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沦陷区〔1〕(一九三九年十月一日)

          中国沦陷区问题,是日本帝国主义的生死问题。在目前阶段内,集中精力侵略中国,是日本帝国主义的确定政策。
        在目前阶段内,敌人侵略中国的方式,正面的军事进攻,大规模的战略进攻(某种程度的战役进攻不在内),如同大举进攻武汉那样的行动,其可能性已经不大了。敌人侵略的方式,基本上已经转到政治进攻与经济进攻两方面。所谓政治进攻,就是分裂中国的抗日统一战线,制造国共磨擦,引诱中国投降。所谓经济进攻,就是经营中国沦陷区,发展沦陷区的工商业,并用以破坏我国的抗战经济。
        为达其经济进攻之目的,彼需要举行对我游击战争的“扫荡”战争,需要建立统一的伪政权,需要消灭我沦陷区人民的民族精神。
        所以,沦陷区问题,成了抗战第二阶段——敌我相持阶段的极端严重的问题。
        敌我相持阶段,在敌人,是确保占领地并准备进一步灭亡全中国的阶段;在中国,是确保未失地并准备收复沦陷区的阶段。敌人为了确保占领地,为了灭亡全中国,它就用经营沦陷区来准备条件。我们为了确保未失地,为了收复沦陷区,不能不从各方面有所准备。而最积极地支持游击战争,改革国内政治,乃是破坏敌人计划实现我们计划的两个大政方针。
        在这种情形下,沦陷区问题的研究是刻不容缓了。在这个问题上,有敌人的一面与我们的一面。在我们的一面,是如何支持游击战争的问题,研究这个问题,不待说是十分重要的。在敌人的一面,是敌人在沦陷区已经干了些什么并将要怎样干,研究这个问题,乃是研究前一问题的起点,不了解敌人的情形,我们对付它的方法是无从说起的。
        可是在这个方面,在沦陷区中敌人干了些什么并将要怎样干这个问题方面,抗战干部中没有研究或没有系统研究的,乃是十人而九。这就指明我们对于这个问题唤起注意的重要性与必要性了。
        为了研究一切重要的时事问题,延安组织了一个“时事问题研究会”,同志们除了研究讨论外,还着手编辑《时事问题丛书》,分为日本问题、沦陷区问题、国际问题、抗战的中国问题这样四个问题来研究,分别搜集材料,用综合文摘体裁出版参考书。本年七月间出版的《战争中的日本帝国主义》,算是研究日本帝国主义本国情况的第一本书,亦即是《时事问题丛书》的第一集。现在出版的《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沦陷区》(简称《日本在沦陷区》),则作为研究沦陷区情况的第一本书,亦即是《时事问题丛书》的第二集。其余两个问题,亦将接续出书。
        这样系统地研究时事问题,并为一切抗战干部们供给材料,实在是必要与重要的了。“瞎子摸鱼”,闭起眼睛瞎说一顿,这种作风,是应该废弃的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或者说,“研究时事问题须先详细占有材料”,这是科学方法论的起码一点,并不是什么“狭隘经验论”。
        最后要指明的,这一类的时事问题丛书,仅仅是材料书,它是重要的材料,但仅仅是材料,而且还是不完全的材料,问题是没有解决的。要解决问题就须要研究,须要从材料中引出结论,这是另外一种工作,而在这类书里面是没有解决的。
        根据一九三九年解放社出版的《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沦陷区》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为延安时事问题研究会编的《时事问题丛书》第二集《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沦陷区》一书写的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