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阎锡山⑴的信(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百川先生:
        敝军西渡,表示停止内战,促致贵部及蒋氏的觉悟,达到共同抗日之目的。微日通电〔2〕或恐未达,抄上一份,托郭团长⑶带回,即祈审览。
        救国大计,非一手一足之烈所能集事。敝军抗日被阻,然此志如昨,千回百折,非达目的不止,亦料先生等终有觉悟的一日。侧闻蒋氏迫先生日甚,强制晋军二度入陕,而以其中央军监视其后,是蒋氏迄无悔祸之心,汉奸卖国贼无与为匹,三晋军民必有同慨。先生如能与敝方联合一致,抗日反蒋,则敝方同志甚愿与晋军立于共同战线,除此中国人民之公敌。
        郭团长及贵军官兵一律优待,同属国人,胜之不武,敝方绝无骄矜之心,武器弹药,楚失楚得,谅先生及贵军领袖亦当不致有所芥蒂也。今遣郭团长返晋,面致手书,如有所教,乞令郭君再来,以便沟通两方,成立谅解,对付共同之公敌。吉县县长暂留此间〔4〕,稍缓亦当令其返晋。国难日亟,谅三晋贤者决难坐视也。
        专此。
        即颂勋祺。不一!
        毛泽东
        五月二十五日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刊印。
  注释:
    〔1〕阎锡山,字百川,见本卷第371页注⒁。
    〔2〕指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人民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一九三六年五月五日《停战议和一致抗日通电》,见本卷第385—386页。
    〔3〕指郭登瀛。原是阎锡山部第六十六师第三九二团团长,一九三六年春红军东征中被俘。
    〔4〕参见本卷第475—476页《给阎锡山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