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抱定军事救国

 错投吴佩孚教导团

1923年,父亲在反对学校杨人杞(杨东箸)的贪污时,被开除学籍。这次打击非常沉重,他很痛苦,流浪于长沙,好不容易才找到通俗报馆的校对工作,于是一面工作,一面进大麓中学读书。
  辛亥革命失败后,全国处于军阀割据,北洋政府时期。袁世凯、黎元洪、张勋、段祺瑞、徐世昌、曹锟、张作霖、吴佩孚……一个个风云人物跑马灯似地在中国政治舞台上闪过,这时父亲考虑未来的出路。天真的父亲以为只要把军事学到手,带了军队就可以解决一切,可以扫除社会的一切黑暗恶势力,迎来灿烂光明的新世界。他就到吴佩孚教导团去当学兵。有一次教练单杠时,因姿势不准确,遭教练拳打脚踢,以致受伤吐血住院。父亲深深体会到了吴佩孚军队中的野蛮风气太厉害,无法忍受,产生各种各样的怀疑,觉得孤掌难鸣,结束了不到两个月的军事生活,逃回长沙。父亲由旧日同学帮忙,靠教补习生挣钱以继续读书,同时继续参加反帝、反封建的社会活动。


报考陆军讲武学校

1923年冬季,父亲得知广州孙中山大元帅府的军政部长程潜是醴陵人,兼任陆军讲武学校校长,派柳漱风来醴陵,为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招生,他遂与左权、蔡升熙、邓文仪、张际春、左际棠、何元淮等20多人秘密前往,报名后经测试均被录取。于是这年12月,父亲告别家乡,到醴陵县城伍家巷维新旅社,与左权等同学会合后,便踏上去广州的行程。走到汉口,他们身上的盘缠已所剩无几,若是边打工边走,定会延误到校日期,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一时间都拿不定主意。父亲经过认真考虑,决定把困难留给自己,提议把每个人剩下的钱集中起来,由专人管理,安排生活,大家继续上路,他一人回家筹款,然后再去广州。他的建议很快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于是,由左权、蔡升熙带着其他同学继续南行,身无分文的父亲边打工边回乡,有时甚至过着近乎乞讨的生活,历尽艰辛,于1924年春回到醴陵。
  过度的疲劳,使父亲染上疟疾,只得边治病边筹款。他的病时好时坏,一直拖到1925年冬,身体才基本复原。其间祖父为他操办了婚事,娶邹氏,并生一女儿,取名宋兰英,1927年父亲入狱坐牢时与邹氏离婚。
  入冬,几个衣服褴褛的汉子来到宋家,想借些稻谷度过饥荒,大伯宋方桂没有答应,他们带着绝望的神情离去。父亲忍不住,追出门,轻声说:“不要走,跟我来!”悄悄带他们到家屋后门口,偷偷用箩筐从谷仓里装一些稻谷交给他们。不料,父亲的举动早已引起大伯的注意,稻谷还没拿走,宋方桂已追了上来,骂道:“你这个败家崽,我要打死你!”顺势拿起身边的条凳朝弟弟砸来。父亲气急之下,抄起行李闯出家门出走了。


辗转入黄埔军校


 

 父亲宋际尧来到长沙,很快得知广州黄埔军校在湖南秘密招生的消息,立即回乡,约上好友沈仲文、龙家勋一同去广州报考黄埔军校,几天后,父亲开始了第二次南下广州的行程。
  由同乡李乡岭的介绍,父亲于1926年春考取黄埔军校,被编入第五期的入伍生队。从此,年仅19岁的父亲真正走上投军救国的道路。
  黄埔军校是国民党和共产党第一次合作的产物,校门上写着陆军军官学校,因为位于广州市黄埔区长洲岛上,所以通常称为黄埔军校。1924年,孙中山提出“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政策,在苏联和共产党的帮助下,改组了国民党,提出了设校建军案,后与中国共产党合作创办了新型的黄埔军校,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军事人才。黄埔军校以“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宗旨,校门两侧门柱上有一副对联,上联是:“升官发财请往他处”;下联是:“贪生怕死勿入斯门”;横匾写着:“革命者”。国共两党都派出了一批重要干部参加领导工作。校内建立了党代表制度和政治工作制度。蒋介石任校长,廖仲恺任党代表,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叶剑英任教授部副主任,熊雄、恽代英、萧楚女、聂荣臻、张秋人等共产党人担任教官及各方面负责工作,还有苏联顾问团教官群体,教授的是当时最新式、最先进的军事技能和政治思想教育。中共从各地选派大批党员、团员和革命青年到军校学习,经军校培训的名将辈出,战功显赫、扬威中外,影响深远,在中国现代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1925年,广州大元帅府改为国民政府,广东各系军阀军队先后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在共产党、工农群众的支持下,国民革命军进行征讨陈炯明等军阀叛军的战争,统一和巩固了广东革命根据地,然后北伐,要推翻北洋军阀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的反动统治。北伐战争取得了节节胜利,工农群众运动猛烈发展,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在中国的统治。然而,孙中山1925年3月12日不幸病逝。
  父亲入校后,军事训练各科目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不幸又染上了疟疾,加上脚气病发作,留住广州东山医院半年多时间。住院期间,由于思想进步,由张一之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病愈出院,因缺课太多,军校决定父亲进第六期当入伍生。1927年1月,黄埔军校政治教官中共党员张庆孚介绍父亲转为中国共产党员。

 
  宋时轮(右一)在黄埔同学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小组讨论会上发言。
   1984年成立黄埔军校同学会。徐向前会长和顾问、副会长、部分理事合影。前排右起:宋时轮、侯镜如、许德珩、徐向前、郑洞国、黄维。后排左起:程元、曹广化、覃异之、郭汝瑰、阎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