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秋季作战重点应放在卫立煌范汉杰〔1〕系统(一九四八年九月五日)

      林罗刘〔2〕
    (一)同意江十九时电〔3〕部署。
    (二)你们秋季作战的重点应放在卫立煌、范汉杰系统,不要预先涉想打了范汉杰几个师以后就去打傅作义〔4〕指挥的承德十三军。照你们江十九时电部署,打了义县、高桥、兴城、绥中四处之敌以后,锦西之两个师,山海关、前卫屯之两个师,锦州之五个师,津榆〔5〕线上之五个师(这五个师名义上属傅作义指挥,实际上似是属范汉杰指挥),均互相孤立,均好歼击。在歼击这些敌人时,卫立煌有极大可能增援,可在运动中歼击增援队。如此,你们可以在北宁线上展开大规模作战,在此线上作战补给较便利,这又是中间突破的方法,使两翼敌人(卫立煌、傅作义)互相孤立。因此,你们主力不要轻易离开北宁线,要预先涉想继续打锦州、山海关、唐山诸点,控制整个北宁路(除平津段)于我手,以利尔后向两翼机动。在我杨成武部〔6〕向绥远〔7〕进击,我杨罗耿部〔8〕威胁平张线的条件下,傅作义除已在唐山地区之五个师外,不可能有多的兵力向北宁线增援。你们主要要对付的敌人,目前仍然是卫立煌。因此,你们现以七个纵队又六个独立师位于新民及沈长线是正确的。但在你们未攻锦州以前,长、沈〔9〕敌人在你们强大兵力威胁之下是否敢于有所动作,还不敢断定,恐怕要在你们打锦州时才不得不出动。以上是我们对敌情之估计及你们行动之大体设计,希望你们预先加以考虑,具体判明及决定要在你们打了几部敌人之后。
        军委
        申微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卫立煌(一八九七——一九六○),安徽合肥人,当时任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范汉杰(一八九五——一九七六),广东大埔人,当时任国民党军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
    〔2〕林罗刘,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当时分别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政治委员和参谋长。
    〔3〕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一九四八年九月三日十九时给中共中央军委的电报。电报在分析敌情后提出东北我军的作战方案:“拟以靠近北宁线的各部,突然包围北宁线各城,然后待北面主力陆续到达后,进行逐一歼灭敌人,而以北线主力控制于沈阳以西及西南地区,监视沈阳敌人,并准备歼灭由沈阳向锦州增援之敌,或歼灭由长春突围南下之敌。对长春之敌,以现有围城兵力,继续包围敌人,并准备乘敌突围时歼灭该敌。”
    〔4〕傅作义(一八九五——一九七四),山西临猗人。当时任国民党军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
    〔5〕榆,指榆关,即山海关。
    〔6〕指杨成武任司令员的华北军区第三兵团。
    〔7〕绥远,即绥远省。见本卷第82页注〔6〕。
    〔8〕指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任政治委员、耿飚任参谋长的华北军区第二兵团。
    〔9〕指吉林长春和辽宁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