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冈乡调查〔1〕(一九三三年十一月)

         一切苏维埃工作的实际执行都在乡苏与市苏〔2〕,这是人人了解的,但乡苏、市苏应该怎么样进行他们的工作,却有很多人不了解。而不了解乡苏与市苏的工作,简直就不能真正领导苏维埃工作,就不能真正去解决“一切苏维埃工作服从革命战争的要求”这个问题。现在上级苏维埃工作人员中我们遇得到这样的情形:发得出很多的命令与决议,却不知道任何一个乡苏、市苏工作的实际内容。同志们!这是不行的,这是官僚主义,这是苏维埃工作的障碍!
        我们的任务是提出了,从扩大红军到修桥筑路的许多计划也发布了,问题是怎样动员群众去完全地实际地实行这些任务与计划。异常紧张的革命战争,要求我们迅速地普遍地解决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的解决,不是脑子里头想得出来的,这依靠于从动员群众执行各种任务的过程中去收集各种新鲜的具体的经验,去发扬这些经验,去扩大我们动员群众的领域,使之适合于更高的任务与计划。
        现在许多地方的苏维埃机关中,发生了敷衍塞责或者强迫命令的严重错误,这些苏维埃同群众的关系十分不好,大大障碍了苏维埃任务与计划的执行。另一方面,无数的下级苏维埃工作同志,又在许多地方创造了许多动员群众的很好的方法,他们与群众打成一片,他们的工作收到了很大的成效。上级苏维埃人员的一种责任,就在把这些好的经验收集整理起来,传播到广大区域中去。这样的工作,现在应该立即在各省各县实行起来。反对官僚主义的最有效方法,就是拿活的榜样给他们看。
        这里收集的长冈乡的经验,限于时间与报告人的材料,仅是他们若干项主要工作的概略的总结。但这种总结已足引起我们的极大注意,已足使我们郑重称赞他们的工作为“苏维埃工作的模范”,因为他们与群众的关系十分密切,他们的工作收得了很大的成效。发扬这些经验,收集更多的经验,供给一切落后的乡苏、市苏以具体的榜样,使他们的工作提高到先进乡苏、市苏的地位,团结千百万群众于苏维埃的周围,争取一切苏维埃工作适合于粉碎敌人“围剿”的要求,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政治区划及户口
        长冈乡属于江西省兴国县之上社区,是从本区榔木乡划出来的。
        上社区工作的等第:长冈、榔木第一,杨澄第二,合富、秀水、塘石第三,仁田、上社第四。
        长冈乡分为长冈、塘背、新溪、泗网四村。
    户口:
        一、全乡四百三十七家,一千七百八十五人,出外当红军、做工作的三百二十,在乡一千四百六十五(短夫及区乡工作人员在内)。在乡人口中,中农贫农一千二百八十六,工人、雇农、苦力一百零二,地主富农七十七。
        二、出外当红军、做工作的:
        一九二八至一九三二年当红军,八十;
        一九三三年当红军,一百三十九;
        在游击营,七;
        调县以上工作,三十四;
        调后方医院工作,二十四;
        调当长期夫子,三十六;
        共三百二十。
        三、地主富农:
        原有地主二家,五人;
        原有富农十一家,七十二人;
        八月查田查出地主之妻女与工农结婚的,六人。
        从这六人收回土地三十六担六斗,没有查出别的富农地主。
        代表会议
    一 、 会议情形
        议事日程经常是:(1)开会,(2)报告,(3)讨论,(4)其他,(5)散会。拿纸写好贴起来。每次讨论的具体问题,则只主席自己开在纸上,不贴起。“报告”,首先主席报告开会理由,讲二三十句。接着区苏的“参加同志”报告(差不多每次都有区苏的人参加:部员来的多,十次有五六次;部长来的少,十次有二三次;主席、副主席不常来,十次只有一次),内容是政治形势与工作情形。“参加同志”没有说到的,主席与支书补充。“讨论”,均是具体问题,例如十一月八日开的一次会议,讨论了下列各项:
    (一)军事动员。又分为:1、扩大红军。长冈村代表答应扩大五人,塘背村代表答应四人,新溪村代表答应三人,泗网村代表答应三人,共十五人,限十一月三十日做到。2、优待红属。决定要模范耕田队与劳动互助社一齐动员。3、归队运动。本乡有七个开小差的,决定要宣传队(乡的,村的)、突击队(红军老婆组织的)进行工作。4、慰劳红军。每村答应毛巾四条;黄麻草鞋与布草鞋,长冈答应一百一十双,塘背一百双,新溪九十双,泗网一百双。
    (二)经济动员。又分为:1、经济公债。本乡承认销五千四百五十六元,收到了谷子八百二十二担,值四千一百一十元,又收到现洋一百二十七元,共收了四千二百三十七元,尚差一千二百一十九元没有收齐,决定要各代表“拿出精神来”做宣传,限十一月二十五日收齐。2、合作社。消费合作社过去只区有,现在乡组织支社,还只集股一百零几元,但群众已承认了三百五十元,决定要各代表进行收集的宣传,宣传队也要出发。3、节省运动。决定多种蔬菜以备春荒,把谷米节省起来。
    (三)修整河堤道路。决定限十一月二十日至三十日十天内,修好通江背洞之六里长的大路,修六尺宽。修好后再修他路,四尺宽。选举筹备员五人,于路修好后修那个一丈宽被水冲坏了的河堤。至于那座大木桥,则与榔木乡合修。
    (四)“拥护区苏”。为了对第三次全区苏维埃代表大会十一月十二日的开会表示全乡群众的拥护,决定赠送红匾一幅,一尺四寸红布,写四个字。十二日复动员全乡群众十分之九整队去区苏,要打爆竹。(结果群众去了十分之八,打了五六千爆竹,都是群众自己买了去打的。)
       后二项是放在“其他”一项议程内讨论的。此次讨论的各问题,都是选举大会中选民的提案交乡苏讨论者。
    二、  检查制度
       两次代表会议之中,一次是讨论问题的,另一次是检查工作的。
       每次检查工作的会议之前,各村值日代表召集所属代表开检查会,由值日代表以其结果在代表会议上作报告。报告后,讨论未曾做到的及做得不好的如何做到及改正。
       此办法开始于榔木乡,长冈从榔木划出之后采用这个办法,后来杨澄乡也采用了。最近区苏召集了一个全区工作检查会议,要各乡都采用。
    三 、 值日代表
       各村代表数:
       长冈村,五百多人(分田时人数),十四个代表。
       塘背村,四百九十多人,十四个代表。
       新溪村,三百多人,十三个代表。
       泗网村,四百多人,十四个代表。
       各村工作等第:长冈第一,塘背第二,新溪第三,泗网第四。
       每村一个“值日代表”,轮流充当,每人每次值十天,九月起实行的。九月前是“代表主任”制,指定一人专任。行了两年后,以主任制有缺点,责归一人,余人不便练习工作,轮流则免此弊。但值日制(实是值旬)也有缺点,代表弱的不能领导一村。
