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部署全歼廖耀湘兵团〔1〕(一九四八年十月二十日)

          林罗刘〔2〕
        皓二十一时电〔3〕悉
    (一)你们行动方针已有电示,即不打锦、葫〔4〕而打廖耀湘。我们完全同意你们建议,如廖兵团继进,则等敌再进一步再进攻之;一经发觉敌不再进,或有退沈阳退营口的象征时,则立即包围彰武、新立屯两处敌人,以各个击破为方法,以全歼廖兵团为目的。望即本此方针,即刻动手部署,鼓励全军达成任务。
    (二)因敌有随时退至营口可能,望令十纵准备,一经发觉敌有退营口的象征,即兼程开营口守备。
    (三)高、伍〔5〕建议以十二纵及三个独立师由钟伟〔6〕指挥,由四平以北上车赶于二十四日以前全部运抵清源,以急行军开至鞍山、海城,堵塞敌向营口退路。此计划甚为必要,请即电高、伍照此速办,愈快愈好。惟十纵仍须准备从打虎山〔7〕开营口,以占先机。当然,十纵目前可在打虎山不动,待敌有退营口征候时迅开营口。
    (四)高、伍又建议,以其余各独立师及二线兵团由萧、萧〔8〕指挥,向法库、彰武、新民急进,配合锦州主力歼敌。我们认为这也是完全必要的。惟第一,以十二纵及三个独立师共六个师开鞍山、海城是否足够,如敌全力退营口,我六个师恐难抵御,是否应增加一二个独立师于营口方面。第二,去彰武、新民与敌接触的时机不可过迟,也不可过早,似宜适时隐蔽开至法库以北,待你们主力业已发起攻击抓住了廖耀湘时,突然断敌向沈阳退路为宜。以上两点请酌复高、伍。
    (五)蒋介石十五日到沈阳时即携杜聿明〔9〕同来,是帮助卫立煌〔10〕指挥撤退的。外国通讯社十八日讯,蒋介石又到沈阳。目前数日是敌决策时机,撤退是十五日就决定了的,如何撤退则或者昨今两日已经决定,或者尚待决定,并且决定之后又可改变。望你们密切注视这数日的动态,不失时机,争取大胜。
        军委
        二十日四时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指廖耀湘任司令官的国民党军第九兵团。
    〔2〕林罗刘,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当时分别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
    〔3〕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一九四八年十月十九日二十一时给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电报说:“估计彰武、新立屯地区之敌,有可能在现地不动,等整八军到锦西后,再南北配合向锦州前进,沈阳之敌则向营口撤退。但亦有另一可能,即是:现在彰武、新立屯地区之敌撤回新民、沈阳,利用辽河阻隔我军,全部向营口撤退。”电报建议,如沈阳之敌仍继续向锦州前进,则等敌再前进一步后再向敌进攻,但若有征候敌不再前进,或有回撤沈阳转往营口的动向时,则我军立即迅速包围彰武、新立屯两处敌人,以各个击破方法全部歼灭之。
    〔4〕锦、葫,指辽宁锦西和葫芦岛。
    〔5〕高,指高岗(一九○五——一九五四),陕西横山人,当时任东北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伍,指伍修权,一九○八年生,湖北武昌人,当时任东北军区第二参谋长。
    〔6〕钟伟(一九一五——一九八四),湖南平江人。当时任东北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司令员。
    〔7〕打虎山,今名大虎山,位于辽宁黑山县南部。
    〔8〕萧、萧,指萧劲光、萧华。萧劲光(一九○三——一九八九),湖南长沙人,当时任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司令员。萧华(一九一六——一九八五),江西兴国人,当时任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政治委员。
    〔9〕杜聿明(一九○四——一九八一),陕西米脂人。当时任国民党军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
    〔10〕卫立煌,当时任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