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发展经济观的基本立足点

文/樵夫 

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生产力是最终的决定力量,这是唯物史观立论的基点。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不但指明了生 产力在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而且马克思恩格斯在《共 产党宣言》中强调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要致力于增加社会 生产的总量。毛泽东在领导社会主义建设中虽然有过失误,但从总体上说,他是坚持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重视社会 生产力的发展。他在民主革命时期就指出:“民主革命的 中心目的就是从侵略者、地主、买办手下解放农民,建立 近代工业社会”。他强调: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基础不是手 工,而是机器,“这是马克思主义区别于民粹主义的地方。”“我们现在还没有获得机器,所以我们还没有胜利。 如果我们永远不能获得机器,我们就永远不能胜利,我 们就要灭亡”。①这就阐明了中国革命历史进程中一个根 本性的任务。新中国成立后,在毛泽东领导下,以三年 时间迅速恢复了国民经济,随后开始了大规模的经济建 设。在毛泽东发展经济的思想中,争取较高的发展速度、 重视科学技术和自力更生为主,可以说是它的三个基本 立足点。认真总结这方面的历史经验,对我们今天的现 代化建设仍然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一 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的报 告中就明确提出:“从我们接管城市的第一天起,我们 的眼睛就要向着这个城市的生产事业的恢复和发展。务 须避免盲目地乱抓乱碰,把中心任务忘记了。”他特别 强调,城市中其他的工作“都是围绕着生产建设这一个 中心工作并为这个中心工作服务的”。②这是我们党的历 史上关于全国政权建立后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最早表 述。随后,在筹备建立新中国的人民政协第一次全体会 议上,毛泽东又明确提出:“人民民主专政和团结国际 友人,将使我们的建设工作获得迅速的成功。全国规模 的经济建设工作业已摆在我们面前。”③这时,中国共产 党已经形成了这样一个共识:在国家取得独立和统一后, “发展工业,建设国防,福利人民,求得国家的富强”, 是我们经济建设的重要目标。但是,旧中国留给我们的 东西少得可怜,是一个连一辆像样的自行车都不会造的 极端落后状况,如何迅速改变这种落后状态,赶上世界 先进水平,这对毛泽东、共产党来说,是一种历史责任。 在当时国内和国际的环境中,这种历史责任就会转化成 为一种时间的紧迫感,因而,要求超越式的高速发展, 在一个较短的时间从根本上改变国家的面貌,就不仅是 一个经济发展的问题,而且是一个政治问题。 事实表明,经济发展的速度问题,是毛泽东十分关 注并认真思考和强调的一个重大问题。1956年1月,当 大规模社会主义建设的任务提到党的面前的时候,毛泽东 就提出:“我国人民应该有一个远大的规划,要在几十 年内,努力改变我国在经济上和科学文化上的落后状况, 迅速达到世界上的先进水平。”④随后,他提出了“十五 年赶上或超过英国”的发展战略。他领导制定的社会主 义建设总路线,核心内容也仍然是速度问题,强调和关键是一个“快”字。他在这时提出探索自己的建设道路 的任务,目的也是为了能够找到一条比苏联、东欧国家 搞得更快更好的路子。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必须建立 在强大的物质技术基础上才能够获得巩固和发展,只有 比资本主义更快的速度发展才能体现这一新制度的优越 性,并最终战胜资本主义。因此,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来说, 速度问题是一个生死攸关的根本性问题。他设想通过十个 到十五个五年计划建成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设想通过 几十年或一百年的奋斗达到或超过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 家。他曾形象而生动地说,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中华 民族就对不起全世界各民族,我们对人类的贡献就不大, 那就会面临被开除“球籍”的危险。他还从总结历史经 验的角度强调指出:“我们应当以有可能挨打为出发点 来部署我们的工作,力求在一个不太长久的时间内改变 我国社会经济、技术方面的落后状态,否则我们就要犯 错误。”⑤毛泽东关于加快建设速度的思想,表达了我国 各族人民要求迅速改变“一穷二白”面貌的共同愿望。 不仅如此。实现高速发展,也就是说,以高于资本 主义的发展速度推进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也有实现的 客观可能性。 其一,从世界各国发展战略来看,作为后进的国家 的发展有两种可供选择的走向。一种是跟随发达资本主 义国家,亦步亦趋,或是满足于长期为其提供初级产品, 成为其国际市场中的一颗棋子;或是长期停留于接受发 达国家的淘汰技术,使自己失去自主发展和创新的能力。 