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杨虎城〔1〕的信(一九三六年八月十三日)

       虎臣先生勋鉴:
       先生同意联合战线,盛情可感。九个月来,敝方未曾视先生为敌人,良以先生在理在势在历史均有参加抗日战线之可能,故敝方坚持联合政策,不以先生之迟疑态度而稍变自己之方针。然为友为敌,在先生不可无明确之表示。虚与委蛇的办法,当非先生之本意。目前日本进攻绥远〔2〕,陕甘受其威胁。覆巢之下,将无完卵。蒋氏向西南求出路,欲保其半壁山河,倚靠英国,西北已非其注意之重心。全国各派联合抗日渐次成熟,而先生反持冷静态度——若秘密之联系,暗中之准备,皆所不取,甚非敝方同志所望于先生者也。兹派张文彬〔33〕同志奉诚拜谒,望确实表示先生之意向,以便敝方作全盘之策划。先生如以诚意参加联合战线,则先生之一切顾虑与困难,敝方均愿代为设计,务使先生及贵军全部立于无损有益之地位。比闻贵部将移防肤洛〔4〕,双方更必靠近,敝方庆得善邻,同时切望贵部维持对民众之纪律,并确保经济通商。双方关系更臻融洽,非特两军之幸,抑亦救国阵线之福。具体办法及迅速建立通信联络等事,均嘱张同志趋前商订。专此奉达,不尽欲言。
        敬颂
        公祺
        毛泽东
        八月十三日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刊印。
   注释:
    〔1〕杨虎城,即杨虎臣。见本册第371页注〔13〕。
    〔2〕绥远,见本卷第371页注〔16〕。
    〔3〕张文彬(一九一○——一九四四),湖南平江人。当时是红军准备派驻杨虎城部的联络代表。
    〔4〕肤,指肤施,即延安。洛,指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