钳制徐州援敌歼灭黄百韬兵团〔1〕(一九四八年十月十四日)

      饶粟谭〔2〕,并告中原局:
      文子、文亥、元午三电〔3〕均悉。
    (一)你们文子电部署的缺点是将打援兵力放在正面,而不是放在侧面。你们元午电同意我们真电〔4〕意见,即可改正此项缺点。其具体部署应以一个强力纵队袭占运河〔5〕车站,歼灭守敌,控制该地一带;以三个纵队攻占及控制台儿庄及其以南地区,一部直达铁路;以两个纵队攻占临、韩〔6〕(得手后留一个纵队于临、韩,直迫贾汪,以一个纵队移至台儿庄及其以西地区)。以上共六个纵队,可由三纵、八纵、十纵、十三纵、渤纵(你们文子电未提到渤纵,不知何故)及从韦吉〔7〕到路北〔8〕之两个纵队中抽出一个纵队充任。务使邱、李〔9〕援敌感到威胁,不驱逐我侧面兵力,不攻占台儿庄,即无法越运河向东增援,又使徐州城内感受威胁,不得不留李部第八军驻守。
    (二)韦吉率一个纵队南下(不要到滨海去补棉衣,应在现地补棉衣,即从运河车站附近直下睢宁),会合留在路南之十一纵,不要位于宿迁以东,而要位于睢宁地区,控制徐宿公路,从南面威胁徐州,使邱、李援敌感到如不驱逐韦吉,则无法经睢、宿东援,同时对于徐蚌〔10〕线亦起威胁作用,使李部第九军不敢离开该线。
    (三)以九、广两纵出鲁西南,会合当地地方兵团,位于丰县、鱼台以西,虞城以北,城武〔11〕以南地区,从西北威胁徐州,使孙元良部〔12〕只能对付我九、广两纵,而不能到徐州接替李部第八军守城。
    (四)我刘邓〔13〕主力一、三、四、九纵,不日开始攻击郑州,得手后以一部向东,威逼开封,吸引刘汝明〔14〕全部、孙元良一部西顾。
    (五)以上各项部署,都是为着钳制徐州各部援敌,使其第一个感觉是我军似乎有意夺取徐州,而不能确切断定我军并非夺取徐州,而是歼灭黄兵团。等到我军对黄兵团攻歼紧急而决定增援时,又发现如不解除南北两侧威胁,则很难赴援,这样就给我军以必要的时间歼灭黄兵团。至于敌人援军的组成,大概只能使用邱兵团各师。李兵团似难离开徐、蚌,因为刘峙〔15〕不但要对付我军对徐、蚌的威胁,而且要防备冯治安、孙良诚〔16〕的可能叛变。孙元良部则可能停留在汴徐线上。
    (六)以一、四、六、七、十一、鲁中等六个纵队再加特纵,担任歼灭黄兵团三个师,这是全战役的中心目标。
    (七)除九、广两纵应从兖、济〔17〕直出丰、鱼、虞城地区外,其余各部,第一步,应全部开至临沂、梁丘、白彦〔18〕、邹县之线的展开位置,并休息几天,而不应先后参差不齐;第二步,各按规定任务由该线同时前进。因此,你们不但应等候棉衣、棉花完全到手分配,而且应等候攻济各部的兵员补充及由济南附近开到临沂、邹县之线,因此全军从临邹线向南出动之日期,应推迟至十一月五日至十日之间为适宜。
    (八)后勤工作准备(粮食、弹药等)及政治工作准备,力求比较完备周到。
    (九)你们对于上述意见望再考虑电告。
        军委
        寒丑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原件刊印。
    注释:
    〔1〕指黄百韬任司令官的国民党军第七兵团。
    〔2〕饶粟谭,指饶漱石、粟裕、谭震林,当时分别任华东军区政治委员、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和副政治委员。
    〔3〕指饶漱石、粟裕、谭震林一九四八年十月十二日子时、亥时和十三日午时给中共中央军委等的三封电报。文子电说:据敌黄百韬兵团现有态势,便于我分割而全部歼灭之。因此决定:(一)以八纵、三纵袭占运河东站,歼灭守敌,控制运河、邳县、官湖地区,阻击沿铁路东援之敌。以九、十、十三纵位于兰陵西南东南地区为总预备队,威胁运河,使徐敌迟疑不敢东援。(二)苏北兵团(二纵、十二纵)第一步进到滨海地区,补充棉衣,于战斗发起同时南下,进至新安镇以南、宿迁东北五花顶、晓(崔)店子地区,并以一部控制宿迁向睢宁攻势佯动,阻敌东援,并准备适时(黄兵团大部歼灭后)协同路北主力,歼击由徐州沿陇海路东援之敌,或乘胜南进进击两淮(淮阴、淮安),须依黄兵团歼灭后的敌援情况而定。