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华北部队准备协力夺取平津地区(一九四八年十月三十一日)

          林罗刘〔1〕,并告程黄〔2〕,东北局,华北局:
        三十日九时半部署电〔3〕及三十日十一时电均悉,部署很好。下列各点请注意:
    (一)我杨罗耿兵团〔4〕全部已从平张线向平石线转移,平张线上尚有敌暂三、暂四两军及暂五军一个师。我杨成武李井泉兵团〔5〕正在准备夺取归绥〔6〕(约戌灰〔7〕左右开始),张平线敌有以一个军向归绥增援之可能,而我杨李兵团只有攻城力量,没有打援力量。我平北、察〔8〕北部队有积极负责向张北、张家口、宣化、怀来之线的敌人举行钳制性作战的任务,如该线敌有一部向归绥增援时,并应派部向绥〔9〕东、兴和、集宁等地尾敌前进,抓住该敌。因此,察北骑十一师、骑十六师似不宜向北平附近前进,而以归詹、牛〔10〕指挥担负上述任务为宜。
    (二)四纵、十一纵、独四、独六、独七、独八等师向北平附近前进后,锦榆线及热河〔11〕空虚,请在占领沈阳后,从北面各独立师中抽出几个先行南下,应付锦西、承德之敌,免其泛滥残民。
    (三)东北主力除四纵、十一纵等部即行南下外,其余在沈营线战斗结束后,应休整一个月左右,约于十二月上旬或中旬开始出动,攻击平津一带,准备于战争第三年的下半年即明年一月至六月期间,协同华北力量歼灭傅作义〔12〕主力,夺取平津及北宁、平绥〔13〕、平承、平保各线,完成东北与华北的统一,以便于战争第四年的第一季即明年秋季,即有可能以主力向长江流域出动,并使政治协商会议能于明年夏季在北平开会。
    (四)争取于一个月内外修通沈锦线、彰武义县承德线铁路,整理热河及冀东境内各主要公路,以利军运并迅速运屯粮弹,否则将无法供应大军作战。此项部署望迅速作出。
    (五)中央九月会议〔14〕规定五年左右建军五百万,歼敌正规军五百个旅,根本上打倒国民党的任务,因为战争迅速发展,可能提早一年完成。此点你们应有精神准备,从而加速组织准备,并以此种精神教育干部。
        军委
        酉世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林罗刘,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当时分别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
    〔2〕程,指程子华,当时任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司令员。黄,指黄志勇,一九一四年生,江西崇义人,当时任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参谋长。一九四八年十月二十八日,程、黄率四纵、十一纵、热河独立第四、第六、第八师和骑兵师组成东北野战军入关先遣兵团。
    〔3〕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一九四八年十月三十日九时半给程子华、黄志勇等并报中共中央军委、东北局的电报。电报说:我军决定四纵、十一纵及独四、六、七、八师及热河骑兵师及察北骑十一、十六师,统向北平近郊前进,并统归程黄指挥。我东北全力待营口、沈阳之线战斗结束后,稍加补充兵员,即向北平、天津前进,夺取平津。
    〔4〕杨罗耿兵团,指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任政治委员、耿飚任参谋长的华北军区第二兵团。
    〔5〕指杨成武任司令员、李井泉任政治委员的华北军区第三兵团。
    〔6〕归绥,即今呼和浩特市。
    〔7〕戌灰,即十一月一日。
    〔8〕察,指察哈尔省,见本卷第82页注〔8〕。
    〔9〕绥,指绥远省,见本卷第82页注〔6〕。
    〔10〕詹,指詹大南,一九一四年生,安徽金寨人,当时任冀热察军区司令员。牛,指牛树才(一九○八——一九九○),河北曲阳人,当时任冀热察军区政治委员。
    〔11〕热河,即热河省,见本卷第82页注〔8〕。
    〔12〕傅作义,当时任国民党军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
    〔13〕平绥,即平绥线,指北平(今北京)至绥远(今属内蒙古自治区)包头的铁路,今京包线。
    〔14〕指一九四八年九月八日至十三日在河北建屏县(今属平山县)西柏坡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