很明显,这是一种依附型的发展战略,这种发展战略坑害 了许多二战后新独立的和落后的国家。另一种是自主型、 内生型的发展战略,既善于学习和利用世界先进科学技 术,又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主要依靠本国的力量、 通过高速发展走出一条强国之路。中国作为一个社会主 义国家,必然选择第二种发展战略;而且社会主义国家 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也有能力实现这一发展战 略。对此,毛泽东作出了明确的回答:“我们不能走世 界各国技术发展的老路,跟在别人后面一步一步地爬行。 我们必须打破常规,尽量采用先进技术,在一个不太长 的历史时期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的现代化 的强国。我们所说的大跃进,就是这个意思。难道这是 做不到的吗?是吹牛皮、放大炮吗?不,是做得到的。 既不是吹牛皮,也不是放大炮。”⑥ 其二,也具备了实现高速发展的能力和基础。中国革命的胜利,人民当家作主地位的确立,极大地激发了广 大群众建设新国家的热情。毛泽东指出:“中国人民已经 具有战胜困难的极其丰富的经验。如果我们的先人和我们 自己能够度过长期的极端艰难的岁月,战胜了强大的内外 反动派,为什么不能在胜利以后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国家 呢?只要我们仍然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只要我们团结一 致,只要我们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和团结国际友人,我们就 能在经济战线上迅速地获得胜利。”⑦这个预见,为历史 事实所证明。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仅以三年的时间就做 到了主要工农业产品达到国民党时期最高的1936年水平, 正如陈云所说:“三年恢复,赶上蒋介石二十二年。”⑧ 创造了二战后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国民经济的奇迹。特别 是“一五”计划期间,工业总产值增长128.3%,平均每 年递增18%,工业生产取得的成就超过了旧中国的100年。 这时经济建设的成就,也为加快速度提供了物质基础。同 时,这个时期的国际形势对我有利,可以利用“目前国际 休战时间”,即国际和平时期,加快建设。因为:“帝国 主义眼前还不敢发动战争,我们要趁着这个机会,加快社 会主义改造,加快我国的发展。”⑨ 由上可见,高速发展的合理性和现实性是不能否定 的,但是,速度问题如同其他问题一样,都有一个符合 客观规律性的“度”,不能是盲目的或主观臆断的。这 种客观规律性,包括对国情国力的正确理解和判断,正 确处理经济发展的内在比例,效率与效益的统一,发挥 主观能动作用与尊重客观规律,等等。毛泽东提出发展 速度的一些具体设想,有的是符合实际或比较接近实际, 同时也有急于求成的成分。在他领导的历史时期,在我 国“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起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 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在许多重要领域包括基础工业和 以核技术、航天技术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都取得了重 大成就,发展的速度是很高的。但也应当承认,在速度 的问题上,我们走过一段曲折的道路,有过“大跃进” 那样的急于求成的严重失误,使经济发展严重受挫。这 确是反映了探索过程的一个特点,在一定意义上说,也 是难以避免的。所以我们也应当看到,正是这种正反两 方面经验的积累,对如何保证快速而健康的发展问题, 也促使我们作过有益的探讨,提出过在今天仍有十分重 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的观点。如陈云就提出过建设规模 要与国家的财力和物力相适应的论点,并作为我国社会 主义建设的一条重要经验,已成为全党的共识。“一五”计划期间积累率平均为24.2%,基本建设支出占财政支 出的比重平均为 37%,在这种水平下,工农业总产值平 均递增10.9%,职工平均工资增长了42.8%。而三年“大 跃进”的积累率平均为39.3%,基本建设支出占财政支 出的 50%以上,结果造成经济严重困难,人民生活水平 大幅度降低。它深刻说明,基本建设只有量力而行,才 能保证国民经济稳妥而快速地向前发展。“量力而行” 反映在积累和消费的比例上,根据当时我国的国力,积 累基金在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一般以 25%左右为宜。 这就是陈云一再强调的“一要吃饭,二要建设”的基本 原则,也是毛泽东强调的“又要重工业,又要人民”的 经济建设思想。所以,既要争取高速发展,又要尊重客 观规律,我们要努力找出它们之间的平衡点。二 毛泽东关于高速发展思想的本质,就是要打破常规, 尽量采用先进技术,超越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速度。由 此可见,重视和发展科学技术,是毛泽东发展经济的又 一个重要立足点。 