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纪念孙中山逝世十三周年信追悼抗敌阵亡将士大会上的讲话(一九三八年三月十二日)

           今天是孙中山先生逝世十三周年纪念的日子,我们开这样一个庄严的纪念大会。同时,抗日战争已经打了八个月,许多英勇将士牺牲了,我们开这样一个沉痛的追悼大会。这些都不是随便的与偶然的,有我们民族历史发展的必然的理由。
        孙先生的伟大在什么地方呢?在于他的三民主义的纲领,统一战线的政策,艰苦奋斗的精神。当我在广东会见孙先生的时候,正开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孙先生手订的三民主义新纲领,已被通过于大会,那就是有名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这时还开始实行了以国共合作做基础的统一战线政策,这个统一战线,包括对内联合共产党与工人农民,对外联合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有名的“三大政策”,即建立于此时。孙先生的三民主义纲领与统一战线政策,实为处在半殖民地国家的大革命家对于中华民族最伟大的贡献。不但如此,孙先生的伟大,还在他的艰苦奋斗、不屈不挠、再接再厉的革命毅力与革命精神,没有这种毅力,没有这种精神,他的主义与政策是不能实现的。如像刚才读过的《总理遗嘱》开头一句所说:“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在这四十年中间,经过了多少艰难曲折,然而孙先生总是愈挫愈奋,不屈不挠,再接再厉。当着多少追随者在困难与诱惑面前表现了灰心丧志乃至投降变节的时候,孙先生总是坚定的。孙先生是坚持其主义的。在他一生,他的三民主义只有发展而无弃置。孙先生从没有弃置其主义于不顾的时候,他始终坚持了三民主义,并且发展了三民主义,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就表现了三民主义的发展。对统一战线也是一样,孙先生不但坚持了而且发展了统一战线,从为着推翻清朝而联合各个革命派别与会党,发展到为着推翻帝国主义与封建势力而采取联合苏俄、联合共产党与联合工农的新政策。所有这些,同他的不怕艰难挫折、不屈不挠、再接再厉的革命毅力或革命实践精神相结合,就表现了孙先生的伟大革命家模范。今天我们又是一个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较之过去是更加广大的,这个统一战线所要对付的敌人也是较之过去更加严重的。这个统一战线所应执行的纲领,在目前基本上仍然是那个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所说的东西,但形式与内容有了某些发展,在将来一定还会有进一步的发展的。为了实行三民主义,扩大统一战线,战胜我们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还一定要从革命实践中发扬艰苦奋斗、不动摇、不妥协的革命精神,才能达到。所以我们纪念孙先生,如果不是奉行故事的话,就一定要注意这样的三项:第一,为三民主义的彻底实现而奋斗;第二,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巩固与扩大而奋斗;第三,发扬艰苦奋斗、不屈不挠、再接再厉的革命精神。我以为这三项是孙先生留给我们的最中心最本质最伟大的遗产,一切国民党员,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爱国同胞,都应接受这个遗产而发扬光大之。判断一个人究竟是不是孙先生的忠实信徒,就看他对这三项宝贵遗产的态度如何而定。     现在说到追悼抗敌阵亡将士的意义。从卢沟桥事变以来,东方历史上未曾有过的大战已经打了八个月。敌人是倾全国的力量来打,目标是灭亡中国,战略是速战速决。我们呢?也是倾全国的力量来抵抗,目标是保卫祖国,战略是持久奋斗。八个月中,陆、空两面,都做了英勇的奋战,全国实现了伟大的团结,几百万军队与无数人民都加入了火线,其中几十万人就在执行他们的神圣任务当中光荣地壮烈地牺牲了。这些人中间,许多是国民党人,许多是共产党人,许多是其他党派及无党无派的人。我们真诚地追悼这些死者,表示永远纪念他们,从郝梦麟,佟麟阁,赵登禹,饶国华,刘家祺,姜玉贞,陈锦秀,李桂丹,黄梅兴,姚子香,潘占魁诸将领到每一个战士,无不给了全中国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中华民族决不是一群绵羊,而是富于民族自尊心与人类正义心的伟大民族,为了民族自尊与人类正义,为了中国人一定要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决不让日本法西斯不付重大代价而达到其无法无天的目的。我们的方法就是战争与牺牲,拿战争对抗战争,拿革命的正义战对抗野蛮的侵略战。这种精神,我们民族的数千年历史已经证明,现在再来一次伟大的证明,郝梦麟将军等数十万人就为着这个而牺牲了。判断日本法西斯是还要前进的,它还要进攻我们的西安、郑州、武汉、南昌、福州、长沙与广州,它想吞灭全中国。但是我要告诉那些发疯的敌人,你们的目的一定达不到。不要以为占领了我们的地方就算达到了你们的目的,没有达到也不会达到。你们日本法西斯的胜利,历史判定只会是暂时的,不会是永久的,有充足的理由证明,最后胜利只会属于我们一方面。而且战争打到结局,你们也一定只能占领我们一部分地方,要占领全国是不可能的。即使你们得到了一个城市的速决战,同时也就要你们得到一个乡村的持久战,例如你们已经把山西的几条大路与若干城市占领了,但数倍于你们占领地的乡村将始终是中华民国的。我们要把这个道理告诉全国的同胞,日本差不多在任何一省都只能作部分的占领,日本的兵力不够分配,它的野蛮政策又激怒了每一个中国人,中国有广大的军队与人民,中国又实行着统一战线的良好政策,就此决定了持久战以及最后胜利之属于哪一方。将来的形势,双方血战的结果,即使日本占领了中国的大半,中国只剩下完整的小半作为继续抗战争取最后胜利的中枢根据地,但在那大半地方,实际上日本仍然只能占领其中的大城市、大道与某些平地,只要我们能够在每个省中组织大多数乡村中的人民一致武装起来打日本,建立许多的抗日根据地,如像现在已经建立起来了的五台山根据地一样,我们就包围了日本军。我们的这个外线的战争,配合着内线的战争,又从各方努力,把我们全国范围内的党政军民各项紧要工作办得大大进步起来,有朝一日,就可互相配合,内外夹击,打大反攻,那时还一定会配合着世界革命的援助,同日本国内人民革命的援助,最后胜利谁能说不是中国的?郝梦麟将军等的热血谁能说是白流的?日本强盗之被赶出中国谁能说不是必然的?孙中山先生的民族解放、民权自由、民生幸福的三大理想,谁能说不会实现于中国的?我们要使全中国人都有这种明确的认识与坚固的信念,都懂得最好的持久战方针,在中央政府与蒋委员长领导下,在这回大战中,齐心一致,一定要把亡国奴或亡国奴威胁的锁链摆脱掉。
        在这个大会上,我们要向一切在前线奋斗的将士们致敬礼,因为他们都在为着争取最后胜利作英勇的战斗。我们要向一切抗日军人的家属尤其是死难烈士的家属致敬礼,因为他们家中出了这样为国奋斗不怕牺牲的抗日军人。我们也要向一切在后方各界辛苦焦劳克己奉公以从事于抗战工作的各级工作人员与各级领袖们致敬礼,因为他们的工作都直接间接指导了或帮助了抗战。
        根据一九三八年三月十五日《新中华报》刊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