    四 、 常委会
        苏维埃成立以来即有常委会。
        主席、副主席、文书、中共支书、少共支书,共五人。必要时,值日代表参加。
        五 、 代表领导居民
        每个代表管居民二十几人至五十几人不等,如长冈村的代表李求应,他就是管五十多人的。
        每个代表手中有一个居民册,册上分为男成年、女成年,男少队(可当长夫)、女少队(可当短夫),男儿童、女儿童。男成年中又分为在赤卫军的(可当长夫)与不在赤卫军的(可当短夫),女成年中也分为在赤卫军的(可当短夫)与不在赤卫军的(可优待红属)。
        六 、 代表的变动
        没有新划行政区时的榔木乡(七村,三千人),去年十一月选举代表七十多人,候补代表十一人,共八十多人。其中女代表十六个,男代表六十多个。到今年十一月一日改选时,原选男代表只剩下五个,多数当红军去了,少数调动了工作,红五月一次就去了二十九个。每一代表去时,先天召集所管群众选举一人,名曰“代理代表”。
    七、  代表的政治表现
        最好的百分之六十。
        中等的百分之三十五。
        最差的百分之五(四个)。
        这四个最差的是两男两女,很笨,又不积极,十次会只到四次,到了也不听事,更不发言。对群众态度“粗”,群众不喜欢这四人。七月把他们改选了。
        八、  女代表十六个中:最好的八个,寻工作做,又做得好。中等的六个,不知寻工作做,交给工作就做,做不很好,要人帮助。
        最差的两个,交给工作也不做。
        长冈乡代表会议有许多好的创造,如常委会、值日代表、代表领导居民、检查制度等,都是别地可学习的。但常委会应改为主席团(大乡七人,小乡五人);值日代表应改为代表主任,择最好的代表一个月或两个月一任,十天一换太频繁了。会议讨论的问题也很实际,但那个空洞的五条议事日程应取消,为什么不把那张开列了具体问题的单子贴出来呢?长冈乡的检查制度是很好的,工作的完全执行与争取速度,依靠这种办法。最坏的代表应早些撤换,八个月后才改选,太迟了。代表调动了工作,即刻补选是对的,但不应称为“代理代表”。
        此次选举
        一、  选举委员会
        九人:中共支书,中共妇女干事,雇农支部长〔3〕,手工支部长〔4〕,贫农团主任及另一人,大队长,乡代表二人。支书为主任。九月组织的。
        县苏原定九月底选举,两次改期,第二次决定十一月初。
        二 、 选举宣传
        讲过去阶级未分清楚,现分清了,故要选举。还讲了为打破“围剿”,为检阅工作使之更进步,故要选举。
        三  、选民登记
        四村各造册,由代表负责登记所管居民,交于选举委员会发榜公布:有选举权的一张,十六岁以下无选举权的一张,地主富农等无选举权的一张,前二张红,后一张白。四村及乡苏门外各贴这样的三张。选民册九月本已造好,但把工人家属不算作工人成分,上月改正过来,重新公布。对于工、农选举代表标准的分别,群众中有生疑问者。正确了解“工人领导”这个问题〔5〕的,全乡不足十分之一。
        四 、 选举单位
        四村每村一选举单位,另一工人单位。
        五工作报告
        分两天开选民会(十月十九、二十两天),第一天两个村,第二天两个村。
        主席到长冈、塘背两村报告,分两天出席。副主席(支书兼)到新溪、泗网两村报告,也分两天。报告分军事动员、经济建设、其他工作,共三项。
        报告后,选举候选名单。也曾提出要到会群众批评乡苏工作,但无批评者。
        六、候选名单
        十月十九日支部干事会开会,各村都有人到(共到十一人)。按照各村工农人数比例,拟定一张五十五人的名单,恰如应选代表之数。然后提交各村党的小组会、工会、贫农团去讨论,由各小组党员在作工作报告的选民大会上起来提议,经大会通过,省去了选委准备名单的手续。
        名单公布,四村及乡苏门外各贴一张。
        公布后三天即选举。
        七 、 选举大会
        时间:十一月四日。
        工人在乡苏开会,到了百分之九十,余是病的,未到。农民分四村开会,到了百分之九十三。上午开会,选民进门签一“到”字于写好了自己名字的一张表上(表二十四格,县苏印发,写二十四个选民的名字)。一人守门,门外有小孩子看,也有进来的。地主富农知道没有份,无来者。
        程序:选举委员报告,乡苏主席报告,区苏参加同志报告,问选民有意见没有(没有),依候选名单逐名介绍、表决(无否决者),讨论提案(有人提议全乡十六岁到四十五岁无疾病者全体上前线,多数通过。此外,如十一月八日代表会议所讨论的“军事”、“经济”、“堤路”各案,都是此次选举大会提议的)。上午十时到齐开会,下午四时散会,“精神很好”。
        八 、 代表的政治表现
        五十五个代表中,最积极的三十六个,中等的十九个,最差的尚未发现。
        各代表中,老代表连选连任占十分之六(三十多个),新当选的十分之四。
        九 、 选举后的代表会议
        选举后第二天(十一月五日)上午,开第一次代表会议,选举主席、副主席、文书,选举出席区大会的代表(十人)。区苏有三个同志参加这次会。第四天(十一月八日),开第二次会议,讨论选举大会的提案(见前)。
        长冈乡此次选举的缺点:(1)宣传没有指出,苏维埃是群众自己管理自己生活的政权,选举苏维埃代表是群众最重要的权利。(2)候选名单人数恰如应选人数,没有比应选人数增加一倍,因此群众对于候选名单没有批评。选举委员会在组织候选名单问题上没有起什么作用,只有党的活动。(3)工作报告会议上没有尽力发动群众对乡苏工作的批评。除了这些缺点之外,其余都是成功的。
        乡苏下的委员会
        以下是群众团体。
        分村、乡两级。村五人,主任即为乡之委员。乡五人的多,因村有委员会,但七人、九人、十一人的也有。
        一 、 扩大红军委员会
        七人,内三人是代表。讨论“扩大”、“优待”、“慰劳”、“欢迎”。
        慰劳队(七人,有队长,内四人是代表,一男三女,其他三人一男二女)挑着花生、豆子、蔬菜、草鞋去医院,去县城,有一次去黄陂小布,慰劳红军。
        二 、 土地委员会
        七人。九月查田运动〔6〕时还开了几次会,对前月查出的三十六担田加以处理。后来没有开会了。
        应改为农事试验场管理委员会,场内附设农产品展览所。
        三 、 土地登记委员会
        五人,每村一人,主任常驻。七月组织的,做了两个月,登记完毕,取消主任的伙食。
        办法:到各村问各代表,登记起来。代表不晓得的,便到那家去问。八月不明表格内容,登记不完备,延长一个月,登记好了。
        四  、山林委员会