毛泽东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高度,指明科学技术 对人类社会的进步,对发展工农业生产、提高生活水平 的决定性作用。早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就指出:“自然 科学是很好的东西,它能解决衣、食、住、行等生活问题, 所以每一个人都要赞成它,每一个人都要研究自然科学。”“自然科学是人们争取自由的一种武装。人们为着要在 社会上得到自由,就要用社会科学来了解社会,改造社会, 进行社会革命。人们为着要在自然界里得到自由,就要 用自然科学来了解自然,克服自然和改造自然,从自然 里得到自由。”⑩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以极大的热情关 心科学技术事业。1949年10月31日,新中国诞生刚一 个月,毛泽东便亲自将中国科学院的印信颁给郭沫若院 长。第二天,中国科学院正式成立。这一举措在全国和 海外华裔科技人员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在新中国的感召 下,许多滞留国外的科学家纷纷回国,参加祖国的建设。 从这时起,党和毛泽东就充分肯定科学技术对经济、国 防和文化建设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把科学研究作为国家 的一项基本建设。毛泽东强调指出:“科学技术这一仗, 一定要打,而且必须打好。过去我们打的是上层建筑的仗, 是建立人民政权、人民军队。建立这些上层建筑干什么 呢?就是要搞生产。搞上层建筑、搞生产关系的目的就是解放生产力。现在生产关系是改变了,就要提高生产力。 不搞科学技术,生产力无法提高。” 从这里可以看到, 依靠科学技术发展生产力,推进社会主义建设,这时已 成为一个重要的指导思想。 毛泽东对科学技术的重视,是基于近代中国历史经 验的深刻总结。必须打好科学技术这一仗,是中华民族 经历刻骨铭心的痛苦而得出的历史结论。他从鸦片战争 以来100多年的近代中国屈辱史中,深刻指出中国之所 以长期被资本 - 帝国主义列强欺凌,积弱积贫,其原因: 一是社会制度腐败,二是经济技术落后。在第一个原因 获得解决之后,也就是说通过人民革命的胜利获得国家 政权之后,“如果不在今后几十年内,争取彻底改变我 国经济和技术远远落后于帝国主义国家的状态,挨打是 不可避免的。” 这是新中国面临的一个巨大的威胁,也 是必须加以解决的艰巨任务。所以,他把科学技术看作 是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的伟大革命力量。在他看来, 中国的显著特点是一穷二白,“穷”,就是没有多少工业, 农业也不发达,“白”,就是一张白纸,文化水平、科 学水平都不高;但他认为,“这些看起来是坏事,其实 是好事。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一张白纸,没有负担, 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 这种辩 证思维,把坏事变成好事,化为改变落后状态的动力。 当大规模社会主义建设的任务提上日程后,毛泽东在探 索我国自己的建设道路时,进一步强调要开展技术革命, 革技术落后的命,迅速赶上世界科学先进水平。1958年, 他明确提出要把党的工作的着重点放在技术革命上去,强 调一定要鼓把劲,一定要学习并完成这个历史赋予我们 的伟大技术革命。1960年他在关于“鞍钢宪法”的批示中, 特别提出要有领导地、一环接一环、一浪接一浪地实行伟 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城乡技术革命运动。1963年12月, 他在听取聂荣臻关于科学技术十年规划汇报时,强调“不 搞科学技术,生产力无法提高。” 在五六十年代,在毛 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下,形成了包括科学技术现代化在 内的“四个现代化”的建设社会主义强国的战略目标。 毛泽东关于发展科学技术的思想,是围绕着建设一 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一主题而展开的。他运用自然科 学,探索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律,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他在 1955 年 3 月全国党的代表会议上就指出:“我们进 入了这样一个时期,就是我们现在所从事的、所思考的、 所钻研的,是钻社会主义工业化,钻社会主义改造,钻现代化的国防,并且开始要钻原子能这样的历史的新时 期。” 他指出:“资本主义各国,苏联,都是靠采用最 先进的技术,来赶上最先进的国家,我国也要这样。” 1956年1月,毛泽东、周恩来在中央召开的全国知识分 子问题会议上,号召全党全国人民“向科学进军”,努 力学习科学知识,为迅速赶上世界科学技术先进水平而 努力奋斗。毛泽东在讲话中指出 , 我们国家大,人口多, 资源丰富,地理位置好,应该建设成为世界上一个科学、 文化、技术、工业各方面更好的国家。他号召“全党努 力学习科学知识,同党外知识分子团结一致,为迅速赶 上世界科学先进水平而奋斗。” 毛泽东十分注重应用科学和抓技术革命来改变社会 经济面貌。科学和技术革命是毛泽东思考的一个重要问 题。