行,它还应当是实际的,还应当在社会的、经济的领域中实行。

马克思恩格斯向我们揭示了社会主义平等与资本主义平等的本质差别。资本主义平等只是政治和法律上的平等,只是形式和表面的平等,它掩盖了有产者和无产者在财富、地位、生活前景等方面广泛而巨大的不平等。社会主义要求消灭财产所带来的不平等。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实际内容都是消灭阶级的要求”。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只有消灭了阶级,实现人民对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和对国家权力的共同支配,才能实现真正的自由和平等。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为实现平等提供了坚实的制度基础和广阔的发展前景:首先,建立了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广大人民群众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平等地享有运用生产资料进行生产的权利。公有制和按劳分配原则从根本上消灭了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不平等现象。其次,使人民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了所有公民的平等地位,切实保证公民平等地享有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方面的权利和机会。可以说, 社会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平等比资本主义国家有着更广阔、坚实的基础。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结合中国国情的实际不断探索实现共同富裕的新道路。中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决定了,要想真正实现共同富裕,必须首先解决贫穷和低效的问题, 就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效率优先、兼顾公平, 允许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后富, 逐步实现共同富裕。这种效率优先的思路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使我国经济水平大幅度提高,为平等的实现奠定了物质基础,但是也要看到,在大力发展生产力的同时,也产生了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过大等消极因素。根据国家统计资料显示,从 2012 年到 2016 年,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分别为 0.474、0.473、0.469、0.462、0.465 超出国际公认的警戒线 0.4。从理论上讲,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也是实现社会主义本质的必然要求。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同志就已预见到随着社会快速发展可能导致的不公平问题。在论述社会主义的本质时,他特别强调要“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共同富裕是实现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根本要求。

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了新时代。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其中的“不平衡”有经济与社会,经济与资源、环境的不平衡,也有东西部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城乡发展的不平衡,以及贫富差距,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的收入不平衡,虽然从总体上来看,我国东中西各个区域的城乡居民生活得到不断改善,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保障、收入增长都在稳步推进与提升。但是,在实际发展过程中,受市场机制作用以及政策具体落实效果的影响,我国经济资源的配置仍然偏重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要处理好、化解好我国社会主要矛盾, 就要首先解决好“不平衡”的问题。只有真正解决了不平衡问题,才能实现全社会的共同富裕,只有真正实现了共同富裕,才能扬弃资本主义自由、民主、平等的种种弊端,使人民得到真正的自由、民主和平等。


注释:

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01页。

②《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08页。

③[法]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商务印书馆, 1999年版,第363页。

④[法]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商务印书馆, 1999年版,第363页。

⑤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第96页、第113页。

⑦阿玛蒂亚·森《以自由看待发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2年版,第2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