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与外援的关系——《论持久战》英译本序言(一九三九年一月二十日)

         上海的朋友在将我的《论持久战》翻成英文本,我听了当然是高兴的,因为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民主国家如英、美、法有广大民众,包括各个阶层的一切前进人们,都是同情中国抗战,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除了一部分顽固党反对中国抗战。关于顽固党,有些是顽固性成,一向同情日本军阀的;有些则是不明白中国抗战的必然规律,经过艰难路程日本必败中国必胜这个必然规律,因而由悲观而失望而不愿意援助中国,这类人,我想也会有的。倘能因我的书给予这类人以明白事情真相的机会,当然是我的希望。至于大多数同情中国抗战的人们,也许至今还有若干人同样不明白中国抗战的真相,虽同情抗战也存在着苦闷,这类同情的苦闷,尤其是我们应该为之解释的。我的这本小书,是一九三八年五月间作的,因为它是论整个中日战争过程的东西,所以它的时间性是长的。至于书中论点是否正确,有过去全部抗战经验为之证实,今后经验也将为之证实。抗战在武汉、广州失守后正在向着一个新的阶段——有利于中国不利于日本的新的阶段发展,这个阶段就是敌我相持的阶段。敌因被迫结束其战略进攻转入战略保守,我因坚决抗战与力量增加而结束自己的战略退却(主力军,不是游击队)转入战略相持,这种局面快要到来了。新阶段中,我之全部任务在于准备反攻,这种准备时间也许是长的,但我们有全部勇气与精力来进行这种准备,一定要把也必然能把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去。在伟大抗战中,基本的依靠中国自力胜敌,中国的力量也正在发动,不但将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且将压倒敌人而驱除之,这是没有疑义的。但同时,需要外援的配合,我们的敌人是世界性的敌人,中国的抗战是世界性的抗战,孤立战争的观点历史已指明其不正确了。在英、美诸民主国尚存在有孤立观点,不知道中国如果战败,英、美等国将不能安枕,这种错误观点十分不合时宜;援助中国就是援助他们自己,才是当前的具体真理。因此我希望此书能在英语各国间唤起若干的同情,为了中国利益,也为了世界利益。中国在困难之中进行战争,但世界各大国间的战争火焰已日益迫近,任何国家欲置身事外是不可能的。我们同意罗斯福〔1〕总统保卫民主的宣言,但坚决反对张伯伦〔2〕对于西方法西斯国家的退让政策,张伯伦对于日本也至今还保存着怯懦心理。我希望英、美民众积极起来,督责其政府采取反对侵略战争的新的政策,为了中国也为了英、美自身。
        根据一九三九年二月十五日出版的《八路军军政杂志》第二期刊印。
    注释:
    〔1〕罗斯福(一八八二——一九四五),当时任美国总统。
    〔2〕张伯伦(一八六九——一九四○),当时任英国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