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叶剑英、刘鼎的信(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二日)

         剑、鼎二兄:
        经济甚紧,外面用费须节省又节省,千万不可过费。无论何时不要丧失我们的立场,不要接受别人的馈赠。只有到了万不得已时,才允许向别人借一点钱用,日后如数归还。一切用费均须报账。因近日接连发生几件浪费事,故向二兄指出此点。并请向雪枫〔2〕、理治〔3〕及其他做统一战线工作的同志随时提出对此问题的警觉。苦久了的人难免见风华而把握不住,故应作为一个问题,对同志做教育与警戒的工作。
        要买一批通俗的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及哲学书,大约共买十种至十五种左右,要经过选择真正是通俗的而又有价值的(例如艾思奇〔4〕的《大众哲学》,柳湜〔5〕的《街头讲话》之类),每种买五十部,共价不过一百元至三百元,请剑兄经手选择,鼎兄经手购买。在十一月初先行选买几种寄来,作为学校与部队提高干部政治文化水平之用。在外面的人,一面工作,一面要提倡看书报。
        买来的军事书多不合用,多是战术技术的,我们要的是战役指挥与战略的,请按此标准选买若干。买一部《孙子兵法》来。请你们写一个带分析性与综合性的报告来。
        润之
        十月二十二日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刊印。
    注释:
    〔1〕叶剑英(一八九七——一九八六),广东梅县人。当时受中国共产党委派在西安做统一战线工作。刘鼎(一九○三——一九八六),四川南溪人。当时受中国共产党委派在红军与东北军之间做联络工作。
    〔2〕雪枫,即彭雪枫(一九○七——一九四四),河南镇平人。当时受中国共产党委派在山西、绥远(今属内蒙古自治区)等地做统一战线工作。
    〔3〕理治,即朱理治(一九○七——一九七八),江苏南通人。当时是中国共产党派驻东北军的特派员。
    〔4〕艾思奇(一九一○——一九六六),云南腾冲人。当时是上海《读书生活》杂志编辑。他的《大众哲学》是一本宣传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通俗著作。
    〔5〕柳湜(一九○三——一九六八),湖南长沙人。三十年代在上海、汉口、重庆等地从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文化工作,曾任《读书生活》、《生活日报》、《全民抗战》 等报刊编委、主编。《街头讲话》是他写的一本介绍社会科学知识的大众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