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报告制度的重要性(一九四八年八月二十二日)

          东北局:
        未皓〔1〕电悉。你们这次检讨是有益的,这样,你们就可以脱出被动状态,取得主动。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没有像你们现在所作的这种认真的自我批评,就不可能脱出被动,取得主动,就不可能克服完全不适用于现在大规模战争的某种严重地存在着的经验主义、游击主义、无纪律状态和无政府状态,就不可能克服在你们领导之下的各部门各党委(首先是军队)同样存在着的这种不良现象。不但你们应当作此种自我批评(你们已经作了),一切中央局、分局、军区及前委均应当作此种自我批评(他们还未作)。你们未皓电所指出的缺点及错误,他们及他们所属是大体上同样存在着的。因此我们决定将你们未皓电及中央本电转发给他们,并要求他们就此问题作一次正式检讨。这一问题的性质是如此重要,即只有解决这一问题,才能由小规模的地方性的游击战争过渡到大规模的全国性的正规战争,由局部胜利过渡到全国胜利。这是许多环节在目前时期的一个中心环节,这一个环节问题解决了,其他环节就可以顺利解决。中央现已起草了一个关于具体规定报告制度的决议〔2〕,待饶、邓、贺、徐、薄、聂〔3〕诸同志到齐共同讨论后,即可发给你们及各地。你们起草的工作制度与报告制度文件,望早日发来。
        中央
        未养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未皓,即八月十九日。
    〔2〕指《中共中央关于各中央局、分局、军区、军委分会及前委会向中央请示报告制度的决议》,这个决议于一九四八年九月由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决议对各项工作中哪些决定权属于中央,哪些必须事前请示中央并得到中央批推后才能付诸实施,哪些必须事后报告中央备审,作了明确的规定。
    〔3〕饶,指饶漱石,当时任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华东军区政治委员。邓,指邓小平,当时任中共中央中原局第一书记、中原军区政治委员。贺,指贺龙,当时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司令员。徐,指徐向前,当时任华北军区第一副司令员。薄,指薄一波,当时任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二书记、华北军区政治委员。聂,指聂荣臻,当时任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三书记、华北军区司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