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蒋介石及国民革命军西北各将领书(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蒋总司令,张副司令,阎主任,傅主席,杨主任,朱主任,于主席,宁夏马主席,青海马主席,陈总指挥,王治平军长,胡军长,毛军长,王鼎方军长,董军长,何军长,孙军长,冯军长,汤军长,萧军长,高培五军长,高双成军长,邓军长〔1〕,暨国民革命军西北各师旅团长公鉴:
        我苏维埃红军自去年八月发表宣言,提议建立抗日统一战线以来,转瞬一年多了。这一年间日寇的侵略有加无已,国土日蹙,国势日衰。现在日寇的凶焰益张。华北分离,绥宁〔2〕沦亡,已经迫在目前。即长江沿海亦莫不敌船云集,蠢蠢欲动。亡国灭种的条件,接连提出。亡国奴的命运威胁着全中国人民。和平久已绝望,牺牲是无可幸免。局势至此,非抗战不足以图存,已为全中国人民所共信。全中国人民今日所仰望于贵党政府的,是领导抗战,驱除日寇。但直至今日,我们犹未闻贵党政府下最后决心,反而见蒋总司令亲临西北,督“剿”红军。这不能不使全国人民失望,不能不使日寇称快。
        时至今日,贵党政府犹欲以捣乱抗日后方加罪于苏维埃和红军吗?诸先生亲在西北,应知真相。红军自去年北上后,即向四周各军倡议停战抗日。今春借道过晋,屡屡声明系东向抗日,又不蒙蒋阎两先生见谅,只得半途折回,另辟途径。现在全国红军主力三个方面军已会合于西北,正拟与诸先生所部共赴国防前线,合力抗战。乃蒋先生忽于绥东告急大祸临头之际,不加调兵力增援绥远,反而派来甘肃进攻红军。这是谁来捣乱抗日后方?难道中国可亡,日寇可以听其长驱直入,惟独愿意抗日的红军非扑灭之不止吗?恐怕红军未灭,日寇已来,诸先生纵欲继续内战,全中国的人民,诸先生的部下,也决不会再让诸先生自相残杀了吧!
        虽然蒋先生声势汹汹,扬言聚歼红军,但我们认为国势垂危,不容再有萁豆之争。故苏维埃及人民红军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谓:“(一)一切红军部队停止对国民革命军之任何攻击行动;(二)仅在被攻击时,允许采取必需之自卫手段;(三)凡属国民革命军因其向我进攻而被我缴获之人员武器,在该军抗日时,一律送还,其愿当红军者听;(四)如国民革命军向抗日阵地转移时,制止任何妨碍行动,并须给以一切可能之帮助。”依此命令,红军前线各部迄未向诸先生的部队作激烈的抗击,且逐步退让,以期诸先生的自觉。但是如果诸先生以为这是红军的示怯,那末未免大错。在十年对垒之中,为民族、为自由、为正义而战的红军的士气与战斗力,诸先生中不乏身受其教训者。现在集全国精锐于一处,用以抗击诸先生的师出无名和内部充满停战抗日情绪的部队,胜负之数,即诸先生亦当了然。
        我们敢以军人的坦白与热忱敬告诸先生: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深望诸先生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进攻红军,并与红军携手共赴国防前线,努力杀贼,保卫国土,驱逐日寇,收复失地。我们现更代表全中国红军负责宣言:只要贵党政府决心抗战,红军愿作前驱,并誓与你们合作到底。在抗日战线上,红军愿担任一定的战线,保证一定任务的完成;在作战指挥上,红军愿服从全国统一的军事指挥。在不得抗日友军的同意,红军决不开入抗日友军的防地。
        民族危机已到最后一刹那了。内战还是抗战,决定的关键是操在诸先生手里。全中国人民所希望于诸先生的是奋起抗战的民族英雄,不愿诸先生继续内战成为民族罪人。尤其希望蒋先生毅然决然停止进攻红军的最后内战,率领全中国的武装部队实行抗战,以复活黄埔的革命精神,以恢复国共合作时反帝斗争的勇气。抗战发动得早,是中国民族的大幸。即万一不蒙诸先生采纳,我们亦必以千回百折赴之,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们热诚地盼望诸先生给我们满意的回答。不论诸先生派代表进来,或要我们派代表出去,或即在前线上谈判,我们都愿接受。只要内战一停,合作门径一开,一切谈判都将要在抗战的最高原则之下求得解决。
        我们深信,绥东抗战一起,西北数十万健儿终会手携手地联合起来,为保卫西北而战,为保卫华北而战,为保卫全中国而战,为收复东北失地而战。致以民族革命的敬礼!
        毛泽东 朱德 张国焘 周恩来
        彭德怀 林彪 贺 龙 任弼时
        徐向前 陈昌浩 王稼蔷〔3〕刘伯承
        叶剑英 徐海东 萧克 罗炳辉
        董振堂 杨尚昆 关向应 左权
        聂荣臻 程子华 张云逸 罗瑞卿
        陈伯钧 王震 张子意 陈再道
        王宏坤 黄超 孙玉清 陈海松
        程世才 李先念 周纯全 周子昆
        李卓然 何畏 王维舟 阎红彦
        陈先瑞 周昆 袁国平 宋时轮
        宋任穷 朱瑞等 同启
        十月二十六日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油印件刊印。
   注释:
    〔1〕这里依次指蒋介石、张学良、阎锡山、傅作义、杨虎城、朱绍良、于学忠、马鸿逵、马步芳、陈诚、王均、胡宗南、毛炳文、王以哲、董英斌、何柱国、孙蔚如、冯钦哉、汤恩伯、萧之楚、高桂滋、高双成、邓宝珊。
    〔2〕绥宁,指绥远、宁夏。绥远,见本卷第371页注〔16〕。
    〔3〕王稼蔷,即王稼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