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黄炎培〔1〕的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四日)

        任之先生:
        惠书敬悉。
        你们的会议〔2〕开得很好,谨致祝贺之忱!
        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方法竟在你们党内,在全国各地工商业者之间,在高级知识分子之间行通了,并且做得日益健全,真是好消息。社会总是充满着矛盾。即使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也是如此,不过矛盾的性质和阶级社会有所不同罢了。既有矛盾就要求揭露和解决。有两种揭露和解决的方法:一种是对敌(这说的是特务破坏分子)我之间的,一种是对人民内部的(包括党派内部的,党派与党派之间的)。前者是用镇压的方法,后者是用说服的方法,即批评的方法。我们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已经基本上解决了(即是说还没完全解决,表现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还将在一个长时期内存在。另外,还有少数特务分子也将在一个长时间内存在),所有人民应当团结起来。但是人民内部的问题仍将层出不穷,解决的方法,就是从团结出发,经过批评与自我批评,达到团结这样一种方法。我高兴地听到民建会这样开会法,我希望凡有问题的地方都用这种方法。
        国际间麻烦问题不少,但是总有办法解决的。我是乐观主义者,我想先生也会是这样的。
        顺致
        敬意!
        毛泽东
        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四日
        去年和今年各填了一首词〔3〕,录陈审正,以答先生历次赠诗的雅意。
        浪淘沙·北戴河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水调歌头·长江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根据手稿刊印。
    注释:
    〔1〕黄炎培(一八七八——一九六五),字任之,江苏川沙(一九九三年并入上海浦东新区)人。当时任中国民主建国会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2〕指中国民主建国会一九五六年十月召开的中央常务委员会扩大会议和同年十一月召开的第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
    〔3〕这里的“去年”应为“前年”,即一九五四年;《浪淘沙·北戴河》是毛泽东这一年夏天填的。《水调歌头·长江》是一九五六年六月填的,一九五七年《诗刊》一月号发表时,改题为《水调歌头·游泳》。词中的“逝者如斯乎”,在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六日给黄炎培的信中,更正为“逝者如斯夫”;“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在同年十二月五日将这首词抄录给周世钊时,改为“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