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傅作义的信(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

          宜生先生主席勋鉴:
        日寇西侵,国难日亟。先生统率师旅捍卫边疆,今夏小试锋芒,已使敌人退避三舍。观乎报载以死继之之言,跃然民族英雄之抱负,四万万人闻之,神为之王,气为之壮,诚属可贺可敬。红军远涉万里,急驱而前,所求者救中国,所事者抗日寇。今春渡河东进,原以冀察〔2〕为目的地,以日寇为正面敌,不幸不见谅于阎〔3〕蒋两先生,是以引军西还,从事各方抗日统一战线之促进。目前情势,日寇侵绥〔4〕如箭在弦上,华北长江同时告急。但国内统一战线粗有成就,南京当局亦有转向抗日趋势,红军主力之三个方面军已集中于陕甘宁地区,一俟取得各方谅解,划定抗日防线,即行配合友军出动抗战。红军虽志切抗战,但在未得友军谅解,尤其在未得抗战地区之友军及地方行政长官之谅解以前,决不冒然向抗战阵地开进。在已得正式谅解而向抗战阵地开进与实行抗战时,自当以其全力为友军之助,而绝不丝毫妨碍共同抗战之友军及其后方之安全与秩序。兹派彭雨峰〔5〕同志来绥,与先生接洽一切,乞以先生之意见见教,并希建立直接通讯关系。百川先生处,今春曾数数致书,夏时又托郭团长〔6〕将意,久未得复,祈先生再行转致鄙意。如有可能介绍彭同志赴晋一晤,实为公便。叨在比邻,愿同仇之共赋。倘承不吝赐教,幸甚幸甚。专此。即颂戎绥
        毛泽东
        十月二十五日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刊印。
    注释:
    〔1〕傅作义,字宜生。参见本卷第423页注〔1〕。
    〔2〕察,指察哈尔省,见本卷第382页注〔3〕。
    〔3〕阎,指阎锡山,字百川。见本卷第371页注〔14〕。
    〔4〕绥,指绥远省,见本卷第371页注〔16〕。
    〔5〕彭雨峰,即彭雪枫,见本卷第454页注〔2〕。
    〔6〕郭团长,指郭登瀛,见本卷第389页注〔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