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黑非洲青年代表团的谈话〔1〕(一九五八年七月十二日)

        欢迎你们来,非洲的朋友来得很少。我们都是亚非国家,参加万隆会议〔2〕的国家。我们亚洲、非洲,还有拉丁美洲,这三个地区过去都是受帝国主义压迫的。非洲同亚洲离得非常近,中间只有一条小水,苏伊士运河,一脚就跨过去了。
        世界是被压迫人民的,压迫者是没有前途的。西方帝国主义者是压迫人民的。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国家也有当地的压迫者,例如土耳其的政府就不是高明的,黎巴嫩的政府也不高明,中国有个蒋介石也不是好人,日本也有坏人。不过压迫者是少数,好人还是占多数的,这是九个指头同一个指头的问题。就是西方的国家里好人也占多数,法国也是好人占多数,压迫者占少数。少数的压迫者是害怕九个指头的好人去反对他一个指头的坏人的。
        人民与统治者有区别,这一点很重要,这要经过几十年甚至一百年的观察才能分别清楚。我们受帝国主义压迫一百多年,才认识到这一点。过去好几十年中,中国人认为凡是外国人都是坏的。你们认识到这一点很不容易,要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取得胜利。你们认识到了这一点,你们就是接近胜利了。大多数民族是被压迫民族,少数是压迫人的。
        西方帝国主义者自以为是文明的,说被压迫者是野蛮的。可是我们没有占领别人的地方,非洲也没有占领过欧洲。是欧洲占领非洲,这就很文明了?欧洲不如非洲,它们占领别人的地方不是很野蛮吗?帝国主义占领我们中国,这就很野蛮。我们中国过去、现在都没有占领别的国家,将来也不会去占领美国、英国作殖民地,所以我们始终是文明国家。你们也是如此。你们解放后也不会去占领法国、美国、英国、德国。它们喜欢说我们很脏、很不干净、很不卫生。我看也不见得,我们还干净一点。要有自信心,看不起欧美帝国主义,它们不算数。
        帝国主义者长期以来散布他们是文明的、高尚的、卫生的。这一点在世界上还有影响,比如存在一种奴隶思想。我们也当过帝国主义的奴隶,当长久了,精神就受影响。现在我国有些人中还有这种精神影响,所以我们在全国人民中广泛宣传破除迷信。过去中国人中有恐美病,要去掉它的影响。你们有没有人有恐法病?想必会有的,法国一直在宣传那些东西,总会有人跟着它走。我们要在人民中慢慢改掉这种思想。
        欢迎你们到中国各地走一走。中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国家,我们现在正在开始改造这种落后的面貌。过一个时期,我们的工厂会多一些。你们下一次来中国时,可以看看中国有什么进步没有。解放了的人民是什么都可以创造出来的。只要你们得到解放,你们也会什么都能创造出来的。刚才外交部长陈毅同志跟我说,摩洛哥向法国、英国买机器买不到,法国、英国不肯把工作母机卖给他们,摩洛哥要向中国买机器,他们很欢迎我们的机器。法国、英国、比利时离摩洛哥很近,但是不卖机器给他们。我们卖机器给他们。
        一个国家获得解放后应该有自己的工业,轻工业、重工业都要发展,同时要发展农业、畜牧业,还要发展林业。森林是很宝贵的资源。中国解放后自己发展工业,自己制造机器。你们那些国家怎么样?有没有民族资本?自己能不能制造机器?
        我的著作,中国的情况,仅仅只能作你们的参考,你们办事要按照你们国家的实际情况。当然中国的情况你们也可以看看,比如上海、北京就可以看看。但是,你们做事一定要根据你们国家自己的情况,一个民族有自己的历史,有自己的环境。在这方面,我们过去是吃过亏的,照搬外国,就是照搬苏联的经验,结果把南方的根据地几乎都丢掉了,只好长征,使革命受了很大损失。马克思和列宁都曾说过,他们的理论仅仅是行动的指南,是指导方向的,不能当作教条。〔3〕但我们有些同志就是不懂得这一点,后来受了损失,吃了苦头,才明白了。长征中我们走了很多路,用两条腿走的,全部路程等于地球的轴心,从中国钻进去,从美国出来,有一万二千五百公里。那时我们犯了错误,蒋介石就逼着我们走这么多路,走到北方来了。这以后我们就得到了教训,知道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是应该相信的,但是要同中国革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后来一结合就灵了,就打胜仗了。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注释:
    〔1〕这是谈话的主要部分。
    〔2〕万隆会议,见本卷第148页注〔2〕。
    〔3〕见列宁《论策略书》。原文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总是说,‘我们的学说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