        五人,主任外,每村一人。管种植、保护。
        种了些树,山坏,不发达,应种在河旁、路近、屋边。
        私山如砍树多,要问过山林委员,少则不问,没有规定尺寸。
        五、  建设委员会五人。指挥“水利”、“桥梁”两委员会。
        六 、 水利委员会五人,主任外,每村一人。
        七、  桥梁委员会五人。管桥路之修理。应称桥路委员会。
        八、  国有财产委员会五人。虽有,不了解做什么工作。
        九 、 仓库保管委员会
        三人。管公债谷及红军公田谷之保存。
        备荒仓亦归它管,将没收的三十六担田的谷拿来备荒,共十多担。
        十、  没收委员会
        三人。管罚款、捐款。
        九月起罚地主九元,捐富农二百二十五元(十一家,多的捐四十余元,少的十元)。
        过去把富农田地、山林、房屋、耕牛、农具一概没收了,只分了些坏田、破屋给他们,没有分山。现富农耕牛、农具需向人租。富农的现款过去“罚”的也有,现在“罚”的也有,无所谓捐。现在富农家况比雇农差。
    (应该指出:长冈乡对富农的政策是错误的。)
        十一 、 查田委员会
        九人。现没有了。
        十二、教育委员会
        九人。
        十三、  卫生委员会
        五人。四月组织的。
        十四、  防空防毒委员会
        五人。十月组织的。开了四五次会。
        十五 、 筹备委员会
        为开纪念会而设。
        长冈乡的村委员会(许多的委员会在村都有),使苏维埃联结了更广大的群众,这是苏维埃工作发展到高度时的很好的创造。因为村有了五人的委员会,乡的委员会许多也只要五个人就行了,而乡的每个委员会的五个人,其中四个就是四个村委员会的主任,这样把工作组成了网,对于乡代表会议的工作的帮助是极大的。但长冈乡同志把这些委员会看做如同工会、贫农团等一样的群众团体,而不知其是苏维埃组织的一部分,这是不妥当的。其中建设委员会可取消。土地委员会在兴国这种土地斗争深入了的地方,应改为农事试验场委员会。此外应增加“粮食”、“户口”、“工农检察”、“赤色戒严”等几个委员会。这些,在中央政府颁布的地方苏维埃组织法上面,已经规定了。
        地方部队
        一 、 编制
      (一)男赤卫军一排
        二十四岁至四十五岁。此年龄内的男子,全乡共六十六人,除主席、文书两人及重病残废等未编入的二十人外,全部编入,计四十六人。
        排长、副排长各一,班长、副班长各六。旗一面。
      (二)女赤卫军一连
        年龄同前。此年龄内女子,全乡共二百四十六人(超过男子二倍多〕,除病残的二十六人外,一律编入,共二百二十人。
        连长、副连长、政治指导员各一,排长、副排长各三,班长、副班长各九,均女子。旗一面。
      (三)少队一大队
        男女合编。十六至二十三岁的,全乡男二十一名,女八十名(四倍于男),共一百零一名,除病残(风脚等)十五名未编入外,一律编入,共八十六名。
        大队长、副大队长各一。下分男的一排,女的两排,各有排长、副排长。
        二 、 训练
     (一)排操
        村为单位,每月两次,赤、少分开,男女合操。
        教练人:长冈女副连长,塘背女连长,少队的是一个女子、三个男子。操目:立正,稍息,左右转,插当子,正步,跑步(女子少),散兵,野外(三四里远)。
        武器:多数梭镖,少数木枪。
        政治课:先操后讲,讲者政治指导员。讲革命形势、帝国主义、赤军任务等,无一定教材,“随便讲一下子”。
        时间:下午,大约二时至六时,操二点半,讲一点半。
        到操:平均能到十分之七。
    (二)连操
        乡为单位,每月十五日一次。
        操目:各排操法,看哪排好,检阅排操的成绩。
        政治课:操完,指导员讲政治形势。
        时间:下午四个钟头。现冬天天冷,又较闲,改上午。
        三 、 勤务
    (一)运输工作
       男子当长夫(四十五岁以上未编入赤卫军的则当短夫)。
       女子当短夫(挑出一部分去城内、高兴、茶岭等处),还有救护(挑出一部分组织救护排,准备着,无工作)及洗衣(组织洗衣队,每村挑出十多名,无小孩累赘的,去筲箕窝的补充师及教导队洗了好几次,去茶岭洗了两三次)的勤务。
    (二)晚上放哨
      长冈、塘背、泗网共三个哨所,每夜一班,五人或六人一班,赤、少各派几人,轮流担任,班长或副班长负责。一人站哨,余人睡觉。问口令(答“老百姓”,讲出自己的名字,去何地,做何事,其实群众并不知口令),查路条(别乡过路的),未曾捉到什么坏人。
    (三)白天检查
       三个人负一天责任,一个赤军,一个少队,一个童团。有人过,一个看路条(童团),一个盘问他(赤军或少队)。必要时送信。塘背哨所曾捉到四五个逃兵,送区。“老百姓”捉到一个无路条的(当他走山上小路过时),别县人,凶得很,疑是侦探,送县。
    (四)防空
       本乡防空防毒委员会指导群众防空,注意下列各事:
       飞机来了不要乱跑。
        挖防空洞,可以几家合挖一个,在做,尚未做好。
       遇毒瓦斯用手巾封鼻。演习野营的回来说,用木炭屑装巾封鼻。
       每村一个号炮所,都设好了。每所两个专人负责,一人外出必一人在家,司放号炮。
       一切青年壮年的劳动群众都应组织到赤卫军或少先队中去,并且加以好的军事训练与政治训练,一方面保卫地方,一方面准备上前线,这是苏维埃在国内战争中的重要任务。长冈乡在这一个方面也是成功的。
       群众生活
        一 、 今年碰着饥荒
        今春莳田前,竟有百分之八十的群众缺粮,要向东固、沙村、富田、水南等很远地方办米。这百分之八十的人平均整差一个月粮,每人每年需谷五担,月计四斗。全乡一千五百人的百分之八十为一千二百人,一个月粮计四百八十担,都从远地办来解决了,无饿饭的。
        二 、 明年则不怕
        今年春耕虽好,因虫害秋收不好,只等于去年的收成。但(一)秋耕好,番薯、豆子均比去年增加四成;(二)冬耕又加种蔬菜、胡豆、雪豆与油菜;(三)去年秋收后群众曾把谷子大批卖给商人,每担价仅二千八百文,不足一元,固然需要钱用,抓紧些少粜出点是可以的,但没有注意到,今年开了全县的会,议定非四元不卖给商人,并应少卖;(四)去年秋收后供猪供鸡鸭浪费许多,今年供的少了;(五)去年一、二两期公债,买两元需费去二担半谷,今年经济建设公债,买十元还只需交谷二担,——因此可保证明春不荒。
        三、油有多余
