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攻击长春计划,做好南进作战准备(一九四八年七月二十二日)

         林罗刘〔1〕,并告东北局:
        午哿、午养两电〔2〕均悉。向南作战具有各种有利条件,我军愈向敌人后方前进,愈能使敌方孤悬在我侧后之据点被迫减弱或撤退,这个真理已被整个南线作战所证明,亦为你们的作战所证明。攻击长春,既然没有把握,当然可以和应当停止这个计划,改为提早向南作战的计划。在你们准备攻击长春期间,我们即告知你们,不要将南进作战的困难条件说得太多太死,以致在精神上将自己限制起来,失去主动性。〔3〕现在你们已经将注意力移到向南作战方面,研究南面的敌情、地形、粮食等项情况,看出其种种有利的条件,这是很好的和很必要的,并且应向全军指战员首先是干部充分说明这些条件,以鼓励和坚定他们向南进取的意志和坚定他们的决心。但在同时,必须说明将要遇到和必然会遇到的各种困难情况,诸如粮食困难,人民的欢迎不一定有如同现处地方的人民那样热烈,某些敌人的顽强抵抗和某些时候作战的不顺手等等,使他们在这方面先有精神准备,并研究克服各项困难的方法。这些必然遇到的困难情况,其中特别是粮食条件的困难,你们高级领导方面尤其要严重地估计到。现在距八月中旬已不足一个月,你们的政治动员和准备粮食等项工作,必须加紧进行,否则八月间还不能在北宁、平承、平张等线打响。关于具体作战计划,希望你们详加考虑,拟出全般方案电告。你们指挥机关似以先期南下和程子华、罗瑞卿〔4〕诸人会面为适宜。东北局应速加强冀热察〔5〕辽区域的工作,尤其财经粮食方面的工作,该区在这方面存在着相当严重的矛盾。
        军委
        养亥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注释:
    〔1〕林罗刘,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当时分别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副政治委员和参谋长。
    〔2〕指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一九四八年七月二十日和二十二日给中共中央军委的两封电报。二十日的电报说,东北局常委重新讨论行动计划后认为,我军仍以南下作战为好,不宜勉强和被动攻击长春。东北野战军主力八月中旬即可开始南下作战。南下最大的困难是粮食的接济,但可以解决。在平绥线作战,则须晋察冀方面有所准备。二十二日的电报说,如华北敌人确实空虚,则我军南下与晋察冀配合作战,有全部歼灭敌人,夺取天津、北平的重大可能;同时,亦必引起长春、沈阳敌人撤退,有解放东北的可能。
    〔3〕一九四八年四月十八日,林彪等致电毛泽东,提出于五月中下旬集中东北野战军主力攻打长春的意见。四月二十二日,毛泽东复电同意这一意见,但指出:“我们同意你们先打长春的理由是先打长春比较先打他处要有利一些,不是因为先打他处特别不利,或有不可克服之困难。你们所说打沈阳附近之困难,打锦州附近之困难,打榆锦段之困难,以及入关作战之困难等,有些只是设想的困难,事实上不一定有的。”“你们自己,特别在干部中,只应当说在目前情况下先打长春比较有利,不应当强调南下作战之困难,以免你们自己及干部在精神上处于被动地位。”
    〔4〕程子华(一九○五——一九九一),山西解县(今属运城市)人,当时任冀热辽军区司令员。罗瑞卿,当时任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兼第二兵团第一政治委员。
    〔5〕热,指热河省,察,指察哈尔省,均见本卷第82页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