他在 1953 年修改《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宣传与学 习提纲》时就提出:在技术上起一个革命,把在我国绝 大部分社会经济中使用简单的落后的工具农具去工作的 情况,改变为使用各类机器直至最先进的机器去工作的 情况,借以达到大规模地出产各种工业和农业产品,满 足人民日益增长着的需要。1955年,他在《关于农业合 作化问题》一文中进一步强调:“中国只有在社会经济 制度方面彻底地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又在技术方面,在 一切能够使用机器操作的部门和地方,统统使用机器操 作,才能使社会经济面貌全部改观。” 在这里,表达了 毛泽东关于农业改造的重要思想,他既从中国的条件出 发,强调“先有合作化,然后才能使用大机器”,又指 出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随后又在这基础上提出 实现农业现代化的要求,并把它作为国家发展目标的“四 个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同时,毛泽东还十分重视发展尖端科学技术,促进 国防现代化。新中国的成立,使有国无防、受人欺凌的 历史一去不复返了,但是,面对着西方敌对势力对新中 国采取政治上孤立、经济上封锁和军事上包围的严峻局 面,建立起强大的国防力量,发展尖端科学技术,实现 国防现代化,是一个关系到国家安全、民族独立的大问题。 1954年10月,毛泽东在国防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说:“我 们现在工业、农业、文化、军事还都不行,帝国主义估量 你只有那么一点东西,就来欺负我们。他们说 ‘你有几 颗原子弹?’但他们对我们的估计有一条是失算的,就 是中国现在的潜在力量将来发挥出来是惊人的。” 1955 年 1 月,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正式作出发展原子能工业的决策。他说:我们的国家,现在已经知 道有铀矿,进一步勘探一定会找出更多的铀矿来。他强调 我国的原子能工业“总是要抓的。现在到时候了。该抓了。 我们自己干,一定能干好。” 随后中央指定陈云、聂荣臻、 薄一波组成领导小组,全面负责原子能工业的发展工作。 1956年4月,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著名讲演中,从 发展尖端武器的角度论述了国防与经济建设的辩证统一 关系,强调中国必须掌握尖端国防科学技术和先进武器。 他指出:“我们现在已经比过去强,以后还要比现在强, 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 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在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悉心领 导下,我国国防尖端技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1960 年 11 月 5 日,我国使用新的推进剂,成功发射了第一颗 导弹。1964年10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当 原子弹爆炸成功后,毛泽东指示:“原子弹要有,氢弹 也要快!” 1967年6月17日,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 在这同时,毛泽东还关心人造地球卫星的研究和试制工 作。1970 年 4 月 24 日,中国第一个人造地球卫星发射成 功;5 年后返回式卫星也成功发射,新中国成为世界上一 个航天大国。此外,毛泽东在制造核潜艇的外援遭到拒绝 后毅然决定:“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结果只用 8 年时间我国就研制出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核潜艇。以“两 弹一星”为标志的国防尖端技术的巨大成就,极大地提高 了我国的国防力量和国际地位。邓小平在新时期指出:“如 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 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 际地位。这些东西反映一个民族的能力,也是一个民族、 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标志。”毛泽东指出:“科学研究有实用的,还有理论的。 要加强理论研究,要有专人搞,不搞理论是不行的。要 培养一批懂得理论的人才,也可以从工人农民中间来培 养。我们这些人要懂得些自然科学理论,如医学方面、 生物学方面。”他还举例说,“死光(即激光),要组织 一批人专门去研究它。要有一小批人吃了饭不做别的事, 专门研究它。没有成绩不要紧。” 这里需要强调,毛泽东是非常重视基础理论研究和 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大家知道,西方一些人所散布的 “中国贫油论”,对我国石油工业的发展起着很大的消 极影响作用。1953年毛泽东专门邀请李四光到家里做客,征求他对我国石油前景的看法。李四光依据自己的大地 构造理论和油气形成移聚条件的理论,反驳了“中国贫油论”、“中国东北贫油论”的错误观点,认为中国油 气资源的蕴藏量应当是丰富的,关键问题是要打破偏西 北一隅找油的局面,抓紧做好全国范围的地质勘查工作。 