       花生比去年好,可打油。家家多少分了一点木梓岭〔7〕,又有些木油〔8〕。油不少,还有多余。
        四、豆子可以换盐,但食盐量大减
        今年豆子收成好(水匀,去年则几全受水害),豆价也好(去年每担九元,今年十二元),可交换全乡食盐百分之六十。其余百分之四十的盐,可以多余的油(油多百分之三十)去交换。
        老少平均每人每天需盐四钱(月十二两),今年七月减少一半只二钱(月六两),十一月三钱多一点(月约十两)。群众食酸菜水,说与放盐差不多。(这是国民党的罪恶,冲破封锁才有盐吃。)
        五、吃肉,贫农增一倍,工人增二倍
        供猪的人家约百分之八十五,不能供的约百分之十五。平均每家每年猪卖出约值二十元,买进猪肉约十二元,余八元。但在暴动前平均每年每家只能买进猪肉约十元。以阶级分:暴动前中农买进猪肉约十二元,贫农约六元,工人约四元,现在差不多都有十二元(其中一部分人无此数)。过去不说逢圩,即过年过节也吃不到多少肉。现在不说过年过节,每次逢圩大家都要买点肉吃了。
        六、鸡鸭多数自己吃,过去则多数卖出
        七、生活好起来,柴火少出卖
        柴火本地不缺。过去挑柴火去城里卖的多,现少了百分之三十,因有许多人不需卖它了。
        八、衣增一倍
        衣服一切算在内,平均每人每年需新制一套单衣裤。中农过去、现在无甚改变。贫农、工人则现在较过去改良了一倍,比如现在制二元衣服,过去则只能制一元。
        九、雇农的生活改良了
        雇农全乡约二十二家,十分之六比最贫的贫农要好些了,因为分了东西。本乡地主只二家,没收了富农的(十二家)不少,从城市又分了好些来。十分之四则同于贫农。
        十中农尚留在原地位
        一般说来,中农生活与过去差下多。(苏维埃应该注意中农生活的改良。)
        十一、市价
     (甲)农产:
        谷——暴动前秋收后每担(九十斤)三元,暴动后一元,去年秋后一元,今春九元,今秋后三元,十一月四元七角。
        花生——暴动前秋后每担(一百斤)三元,暴动后三元,去秋后三元,今秋后三元五角。
        番薯——暴动前秋后每担(一百斤)一千文,去秋后一千三百文,今秋后一千二百文。
        豆子——暴动前秋后每担(一百斤)七元,去秋后十元五角,今秋后十二元。
        猪——暴动前每斤六百五十文,去秋后九百文,今春七百五十文,今秋后八百六十文。
        鸡——暴动前每斤七百五十文,去年九百文,今年一千二百文。
        鸭——暴动前每斤五百文,去年七百文,今年七百五十文。
        鸡蛋——暴动前每个二十五文,去年及今年均四十文。
        鸭蛋——暴动前每个三十文,去年及今年均五十文。
        柴——暴动前片柴每斤八文,去年十文,今年十二文。
        木油——暴动前每斤六百文(每元五斤半),去年九百二十文(每元三斤半),今春至秋每三斤一元,十一月二斤十二两一元,因能出口。
        花生油——暴动前每七斤一元,去年三斤半一元,今年十一月三斤一元。
        小柑子——暴动前每二十八斤一元,去年十九斤一元,今年十五斤一元。
    (乙)外货:
       盐——暴动前每七斤一元,一九三一年三月每一斤一元,去年每三斤半一元,今夏每一斤大洋一元,纸洋二元,十一月每一斤十二两大洋一元,每一斤四两纸洋一元。
      布——暴动前中等蓝布每尺一百五十文,去年二百五十文,今春三百文,十一月三百八十文。
      洋火——暴动前每盒四十文,去年七十文,今夏一百八十文,十一月九十文。
      洋油——暴动前每斤五百三十文,去年一千一百二十文,今年一千六百文。
      十二、群众的休息与劳动
      每人每月平均约有五个整天(许多次会合计起来)的开会生活,即是他们很好的休息时间。因出外的多,乡间劳动力减少,群众的劳动强度还是同于暴动前,但劳动的意义不同了。
      苏维埃是群众生活的组织者,只有苏维埃用尽它的一切努力解决了群众的问题,切切实实改良了群众的生活,取得了群众对于苏维埃的信仰,才能动员广大群众加入红军,帮助战争,为粉碎敌人的“围剿”而斗争。应该明白:长冈乡在战争动员上的伟大成绩,是与他们改良群众生活的成绩不可分离的。
       劳动力的调剂与耕牛问题
       一、模范耕田队
       四村各一队,共约七十人,红军家属有劳动力者组织之,每队一个队长。队下分小队,比如长冈村模范队二十多人,分三小队,按住所接近,有三人的,有七人的。每小队管其附近几家或十几家,经常注意使这些人家的生产弄好。今年八月割禾时组织的,作用是调剂劳动力。
       办法:劳动互助社帮红军家属耕田(不要工钱),模范队则帮群众耕田(要工钱)。比如某个互助社社员正要帮红属耕田,而他自己家里的田又正待耕,模范队便派人帮他耕,或者代替他帮红属耕田,由他出工钱与模范队员,这样来调剂劳动力。因此模范队须与互助社取得密切的联系。
       二、劳动互助社
       四村每村一个,除红属外,凡有劳力的,十分之八都加入了。全乡社员三百多。
       全乡人口中:
       全劳动的百分之十(在全乡总人口中约占一百五十人)。
       半劳动的百分之二十(约三百人)。
       附带劳动的百分之三十五(约五百二十五人)。
       无劳动的百分之三十(约四百五十人)。
       前二项共约四百五十人,大部分加入互助社。
       全乡出外的三百二十人(内二百二十六人当红军,九十四人做工作)中,除十几个人属于半劳动外,全部都是全劳动的,此数对于现留的全劳动一百五十人,为百分之六十八对三十二之比。劳动力的有组织的调剂,成为生产上的中心问题,因此群众热烈地欢迎劳动互助社。
       互助社的工作是优待红属、社员互助与帮助孤老,均完全达到目的,红属的田一般耕得好。其办法如下:
       优待红属:本乡红军家属,紧时平均每家每月须帮助约二十五个工,平时平均每家每月须帮助约十个工。群众劳力多的多帮助,少的少帮助,无的不帮,女人带了小孩子的也少帮。大概紧时全家有两个劳动力的须帮出十三四个工,一个劳动力的须帮出六七个工,半个劳动力的帮一工两工做轻便工作。应该帮这多而少帮了,则须算给工钱于多帮了的。比如紧时甲家每月本应帮红属七工但只帮了五工,乙家应帮七工而帮了九工,则甲家应算两个工的工钱给乙家。
       社员互助:工数对除,少做了的,按工找算工钱于多做了的。
       帮助孤老:只要吃饭,不要工钱。
       以村为单位全盘计划生产,调剂人工。
       每个月底清算一次,找出工钱(拿钱的多,物品抵的少,都能找清)。
       工价:今年割禾分三等,最高八百文(如打禾),其次六百四十文(如割禾、挑秆),最低三百二十文(如拿禾、点豆),七月间全乡社员大会议定的(此次到了上百人)。去年割禾工价,开头八百文,紧张时一千四百文为最高工价。
