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第三年的歼敌任务〔1〕(一九四八年九月二十四日、二十七日)

   一
    关于战争第三年(今年七月至明年六月)的作战计划,要求东北全军和华北第二、第三兵团协力歼灭卫、傅〔2〕两军至少三十六个师,攻占北宁、平绥〔3〕、平承、平保四线及其线上除平、津、沈三城以外之一切城市。准备以现有主力军之半数于战争第四年向长江流域出动,留下半数攻击平、津、沈。为适应第四年出兵南进之需要,你们应于第三年内,准备第一批远出工作干部一万五千名至二万名,其条件为地方区委委员以上、军队排长以上各种党政军民财经文教及新闻工作者,望于此次干部会议上布置完毕,待命于明年秋季随军出发。那时再准备第二批一万五千至二万名远出工作干部,以便你们能在长江流域及南方管理五千万至一万万人口的新区域。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二
    杨罗耿,杨李李〔4〕,并告林罗刘〔5〕,华北局,东北局:
    (一)战争第三年(今年七月至明年六月),我人民解放军全军应担负歼敌正规军一百二十八个旅左右。在此数内,你们华北第二、第三两兵团应担负歼敌正规军十二个旅(平均每月一个旅),七月份保北歼敌一个旅在内。因此,你们必须集结兵力作战。每一重要作战,你们必须亲临前线指挥(过去打古北口,此次打永宁,前线指挥均不得力,因此,你们应上前线亲身指挥每一个较大的作战),必须发挥正太路、清风店、石家庄等处打大歼灭战〔6〕之作风,必须有计划地独立作战,不要依赖东北主力的协助。
    (二)中央在决定今年作战任务时,除分配你们十二个旅外,分配西北彭张赵兵团〔7〕担负歼敌十二个旅(包括八月已歼之一个半旅在内),他们兵力比你们要少;分配晋中徐周兵团〔8〕担负歼敌十四个旅(七月已歼八个旅在内)并攻克太原,他们兵力亦不比你们多;分配刘邓〕9〕十四个旅,他们总兵力比你们大,但因第二年大别山作战削弱了主力,故只能担负此数;分配陈粟〔10〕歼敌四十个旅,包括七月已歼七个旅、九月济南已歼六个旅及三个旅起义均在内,他们兵力较大,担负任务亦很大;分配林罗刘歼敌三十六个旅,他们兵力最大,应能担负此项任务。以上各部歼敌任务均未包括非正规军及特种部队在内,第三年全军歼敌正规军、非正规军及特种部队总数应争取超过第二年歼敌一百五十二万的数目。
    (三)人民解放军全军必须争取于大约五年(一九四六年七月算起)左右的时间内,歼敌正规军五百个旅左右(平均每年一百个旅左右),歼敌正规军、非正规军及特种部队七百五十万左右(平均每年一百五十万),建军五百万左右(现已有二百八十万),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这是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11〕规定的总任务,而这是根据过去两年经验,从最谨慎的估计出发,是有实现的充分可能性的。这一任务可向党内宣布。
    军委
    申感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原件刊印。
    注释
    〔1〕本篇一是毛泽东一九四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在审阅周恩来起草的中共中央同意东北局召开高级干部会议的电报稿时加写的一段话。本篇二是毛泽东一九四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的电报。
    〔2〕卫、傅,指卫立煌、傅作义,当时分别任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和国民党军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
    〔3〕平绥,即平绥线,指北平(今北京)至绥远(今属内蒙古自治区)包头的铁路,今京包线。
    〔4〕杨罗耿,指杨得志、罗瑞卿、耿飚,当时分别任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杨李李,指杨成武、李井泉、李天焕。杨成武、李井泉当时分别任华北军区第三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李天焕(一九一二——一九八六),湖北黄安(今红安)人,当时任华北军区第三兵团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5〕林罗刘,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当时分别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
    〔6〕这是晋察冀野战军在一九四七年内举行的以下三次战役:四月九日至五月四日,在河北正定至山西太原铁路沿线歼灭国民党军三万五千余人;十月十一日至二十二日,在河北定县清风店一带歼敌一万七千余人;十一月六日至十二日,解放石家庄,歼敌两万四千余人。这三次战役使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
    〔7〕彭张赵兵团,指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张宗逊、赵寿山任副司令员的西北野战军。
    〔8〕徐周兵团,指徐向前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周士第任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的华北军区第一兵团。
    〔9〕刘邓,指刘伯承、邓小平分别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的中原野战军。
    〔10〕陈粟,指陈毅、粟裕分别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的华东野战军。
    〔11〕指一九四八年九月八日至十三日在河北建屏县(今属平山县)西柏坡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