毛泽东非常赞赏李四光的观点,重新部署石油战线的工 作。通过地质勘察,证实了东北松辽平原地下蕴藏着大 量石油,建成了大型的大庆油田。在这过程中,以李四 光为代表的中国地质学家在成油理论方面取得了许多创 新性的理论成果,又有力地指导了我国石油工业的发展。 正是在李四光地质理论的指导下,我国甩掉了“贫油国” 的帽子。这充分说明基础理论研究和理论对实践指导的 重要性。 中国人民是有志气的 , 只要有正确的引导 , 我国的科 学技术工作者是有能力创造人间奇迹的。新中国航空工 业从1951年起步,1956年就自主制成超音速喷气式歼击机 , 当时世界上刚刚突破音障技术难关制造超音速歼击机 的仅有美、苏等国 , 而新中国成立不久就成功进入了这个 领域。当《人民日报》在头版向全世界宣布这一重大科 研成就时 , 世界为之震惊。在毛泽东领导时期 , 虽然经历 过曲折和失误 , 但仍然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 , 取得了一大 批有世界影响的重大科技成果,其中包括:“两弹一星” 为代表的国防尖端科学、人工合成胰岛素、电子显微镜、 银河计算机、射电望远镜、高度照相机、能精确授时的 氨分子钟、12500 吨的自由锻造水压机、30 万千瓦双水内 冷发电机 , 此外还有各种新型材料、电子元器件、精密机 床和仪器仪表等。通过这个时期的科学技术的发展 , 工业 方面 , 我国有能力自主设计建造大型工业基地、大型水电 站、万吨以上远洋轮船、重型机械制造厂等;交通运输 业方面,创造了在复杂地质结构、险峻山区修建铁路的 新技术;农业方面,完成了全国耕地土壤普查、改良土壤、 改良品种、防治病虫害、治水治沙等方面都取得了重大 成就 , 制定并实施了对黄河、长江、淮河等的治理规划。这里特别要提到,1964年6月,湖南的袁隆平率先发现 水稻天然雄性不育株,经过不懈的努力培育,1973年在 世界上首次育成强优势杂交水稻,随后又突破制种技术 难关研发出一套籼型杂交水稻技术,使我国成为世界上 第一个大面积利用杂交水稻优势的国家。卫生方面 , 建立 了符合中国国情的、比较合理的卫生防疫体系 , 取得了断 肢再植等多项新成果 , 消灭和有效控制了许多长期影响人民健康的疾病 , 如血吸虫、鼠疫、天花等。基础科学理论 方面 , 在数论、计算科学、化学、核物理、射电天文学、 地理学、生物学等领域 , 也都有了突破性的成就。 毫无疑义, 毛泽东关于科学技术的思想,是毛泽东 思想的组成部分,是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 道路、建设社会主义强大国家的重要思想资源。诚然, 毛泽东关于科技的思想,并不是系统的、全面的,但它 是紧紧围绕着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强国这个主题而展开的, 它所具有的深刻性、指导性和继承性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和发展毛泽东的科技思想,推 进我国的现代化建设,是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的。三 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斗争中形成了自力更生的重要思 想和正确方针。无论是面对凶顽的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还是国内反动派发动气势汹汹的反革命内战,毛泽东总是 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敌人的重要思想,武装全党全军。 他说:“我们的方针要放在什么基点上?放在自己力量 的基点上,叫做自力更生。” 这是对中国革命历史经验 的科学总结。这一重要思想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得到了充 分体现和进一步发展,成为他发展经济思想的再一个重 要立足点。 坚持自力更生的方针,说到底,是一个相信和依靠 人民群众的问题,是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在经济建设中的 运用。十月革命胜利后,在苏俄建设的初期,列宁就提 出生气勃勃的创造性的社会主义是由人民群众自己创立 的重要思想。毛泽东曾把唯物史观概括成一句话:“人民, 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这是他领导中 国革命和建设的一个根本性的指导思想。他把人民群众 看作是我们力量的根本源泉,只要真心实意地相信和发 挥人民群众的伟大创造力,任何人间奇迹都能够创造出 来。他说:“我们没有别的本钱,只有一桩,就是老百姓。 人多,地大,是我们的两桩本钱。” 这就是我们搞建设 的立足点。“什么都靠别人,靠不住。自己要有志气, 有干劲。” 毛泽东把唯物史观这一基本原理运用到革命 战争和经济建设上来,坚持通过自力更生战胜一切困难, 就是基于对人民群众力量的信赖和依靠。应当看到,毛泽 东始终坚持并做到了自力更生,也是对近代中国历史经 验的深刻总结,他曾举例说过:“孙中山的一生中,曾 经无数次地向资本主义国家呼吁过援助,结果一切落空,反而遭到了无情的打击。” 这不仅反映了中国近百年来 仁人志士寻求救国道路的痛苦经历,而且新中国成立后的 现实生活也继续证明这一点。在我们建设新国家的时候, 先是在一个相当长时期内遭到西方发达国家的不断打压, 后来苏联赫鲁晓夫集团把意识形态的分歧扩大到国家关 系上,一夜之间对中国撕毁合同,撤走专家;今天我们 坚持和平发展、不断增大国力的情势下,某些大国不也 是出尽难题,欲置于死地而后快吗?!