       减低工资:雇农工会是赞成的,他们因为分了田更欠人工。劳动力多的也不反对,他们因为优待红属须帮工多。
       互助社,委员五人,内主任、组织、宣传各一,受乡的秋收秋耕委员会指导。
       劳动互助社在农业生产上伟大的作用,长冈乡明显地表现出来了。根据群众的意愿,以村为单位统筹生产,一切地方都可实行,特别在扩大红军数多的地方。必要时还可以乡为单位,甚至以区为单位统筹,上杭才溪区就是这样做的。耕田队可以合并到劳动互助社,使组织上统一起来。这里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动员女子参加生产。长冈乡十六岁至四十五岁的全部青年壮年七百三十三人,出外当红军做工作去了三百二十人,在乡四百一十三人,其中男子只八十七人,女子竟占三百二十六人(一与四之比),因此长冈乡的生产绝大部分是依靠女子。长冈乡提出了“妇女学习犁耙”的口号,女子已是成群地进入生产战线中,这证明有组织地调剂人工与推动女子参加生产,是不可分离的任务。长冈乡扩大红军如此之多,生产不减少,反增加了,即因为他们把这个问题很好地解决了。
       三、  犁牛合作社
       九月间开始组织的,每村一个,刚在进行,尚未弄好,入社的不多。五个人的委员会。
       平均百家中有牛二十五头,全乡共有牛百一十头。
       一家二牛的无。
       在有牛人家中,一家一牛的占百分之五十(小牛多,十几元一头的)。
       二家一牛的,百分之十五。
        三家一牛及四家一牛的,百分之三十。
       五家以上共一牛的,百分之五(有七家共一牛的,大水牛)。
       无牛的百分之二十五,全乡四百三十七家,无牛的约一百零九家。犁牛合作社尚未讨论如何解决。
       办到了禁止杀牛,牛老牛病应杀的,报告乡苏派人去看,准杀才杀,无敢故意弄死者。
       在现时的农业技术条件下,耕牛的作用仅仅次于人工。根据瑞金石水乡(无牛的百分之三十)、兴国长冈乡(无牛的百分之二十五)、上杭才溪乡(无牛的百分之二十)三处的材料,可以知道农民中完全无牛的,平均要占百分之二十五,这是一个绝大的问题。解决方法,莫妙于领导群众组织犁牛合作社,共同集股买牛。办法是在自愿原则下(经过社员大会同意),每家照分田数每担谷田出谷二升至三升。例如,长冈乡每人分田六担二斗,无牛的一百零九家,平均每家四人,共四百三十六人,分田共二千七百零三担,每担三升得谷八十一担,每担五元得钱四百零五元,以二十元买一牛计,得二十头。每牛耕田八十担,共可耕田一千六百担,对于二千七百零三担,已解决了一大半,明年再出两升,即可完全解决。而租牛每年每担谷田即须出牛租五升。这一办法是石水乡群众提出来的,他们已在实行。我们希望各地都能实行。这不但解决贫苦农民一大困难,对于增加农业生产更有大的意义。
        公债的推销
       公债发行委员会五人,每村另有一个主任。
       乡主席到县到区开会认销五千元,后又加认四百五十六元,共五千四百五十六元。
       乡主席回来召集代表会议,由各村代表承认本村的销数。
       各村值日代表召集本村群众开大会。事先各代表及宣传队向群众做个别的宣传,届时领导群众来开会,讲明购买公债的意义。当场各代表及各团体的负责人首先认购,群众跟着认购,席上登记起来。
       没有销完。
       各代表及宣传队,对那些未买的及买得太少的,按家按户作宣传。“今年这样多”,有些群众不了解,便把去年谷价(买两元公债要拿出谷子两担半)、今年公债(买十元公债还只要拿出两担)比给他们听,把合作社利益(集了股的分两次红就过了股金的头,不曾集股的无份)讲给他们听,把敌人封锁与经济建设的意义讲给他们听。
       再开全村大会,加销一部,尚未销完。
       再做宣传。
       开第三次全村大会,又加销一部,仍未销完,但所余不多了。
       再做宣传。
       开第四次全村大会,全部销完。
       共销五千四百五十六元,全乡一千四百六十五人,平均每人买了三元七角多。最多的买了四十五元(一家)。买三十元的五十六家,二十元的很多。一二元的极少,只十家左右。五角的无。孤老等不买的也有十几家。“群众完全满意。”从开始至销完为时十五天。
       长冈乡工作的特点,在于能用全力去动员群众,用极大的耐心去说服群众,结果能完全实现他们的任务,并且争取了最快的速度,推销公债不过一例。长冈乡五千余元公债的推销,全是在会场认购,全不按家去销,全是宣传鼓动,全不强迫摊派,经过四次个别宣传,四次全村大会,从开始至销完共只有十五天。别乡则有销数比长冈乡少至五倍六倍、反而在强迫摊派、销了两三个月还不能结束者,拿了同长冈乡对照,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合作社运动
       起始于一九三一年三次战争〔9〕结束后榔木乡(长冈乡那时属于榔木)的顾岭村。本村群众以每股五角为单位,集了八十多元,开始做生意,有成绩。一九三二年一月,改为榔木乡合作社,没有增股,货比市上便宜,得到群众欢迎。到九月,做了三百块钱生意,赚了钱。去年九月,区社成立,全区集了八百股(每股五角),把榔木乡社归并于区。
       职员:村社时代,社长(李奎应,后历任乡社、区社、县社的社长)、采办(李其尚,后历任乡社、区社、县社的采办)、会计兼营业(王仁森,后任乡社、区社的会计)各一人,吃社内饭,无工钱。改乡社时,决定每人月给工钱三元,但三人不受。
       货从茅店、直下办来。
       村社、乡社时,社员及红属买货,每千文减五十,即百分之五。非社员不减,但照市价实际上便宜些,一串钱货便宜二十文上下,即百分之二。区社今年十一月改为盐布每串钱减二十(因盐布贵,赚钱少),他货仍减五十,非社员照市价,此时一百元生意约赚二元。
       区社去年九月至今年三月(半年),四百多元本钱赚了六百多元,以百分之五十为公积金,百分之十为营业者及管理委员、审查委员的奖励金,百分之十为文化教育费(为俱乐部、学校及红属儿童买纸笔),百分之三十分红。为了增发红利,鼓励社员,临时将教育费取消(以后应该恢复),共分红百分之四十,每人分了一串钱。分红时,清算账目,悬榜公告。分红后,增加了许多股本,今年七月时,共有二千股一千元了。十一月,第二次分红,每股分五角,实发三角,二角作为增股。决定改股金单位为一元,每人不得超过十股。
       管理委员会十一人,审查委员会七人。
       现定乡设支社。长冈支社集了二百六十多股(每股一元),在开始营业中。
       县总社八月成立,也在开始营业中。
       顾岭村合作社为全县合作社首创,又办得最好,有模范合作社之称。
       本乡粮食合作社集了二百二十多股(每股一元),谷子抵交的多(每担五元),集中在长冈村一个仓里。还未开始营业,组织了管理委员会。
       每个乡每个区都要学习长冈乡与上社区的消费合作社!
