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南斯拉夫妇女代表团的谈话(一九五六年十月十二日)

        毛泽东:在南斯拉夫,妇女的权利怎么样?
        申特尤尔茨〔1〕:南斯拉夫宪法规定妇女和男子享有同样的权利。
        毛:宪法还只是写在纸上的东西,实际的执行同宪法的条文还有差别。不知在美国、英国等资本主义国家里,妇女的权利是否同男子一样?
        波波维奇〔2〕:美国和英国的妇女同男子享有同样的权利,她们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在有些国家,例如瑞士,妇女就没有被选举权。
        毛:在中国,参加政府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工作的妇女毕竟也是少数。妇女的权利在宪法中虽然有规定,但是还需要努力执行才能全部实现。
        申:毛主席讲得很对。例如在南斯拉夫解放初期,国民议会候选人的联合名单上有一半是妇女,那是因为联合名单是南斯拉夫共产党〔3〕提出来的,名单上的那些妇女一般都能当选。后来实行了个别提名,当选的妇女就减少了。那是因为在某些政治上落后的地区,也就是人民政治觉悟不高的地区,人们不愿意提名妇女为候选人。目前,南斯拉夫妇女在人民委员会、工人委员会、劳动人民社会主义联盟、工会和工人自治管理机关内,还是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毛:在我们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中,有百分之十二是妇女;在基层人民代表大会中,女代表占百分之十七。在北京、上海、天津三个中央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中,女代表占百分之二十。
        申:在南斯拉夫联邦国民议会〔4〕中,女代表占百分之六。在各个联邦共和国的议会中,女代表占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五。例如在斯洛文尼亚的议会中,女代表占百分之二十五。在一些基层的立法机构中,女代表占百分之三十。
        毛:将来女同志的比例至少要和男同志一样,各占百分之五十。如果女同志的比例超过了男同志,也没有什么坏处。这个目标只能在全世界不打仗了,都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那时生产有了高度的发展,人民的文化、教育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才可以完全实现。不尊重妇女权利的情况,是在阶级社会产生后才开始的。在阶级社会出现以前,有一个女权时代,妇女是占统治的地位,听说那时候她们不需要打扮,而相反地男人却要打扮,以获得她们的欢喜。只有当阶级社会不存在了,笨重的劳动都自动化了,农业也都机械化了的时候,才能真正实现男女平等。农业合作化以后,妇女们参加了生产,在经济上显出了能力。过去她们搞家务多,搞农业生产少,现在她们参加农业生产,权利也增加了。但是合作化后,农业生产还是主要靠体力劳动,妇女又要兼顾家务,所以只有当农业机械化以后,才能根本改变这种情况。现在,在重工业部门中,主要还是男同志从事劳动,轻工业部门中女同志比较多。
        申:在南斯拉夫也有同样的问题。在一些重工业集中的地区男工占多数,因此他们结婚就成了问题。目前,我们也开始在重工业地区设立一些轻工业,使女工人数有所增加。
        毛:在中国也有同样的问题。在南斯拉夫是否实行计划生育?
        波:南斯拉夫是一个小国家,人口不多,因此南斯拉夫政府一直很重视人口的增加。
        申:我们已经开始设立一些儿童福利会,它的主要职责是在母亲们工作的时候,照顾她们的孩子。最初这种组织只是设立在工厂或大的地区,现在也开始努力在一般的居民区设立这种组织。此外,我们还有服务站,主要是帮助工作太多的母亲们兼管家务。由于服务站的工作,使主妇们减轻了很多家务负担,使她们能更积极地参加政治和文化活动。有一些女政治活动家和社会活动家工作很繁忙,但是又要照料家务,因此过度疲劳,影响了正常的工作。通过服务站的帮助,可以减轻她们家务的负担。
        毛:这倒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不知服务站的工作项目是哪一些?
        申:服务站的工作根据各地区的情况而有不同的项目。主要的项目有洗衣服、熨衣服,打扫房间,照料小孩,缝纫,代做饭菜,送牛奶、面包、水果,等等。服务站主要是南斯拉夫妇联创办的。对妇女的政治教育工作,就主要由工会和社会主义联盟来进行。
        毛:在南斯拉夫,有没有因为孩子太多而父母的收入不够维持生活的情况?
        申:没有这种困难,因为每生一个孩子国家就发给补贴金。但是有些父母不把补贴金用于孩子的福利,在这种情况下,妇女组织、工会和党的组织就要指导孩子的父母如何来使用这笔补贴金。在南斯拉夫,我们也为节育提供便利,我们设立了一些节育指导站,人们在节育方面有什么问题,可以同他们研究。
        毛:过去有些人批评我们提倡节育,但是现在赞成的人多起来了。夫妇之间应该订出一个家庭计划,规定一辈子生多少孩子。这种计划应该同国家的五年计划配合起来。目前中国的人口每年净增一千二百万到一千五百万。社会的生产已经计划化了,而人类本身的生产还是处在一种无政府和无计划的状态中。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对人类本身的生产也实行计划化呢?我想是可以的。我们有一位民主人士叫邵力子〔5〕,他就提倡节育。
        波:请问在中国究竟是工人还是知识分子比较赞成节育?
        毛:不论是工人还是知识分子,只要是孩子多的、家庭负担重的都赞成节育。
        申:在南斯拉夫我们也宣传避孕的知识,这种宣传主要是妇联来做的,我们也研究和制造避孕的药品。此外,还用一些办法来限制生育,那就是对孩子多的父母,多收孩子的托儿费,不知在中国是否也可采取这种办法?
        毛:这种办法在我们这里恐怕行不通。孩子多的父母,本来就有经济上的困难,如果再增收他们的托儿费,那末经济上就会更困难了。我们的干部过去是享受供给制待遇,他们的一切费用都由公家包了。现在实行了薪金制,孩子的托儿费要干部自己负担,这在客观上也是对多生孩子的一个限制。
        申:感谢毛主席今晚的接见,我们能有机会同你谈话,觉得很高兴。在中国期间,我们看到了很多东西。我们看到了生产力的发展,也看到了工人们高度的热情。你们对工人福利的关怀,对母亲和孩子的照顾,给我们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我们是到了一个友好的和同志般的国家,在各地受到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妇女的热烈欢迎,就好像置身在老同志和老战友之间。我们同中国妇联的同志们进行了座谈,交流了经验。我们也会见了一些革命经历很长的女同志,在一起交流了革命斗争中的经验。我们有着这些坚固的联系,这将帮助我们把社会主义建设成功。我们要感谢中国妇联的领导同志们,她们促成了这次访问,并且把访问日程安排得很好,使我们有机会看到每一样希望看到的东西。
        波:我也要感谢毛主席和其他在座的同志们。每一个南斯拉夫的代表团来到北京时,毛主席总是予以接见,南斯拉夫政府的领导人和人民深切感谢毛主席这一盛情的表示,他们非常懂得这种表示的意义。
        毛:我们今天谈得很好,特别是接触到了人类生活本身的一些问题。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注释:
    〔1〕申特尤尔茨,南斯拉夫妇女代表团团长,当时任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中央委员、南斯拉夫联邦国民议会副主席。
    〔2〕波波维奇,当时任南斯拉夫驻中国大使。
    〔3〕南斯拉夫共产党成立于一九一九年,在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举行的第六次代表大会上,改名为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
    〔4〕一九六三年四月七日通过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宪法》,将联邦国民议会改称联邦议会。
    〔5〕邵力子(一八八二——一九六七),浙江绍兴人。当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常务委
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