(三)以鲁纵截断包围郯城之敌,相机攻歼之。以一、四、六、七、十一五个纵队及特纵日榴野炮团(必要时出坦克十辆攻击),担任分割围歼黄兵团主力于新安镇、瓦窑、红花埠地区。(四)广纵接替路北防务,担任威迫与监视临城、韩庄段敌人任务。(五)如情况无大变化,拟本月二十五日前后发起战斗。文亥电提出:(一)根据部队棉衣、棉花发放情况,建议将战役时间推迟至二十八日举行。(二)为防敌孙元良、刘汝明兵团由鲁西南地区北犯汶上、济宁地区,捣乱威胁我新解放之济南,影响前方作战,拟以九纵队放置于济宁、兖州、汶上地区,作战役预备队休整待命,并协同冀鲁豫独立旅监视掌握鲁西南丰县、商丘一带情况;其他纵队不变。元午电说:接到军委酉真(十月十一日)电,我们感到军委部署有如下好处:(一)我们兵力规定全部展开,避免拥挤给徐州敌侧背威胁大,增大敌人顾虑,减轻我对敌正面抗击、阻击压力。(二)便于粮食供给和后方交通运输。
    〔4〕指毛泽东一九四八年十月十一日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的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给华东野战军并告华东局和中原局的电报。电报提出:(一)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重心,是集中兵力歼灭黄百韬兵团,完成中间突破。为达到这一目的,应以两个纵队担任歼灭敌一个师的办法,即用六个至七个纵队分割歼灭黄兵团三个师,另以一半兵力牵制阻击邱、李两兵团并歼其一部。战役第一阶段力争在二至三星期内结束。(二)战役第二阶段,是以大约五个纵队的兵力,攻歼海州、新浦、连云港、灌云地区之敌。此阶段亦争取二至三个星期内完结。(三)第三阶段,可设想在两淮方面作战。时间亦须二至三个星期。这个电报已收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题为《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
    〔5〕运河,镇名,在江苏邳县。
    〔6〕临,指临城,即今山东枣庄市薛城。韩,指韩庄,镇名,位于山东微山县东南。
    〔7〕韦吉,指韦国清、吉洛(姬鹏飞),当时分别任华东野战军苏北兵团司令员和副政治委员。
    〔8〕指陇海铁路线徐州至海州段以北。
    〔9〕邱,指邱清泉,当时已接替杜聿明任国民党军第二兵团司令官。李,指李弥,当时任国民党军第十三兵团司令官兼第八军军长。
    〔10〕蚌,指安徽蚌埠。
    〔11〕城武,今山东成武。
    〔12〕指孙元良任司令官的国民党军第十六兵团。
    〔13〕刘邓,指刘伯承、邓小平,当时分别任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和政治委员。
    〔14〕刘汝明(一八九五——一九七五),河北献县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四绥靖区司令官。第四绥靖区在淮海战役时改称第八兵团。
    〔15〕刘峙(一八九二——一九七一),江西吉安人。当时任国民党军徐州“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
    〔16〕冯治安(一八九六——一九五四),河北故城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三绥靖区司令官。孙良诚(一八九三——一九五一),天津静海人,当时任国民党军第一绥靖区副司令官兼第一○七军军长,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在江苏睢宁率该军军部和一个师共五千八百人投诚。
    〔17〕兖、济,指山东兖州和济宁。
    〔18〕白彦,旧县名,一九五三年撤销,划归山东滕县、邹县、平邑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