       文化运动
        一  、小学
        列宁小学,四个,每村一个,各有校长、教员。
        学生:长冈五十五,塘背五十三,新溪三十三,泗网四十六,共一百八十七,占全乡学龄儿童总数百分之六十五。余百分之三十五,不是父母不要他们去,他们自己好玩不肯去,学生去“捉”,捉来有罚扫地的,有罚禁闭的,罚饿饭的也有个把——那是“又大又蛮”的。学生之间自己发动斗争,“精神很好”。那些顽皮小孩来读的时间少,不来读的时间多,父母送他们出门,“他们溜到山上打仗去了”。(惩罚的方法有些是不适当的。)
       均分甲乙丙三班。
       学生年龄,七岁至十三岁。也有十四岁十五岁的,则因生产忙,只读半天。
       远的带中饭,近的回家吃。
       书纸笔墨,学生自备。
       教员尽义务,但劳动互助社帮他耕田,等于一个脱离生产的工作人员。教员自己不肯说,代表会议决定优待。(乡苏常驻人有优待,代表及群众团体负责人不脱离生产的无优待。)合富、秀水两乡,则由学生斗米(斗,集合之意)给老师吃,月斗两斗米。杨澄乡又是一个办法:比如某村有一小学,乡苏准许群众中推出两个人(要是五十以上不能当长夫的),去开长担(开担即挑担,开长担即经常挑担)做小生意,赚了钱供给老师伙食,其数照乡苏办事人例(乡苏每日九分,老师也九分)。乡苏则对此两人不派一切勤务,由这两人自愿承认。
        教员多是“文墨不深”的。
        二  、夜学
        全乡九个:长冈三,塘背二,新溪一,泗网三。
        学生平均每校约三十二人,九校共约三百。男约百分之三十,女约百分之七十。全乡十六岁至四十五岁的青年壮年共四百一十三人,大多数进了夜学,四十五岁以上的“老同志”也有少数来读的。群众非常欢迎,说“夜学顶好”。
        各校均分甲乙丙三班。
        灯火,少数是自己带去,四人五人共一盏灯。多数就夜学设备的一盏木油灯,十多二十人共在这盏灯下读,每月每人出二个或三个铜片。
        书纸笔墨自备。
        教材:
        甲班,读报,算术。
        乙班,成年读本。
        丙班,儿童读本。
        每校一校长,一教员。校长可不识字,只要热心,学生没有来时,“请校长来指示”。校长也来读书。校长“老同志”多。九个夜学校长,女的占五个。教员无女子。九个夜学教员,七个是乡苏代表。都是尽义务的。
        三 、 识字班
        小孩子累赘的,“更多年纪的”,家里人太少离夜学又远的,这些人编入识字班。
       编制:依住所接近,少的三人、多的十人为一组,举一组长——稍识几个字的。组长多属夜学学生。
       教法:随时,随地,随人数,乘凉时,喝茶时,一个人,三个人,五个人。起初,画地为字,随后各立一簿,学写起来,字从“桌椅板凳猪牛鸡鸭”写起。各人簿子,大约十天由组长收齐,送夜学老师看改,“写得多写得好”的给以口头夸奖。字,组长有不晓得写的,问夜学老师,夜学老师有不晓得的,问日学老师。
       用此办法,过去不识字的,现在都识得四五十个字了,少数能识七八十个。
       此办法今夏开始实行,识字班的组织则去年就有了。
       识字牌:每村一块,钉在路旁屋壁。牌上绘图写字,两天三天一换,一天一换或四天五天一换间或也有的。每次,少的两个字,多的三个字,没有不绘图的。日学老师负责。此法效大。
       四、俱乐部
       全乡俱乐部四个,每村一个。
       每个俱乐部下,有“体育”、“墙报”、“晚会”等很多的委员会。
       每村一个墙报,放在列宁小学。十篇文章中列小学生约占八篇,群众占两篇。
       俱乐部都有新戏。
       每个乡苏维埃都要学习长冈乡的文化教育工作!
       卫生运动
        一 、 办法
        将居民编为卫生班,按住所接近,四五家,七八家,十一二家为一班,七八家二班的多。有班长。
        虽规定五天大扫除一次,实际七天一次的多,十天的也有。要督促,“不督促记不到,工夫又多”。
        二 、 工作
    (一)扫除:厅堂、睡房不要放灰粪,前后水沟去掉污泥,坪场打扫光洁,公共的水沟、坪场则轮流疏扫。(二)饮食:还只说到禁吃死东西。(三)衣服:要洗洁。以上各项,不做的,发动童团耻笑他,特别那些衣服不洁的。文明戏中也唱了卫生运动。
        三 、 成绩
        四月起,头一次“蛮好”。随即松懈下去,五六两月全没做。乡苏发现了,批评了卫生委员会主任,重新召集卫生委员会(乡卫生委员会外,还有各村的卫生委员会,乡、村均五人)开会,号召各村竞赛,“看哪村做得较好”。七月督促实行,四个月来大有成绩,比前清洁多了。
        四、舆论
        “红军共产党什么都想到了!”“政府工作人员真正顾乐(爱惜的意思)我们!”但也有少数人说:“开窗户,没有病死要吹死!”还需要做深入的宣传。
        疾病是苏区中一大仇敌,因为它减弱我们的革命力量。如长冈乡一样,发动广大群众的卫生运动,减少疾病以至消灭疾病,是每个乡苏维埃的责任。
        社会救济
        互济会乡委员会五人(内主任、宣传、组织)。
        村无委员会,有一主任。
        下分小组。
        会员六百一十一。全乡只有约二十家没有加入互济会,这些多属孤老。
        月费一铜片,无不交的。
    工作:
    (一)慰劳红军。
    (二)募捐救济难民,援助反帝。今年有过二次。一次是七十多个信丰难民到兴国城(榔木乡时),共捐了二十多串。一次是援助东北义勇军(也是榔木乡时,那时人口二千九百,会员约八百),捐了四十多串。捐数五个铜片起,一百的、二百的、一串的都有。一百的多数,约占会员百分之六十。五个铜片的,一串的,各只几人。
    (三)乡里火烧了房子的,失业工人生病无药的,募捐救济。今春一家失火,烧了一间半屋,捐了六串多钱给他。
    (四)救济饥荒。今夏榔木乡有三四个人饿饭(过去乞丐,现还很穷),请求区互济会发钱发米救济,每人每次多的三升,少的一升,今夏发了三四次。
    (五)救济红军家属。红军家属中生病困难的(无饿饭的),今夏一次募了十一串多钱。又四月间,由合作社借出本钱,给群众中自愿的几个人,拿去办米,挑往桥头、江背洞发卖,赚了百多串钱,接济红属中病困者。经手的群众,除赚食外,一点多的不要。
       在许多地方的苏维埃不注意社会救济工作、许多地方的互济会只知收月费不知救济群众困难的情形下,长冈乡苏维埃与互济会的社会救济工作,是值得赞扬的。长冈乡是在最具体最实际地解决群众中的每一个困难问题。
        妇女