很显然,如果我 们不坚持自力更生,我们民族要站立起来、富强起来, 不但无法实现,而且连政治上的独立自主也会化为乌有。 我们坚持自力更生,决不是拒绝或排斥外援。毛泽 东把自力更生作为我们方针的“基点”,也就是说,要正 确处理自力更生与争取外援的关系,要坚持自力更生为 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方针,而不是相反。事实上,毛泽东 是一贯重视同外部世界的交往、争取外援的工作。1936年, 毛泽东在陕北保安同美国记者斯诺探讨“中国共产党和 世界事务”的问题时,除了着重阐述建立国际反法西斯同 盟的政治策略思想外,他还强调,在中国抗战实现后,英、 美等国如能对中国抗日力量提供切实的援助并对日本进 行封锁,“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和英国人民之间将会建 立起最牢固的友谊和同情”。同时毛泽东在谈话中还阐 述了中国共产党与友好国家发展经济合作的主张,他说, 如果中国取得真正独立和民主之后,“外国人在中国的合 法贸易利益将会有比过去更多的机会。四亿五千万人民生 产和消费的力量,不是一件能完全由中国人来管的事情, 而必须要许多国家来参加。”“中国将同友好国家商订 互助、互利和互相同意的条约”。“欢迎外国资本的投 资”;人民政府对“外国借款和外国投资应就只能被用来 发展中国经济生活中的基本生产能力——特别是全国范 围内建设基础工业和引进科学的农业方法和农业组织”, 而对影响中国独立政治权利的外国投资,则“一概不予 承认”, 等等。新中国成立后,在西方国家对我国实行 封锁和禁运的严重情势下,毛泽东也力争打破这种格局, 发展同资本主义世界的往来。特别是 1956 年毛泽东开始 探索自己的建设道路时,他进一步提出:“我们的方针是, 一切民族、一切国家的长处都要学,政治、经济、科学、 技术、文学、艺术的一切真正好的东西都要学。”并明 确提出要“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的科学技术和企业 管理方法中合乎科学的方面。” 他还提出可以允许境外 投资的问题。在这里,实际上是把对外开放作为一个重要的方针提了出来。诚然,毛泽东晚年由于思想认识上陷 入了“左”的错误,这使得他的对外开放的主张没有得到 很好的贯彻,并使我们正常的对外交往受到严重影响。但 是,毛泽东在对外关系的指导思想上仍然是慎重而清醒的。 就是在“文化大革命”正在进行的 20 世纪 70 年代,毛泽 东、周恩来力排极左的干扰,实现了中美关系正常化,嗣 后又同日本、意大利、联邦德国等先后正式建交,从而为 今天的对外开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72 年年初,毛泽东 同尼克松的谈话中批评了与西方贸易工作中闭关自守的错 误做法,他说:“你们要搞人员往来这些事,要搞点小生 意,我们就死也不肯。十几年,说是不解决大问题,小问 题就不干,包括我在内。后来发现还是你们对,所以就打 乒乓球。” 1973年6月29日,周恩来在会见美国银行 家洛克菲勒时也说 : 通过两国银行往来推动两国贸易的发 展 , 这是一个有效的渠道。我们过去不会运用银行。我很 直率地说,这一点我们还赶不上台湾的严家淦。他引进美 国、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外资,进口原材料,然后加工 , 专 门供出口。他还在台湾高雄划了一个像香港一样的自由港, 不收税。这样,台湾的贸易额就大了。 这时在周恩来等 具体组织下,形成了继 20 世纪 50 年代引进 156 项项目后 的第二次引进高潮,从西方引进了一批成套设备。 总之,我们在发展经济中,要学会正确处理自力更 生为主和争取外援为辅的关系。例如,在建设资金上,我 们不拒绝外援和引进外国资金,但主要立足于我们自己的 积累;在技术上,我们力求引进外国先进技术,但要重 在吸收,力求创新;在人才培养上,我们派遣学生到外 国学习,但要重在发展和完善自己的教育事业;在对待外 国经验上,要善于学习人家的长处,但决不采取教条主 义的态度,要反对任何奴隶思想;在对待国际相关规则上, 既要尊重和遵守,但决不屈服于任何压力,绝不允许损害 国家的尊严和主权,等等。这一切,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 “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破除迷信,独立自主地 干工业、干农业、干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打倒奴隶思想, 埋葬教条主义,认真学习外国的好经验,也一定研究外 国的坏经验——引以为戒,这就是我们的路线。” 今天,我们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实行对外开放方针, 为我国的现代化建设提供更加开阔的国际舞台。这既是 在新的国际国内条件下的全方位的开放,同时又是在自 力更生为主基础上的对外开放,是坚持独立自主原则的 对外开放,决不容许任何外国借机损害我国的主权。邓小平在回顾新中国建设的历程时指出:我们“首要经验 就是自力更生。当然,这并不是说不要争取外援,而是 要以自力更生为主。这样,就可以振奋起整个国家奋发 图强的精神,把人民团结起来,就比较容易克服面临的 各种困难”。 所以他强调:“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 情况来办,要依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来办。独立自主, 自力更生,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立足点。” 我们必须牢固地确立这样的重要思想。 注释: ①《毛泽东书信选集》,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214 ~215页。 ②《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28页。 ③《毛泽东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345页。 ④《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页。 ⑤《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41页。 ⑥《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41页。 ⑦《毛泽东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345页。 ⑧《陈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66页。 ⑨转引自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中央党校出 版社1991年版,第408页。 ⑩《毛泽东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69页。 11《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1页。 12《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40页。 13《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 7 册,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178页。 14《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1页。 15《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95页。 16《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26页。 17《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12页。 18《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38页。 19《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7页。 20 引自《钱三强科普著作选集》,上海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第100页。 21《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7页。 22《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79页。 23《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51~352页。 24《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132页。 25《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031页。 26《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340页。 27《毛泽东著作专题摘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938页。 28《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474页。 29《毛泽东一九三六年同斯诺的谈话》,上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 第126、130页。 30《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1、43页。 31《毛泽东外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年版,第595页。 32《周恩来经济文选》, 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第644 ~ 645页。 33《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 7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 273页。 34《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406页。 35《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