        女工农妇代表会每村一个主任。由各个村的主任及一个妇女指导员组成乡的女工农妇代表会的主席团。全乡代表四十三人,长冈十二,塘背十一,新溪九,泗网十一。去年十一月开始组织的,今年三月改选一次,九月第三次选举。各村七天一次会,都按期开,每次仅个把人缺席(小孩累赘等原因)。代表分开负责,每个管五家至十家,六七家的最多。
        第一次成立时的选举,是由乡苏代表负责,村为单位,召集所有十六岁以上的劳动妇女开会。此次到会者各村平均十分之六。按住所接近,几家(不等)选一代表。这次各村选的代表数,较现时略少。这时,妇女们还不了解妇女代表会的作用,不十分踊跃,代表选出后,少数亦不大积极。代表会无主席团,只一主任,村则主任亦无。
        今年三月,第二次选举。办法同前,但由妇女主任主持,各村的乡苏代表只参加帮助。规定了各妇女代表负责管辖的家数。规定乡组织主席团,村设主任。
        九月,第三次选举。改变办法,不开全村妇女大会,由各妇女代表召集所属各家妇女开会选举,全村的乡苏代表仍然参加帮助。
        第一第二两次选举会,仅选举代表,未讨论问题。第三次讨论了“扩大红军”、“慰劳红军”、“优待红属”、“妇女学习犁耙”、“妇女拿银器买公债”等问题。七天一次的代表会上讨论的问题,曾讨论到婚姻问题,说“要正确的自由,不要流氓的自由,不要一讲口就离婚”。在今年选举运动时,讨论了妇女的候选名单。但其他妇女切身问题,如“妇女病问题”、“小孩子问题”、“妇女教育问题”等,没有讨论。
        本乡离婚无不自由的。
        丈夫骂老婆的少,老婆骂丈夫的反倒多起来了。(应该彼此都不骂。)完全不打小孩子的,现在还没有,但打的时候少了。(应该完全不打。)
        小孩子现在也聪明得多了,如父母打骂,过去反口的少,现在多起来了。(父母不打骂,小孩子也不会反口。)
        约百分之一的妇女,暴动后四年半中结过三次婚。秘密恋爱的,暴动前约占百分之五十,暴动后减少至百分之十,今年更减少了。这是因为,一分了田,二离婚结婚自由,三则革命工作忙。
        衣服改短了,去掉了“花边”。发,除“老婆太”外,一律剪掉了,老婆太也有剪发的。老妇未剪的约占女子百分之二十。
        群众中,过去(暴动前)互相打骂的事,时有发生,讲口的更不少。现在,相打绝迹,讲口也减少了。过去,讲口无人解释,即使有人劝解,“心里总不易散”。现在一讲口,便有代表出来解释,“心里即刻散了”。现在讲口,多是那些年纪较老的同志们,他们开会较少,对革命工作不大明了,要他们去优待红军家属,间或讲起口来,但明了的积极的占多数(百分之七十),少数不明了的,老婆太为多,“她们总是不肯去开会”。
        去年以来,老婆太敬神(装香供饭、求神拜佛)的完全没有了,但“叫魂”的每村还有个把两个。迷信扫除得这样快的原因:打了土豪,分了田地,第一。儿童团、少队的反迷信宣传,苏维埃的节省香烛钱运动,第二。儿童团(特多)、少队的直接干涉(抹掉她们的香烛),第三。(应该拿说服代替干涉。)但有些老婆太,虽不敢公开敬神,心里还是信神,这些人多属没有儿子的。
        妇女在革命战争中的伟大力量,在苏区是明显地表现出来了。在查田运动等各种群众斗争上,在经济战线上(长冈乡是主要依靠她们),在文化战线上(许多女子主持乡村教育),在军事动员上(她们的扩大红军与慰劳红军运动,她们的当短夫),在苏维埃的组织上(乡苏中女代表的作用),都表现她们的英雄姿态与伟大成绩。这里女工农妇代表会的领导与推动,是紧要的关节。女工农妇代表会,首先应该抓紧妇女群众的切身利益问题,跟着这些问题的动员,联系到一切政治的动员。在这一点上,许多地方的注意是非常不够的,就是长冈乡也还缺乏充分注意。每个乡苏维埃,都应该把领导女工农妇代表会的工作,放在自己的日程上。
        儿童
        童团委员会,乡五人,一个书记。村的,一个主任。
        七岁至十五岁的入儿童团,百分之八十加入了,未加入的多是七岁(因小)及十五岁的(因入了少队,本应十六岁才入少队,但有些“肯长”的加入得早),未加入的,女孩较多。
        工作:(一)做扩大红军与归队运动的宣传(宣传三四次不去才笑他,本乡历来无耻笑队)。(二)竞赛捡狗粪入“肥料所”,铲草皮入“肥料屋”。(三)交月费一铜片,慰劳红军。(四)节省运动——少吃果子,多买公债,五角、一元、二元、三元的都有,买五角的多,百分之六十的儿童买了公债。(五)做游戏,下操,到操场上练习打仗,逢星期日一次,订立了课目。(六)最大多数入了列宁学校。儿童团的纪律严得很,有些顽皮孩子不服父母,也不服老师,只服儿童团的纪律,罚扫地,罚禁闭,总是“服理服输”。(应该多用说服,少用惩罚。)
        过去九岁十岁的小孩,为地主富农看牛,现在没有了。过去,儿童不论在家、帮人,每天劳动时间总在十小时以上,同于一个大人,可说全无休息与受教育的时间。现在,每日大部分时间受教育,做游戏,只早晨约一点半钟看牛或做别事。农忙时,则劳动时间较多些——向老师请假,助父母作工。过去受父母打骂,现在受打骂的很少了。
        反帝
        反帝拥苏同盟,乡的委员会三人(主任、宣传、组织)。
        村无委员会,有一主任。
        下分小组。
        全乡盟员五百五十八人。
        月费一铜片,完全收齐,无不交的。
        经常地做宣传,晓得“反帝”“拥苏”大意的百分之三十(七岁以上)。
        有些慰劳品送给红军。
        许多地方的群众甚至工作人员以为,反帝即是反国民党、反土豪,拥苏即是拥护苏维埃中央政府。反帝拥苏同盟的领导机关并没有去做深入的切实的宣传解释工作。长冈乡在这方面有了成绩,但也还要更进一步。
        工人
        木匠:失业的十分之三。十工只有七工做。工资每日五百五十。
        裁缝:大部失业,工资每日四百。
        泥匠:失业十分之三,工资每日五百五十。
        蔑匠:失业十分之一,工资每日四百。
        理发:增加十分之一。剃头的,每人一年出谷八升。
        零工:工资平时每天四百(二毛),紧时八百(四毛)。
        贫农团
        乡的委员会,三人(主任、宣传、组织)。村的委员会,五人。今年七月,会员二百七十一,十一月,增至三百八十六。
        过去,“有事就唤贫农团”,但没有注意健全其组织。
        今年查田运动中(七月),把组织整理了,村设了委员会,发展了会员。
        七月前,甚至两个月不开一次会,七月后,村贫农团五天、十天或半月开一次会,看工作需要。乡的每月一次。讨论的问题:“查阶级”,“会员每人节省一毛二”,“发展会员”,“健全组织”,“发展生产”,“罚款捐款”。关于扩大红军、优待红属、经济建设、文化教育等,则只向会员作报告,乡代表会对这些工作有决议时,提到贫农团会上来“发表”,没有什么特别讨论。(应该讨论。)
        不收月费。
        村下分小组。
        在一切查田运动没有深入的地方,贫农团特别重要,乡苏维埃要负领导之责。贫农团,村应有委员会,应以村为单位开会,乡为单位的会可减少。长冈乡的办法是对的。
        宣传队
        乡一宣传中队,七人,一个队长。每村一宣传小队,大村(长冈、塘背)五人,小村(新溪、泗网)三人,有小队长。为扩大红军、经济建设、纪念节等做宣传。
        宣传的方式:(一)个别宣传,此项最多。(二)值日代表召集全村群众讨论工作时去做宣传。(三)区县开纪念节大会时向群众宣传,也向别乡别区的“队伍”做宣传。
        乡苏七天召集队长、小队长共五人开“宣传会”一次。区苏召集全区宣传队长开会,每月至少两次,有三次的。每次时间至少四点钟,会毕回家吃饭。
        全乡队长、队员二十三人,女的占十分之六。均“较会讲的”,不一定要识字。
        不更换,调动工作时才补人。专门研究宣传材料与宣传方法,“乌吗(怎样)能使群众更了解”。
        今年二月起组织的。
        突击队
        乡苏下五人,一队长。村则长冈、塘背、新溪有突击队,泗网没有。红军老婆组织的。
        哪一村工作做不动,别一村的突击队就去检查帮助,把别村如何做动的方法告诉他们。乡的也一样,看哪一村做不动,就去检查帮助。
        比宣传队工作少,不显大作用。
        乡苏召集他们开了三四次会。
        八月起组织的。
        宣传队与突击队的办法是好的,各乡都可以组织。
        革命竞赛
        竞赛的办法,从今年春耕运动做起的,比赛“较早”、“较好”、“无荒田”三项。这次是全区各乡竞赛,各乡主席在区苏开会决定的。本乡则各村竞赛,召集各村值日代表开会订定。每村由各个代表竞赛,值日代表召集各代表开会订定。没有要各家订立竞赛(也可订立)。条约上写明如下各项:竞赛项目的最高标准,某村与某村竞赛,奖品的种类及数目(分为第一等,红旗;第二等,信纸百张;第三等,信纸五十张),竞赛的时间,负责人与公证人。竞赛期内,乡代表会开了检阅会议,由值日代表报告情形,知道各村做到了什么程度。会后主席等(即公证人)到各村去巡视,看值日代表的报告是否“打花”(扯谎)。
        四月间,另外还有一次竞赛,目标是“军事动员”,分“扩大红军”、“慰劳工作”、“优待红属”三项。(无“归队运动”,因其时无开小差的,五月间加入此项。)
        五月二十日,乡代表会开“春耕”、“军事”两项竞赛的总结会,新溪夺得红旗,长冈得信纸百张,塘背得五十,泗网无所得。
        七月订立“军事”、“经济”两项竞赛,现还未做总结,但已知长冈村最好。
        为了争取工作的速度,革命竞赛的办法应该在每个乡里实行起来。乡苏是竞赛的领导者,但乡苏也只是“领导者”,因为每一竞赛,主要是群众的竞赛,不只是各村代表之间的竞赛。因此每一竞赛条约的订立,应召集村为单位的群众大会作报告,得到群众的承认,并把竞赛条约张贴出来。在生产问题等项的竞赛上,还应召集每个代表领导下的几十个居民开会作报告,得到他们的承认。一时期内检查成绩的结果,也应该召集这样的会作报告,来推动工作的前进。一切竞赛没有成绩的,都是由于只把竞赛条约放在少数人的袋子里,没有推动广大的群众。每一次竞赛,都要作出总结,并且给奖。长冈乡的两次竞赛,对于这些都大体上做到了,所以他们得到了实际的成绩。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二年出版的《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刊印。
    注释:
    〔1〕一九三四年一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曾将这个调查报告的油印单行本发给参加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代表,单行本的题目是《乡苏工作的模范(一)——长冈乡》。在正文前面毛泽东注有:
        “长冈乡
        (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谢昌宝主席(塘背村)
        李求应代表(长冈村)
        王先怀贫农团主任(新溪村)
        下面的材料是从这三个同志收集的。”
    〔2〕乡苏、市苏及本篇中的区苏、县苏,均参见本卷第244页注〔5〕。
    〔3〕雇农支部,是当时中央革命根据地内赤色工会的一种基层组织,其负责人称支部长。
    〔4〕手工支部,即手工业各业支部,是当时中央革命根据地内赤色工会的一种基层组织,其负责人称支部长。
    〔5〕一九六五年毛泽东对这里的“工人领导”问题写了一个批注,注文是:“乡村的工人是手工业工人,如建筑(泥水匠)、打铁、造纸、裁缝、木匠、蔑匠、剃头师父等,人数很少,叫他们单独组织工会,领导广大农民,农民是不服气的。他们因为不能不为农业服务,出外当红军、脱产做政府工作的也较少。除造纸业有几人至十几人的工场手工业外,其余都是个体工人,自有工具,有些还是半农半工的人;土地改革中,工人怕失业,分了一些的土地,他们大体相当于贫农,所以农民不认为他们是自己的领导者。工人方面,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可以领导广大的农民。反而觉得怕农民不请工,或者少请工,自己有失业、半失业的危险,所以他们在土地革命中坚决要求分田。只是因为当时‘左’倾路线的中国共产党中央一定要在乡村中及在落后的小城镇中(那里只有手工业,没有机器工业),命令工人领导农民。而工农双方都不理解这个大道理,因而始终没有真正实行过。这件事闹了多少年,直到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以后,才没有再闹这种笑话了,因为那时的领导路线改变了。”
    〔6〕查田运动,参见本卷第275页注〔1〕。
    〔7〕木梓岭,指种植油茶树的山地。
    〔8〕木油,参见本卷第244页注〔9〕。
    〔9〕指红军第一方面军于一九三一年七月至九月进行的第三次反“围剿”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