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诗词作品中的人间情愫

文/莫云  

20世纪的风风雨雨与世界政治风云造就了一代伟人 毛泽东,也造就了一代诗人毛泽东。毛泽东是一位伟大的 政治家、思想家与军事家,也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他将自 己毕生的精力贡献给了中国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还 从日理万机的公务繁忙中,挤出些微的时间写诗填词。凭 着他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与诗人特有的气质和灵感,他一 生创作了70余首旧体诗词,为人类文化事业留下了一笔 宝贵的精神财富。笔者是个诗词爱好着,早年就对毛泽东 诗词颇感兴趣,能一口气背下其中的好多首诗词。有人说, 不善读诗者读出的是文字,善读诗者读出的是情感。毛泽 东虽然是领袖,但他首先是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诗言 情,词亦言情,毛泽东情感丰富,下笔传情,我们可以从 他的诗词作品中品味出美不胜收的人间情愫。一、离愁别恨中的思亲情愫 我在一次讲座中说过这样的话:“伟人也想家,伟人 也思亲。”这句话是针对毛泽东的三首词而说的,即:《贺 新郎·别友》《虞美人·枕上》《蝶恋花·答李淑一》。在 这三首词作中,毛泽东对妻子杨开慧的思念之情跃然纸上。 《虞美人·枕上》应当是毛泽东留存的最早一首词作 了。这首词写于1921年,是在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新婚不久, 因为他们结婚是在1920年冬天,第二年春天,毛泽东就 离家到岳阳、华容、南县、常德、湘阴五个地方去进行社 会调查,考察学校教育。新婚燕尔,年轻的夫妻小别,那 情境,那心境,那相思是可想而知的了。毛泽东是个有志 青年,他目光远大,壮志凌云,他考察社会是为了改变社 会,他酷爱读书是为了将来济世救民。但是,再有志向的 人也有一颗常人之心,离家在外,他还是时时想起杨开慧, 还是关不住心中那思念的花絮。他惟有以词来表述自己的 相思之情:“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作者相思难耐,窗外依然春寒料峭。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思 呀!人躺着却怎么也睡不着,任在床上辗转反侧。天怎么 还不亮啊!实在受不了了,就起来坐一会儿吧,为了排遣 离愁别绪,为了打发时间,他只好数着天上的星星。这当 是毛泽东的诗词中表情达意最真实的词句了,能让许多读 词的人都为之动情。 经专家研究,《贺新郎·别友》一词当作于1923年 11~12 月之间,当时的情况是,毛泽东的次子毛岸青刚刚 出生不久,他就奉中共中央通知,由长沙达上海,再转道 广州,准备参加标志着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的国民党第一 次全国代表大会。抛妻别子,情何以堪?毛泽东于是写下 这首词赠给杨开慧。在创作者留存的六件手迹上,这首词 有的加了副标题,有的没有加。最为滑稽的是,有的研究 者还认为这是一首毛泽东赠给“情人”的词。但据美国作 家史沫特莱在其《中国的战歌》一书中记述,这首词确实 是赠给杨开慧的。诗人公木在评论这首词时,还使用了醒 目的标题“熔婉约与豪放于一炉”。当年性格豪放的毛泽 东竟写出这般缠绵悱恻的诗句,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与汝。”毛泽东和杨开 慧可以称得上是知音伉俪了,一个能把她装在心中带向远 方,一个能为了自己的心上人而不惜生命走上刑场。作为 职业革命家的毛泽东,他曾不止一次地得到过杨开慧的温 存体贴,这些都是从诗人的词句中读出来的,如:“人有病, 天知否?”这是一种含蓄的表达,水中最相亲相近的莫过 于鸳鸯和鱼鸥,人间最相亲相近的莫过于恩爱夫妻了。 《蝶恋花·答李淑一》这首词,我在十几岁时就阅 读过、背诵过,长大以后又多次听评弹演员演唱过。李 淑一是毛泽东的老战友柳直荀烈士的夫人,她在新中国 建立以后,和毛泽东主席有过书信往来。1957 年,她把 1933 年自己写下的怀念丈夫的旧词作《菩萨蛮》寄给毛 泽东,毛泽东就创作了这首《蝶恋花》词回赠给她。前 者的主题是思亡夫,后者的主题是思亡妻、思战友。有 一个共同点是,两位作者所表达的都是思亲之情,两位 被思念的人都是革命烈士。毛泽东在词中运用了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方法,从地上写到天上,又从天 上写到地上,并且通过嫦娥与吴刚的传说来寄托自己对 亡妻和战友的思念之情:“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 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 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反动派被打倒了,压在中国人民头 上的三座大山也被推翻了,那长眠于九泉之下的也该高 兴得挥泪如雨了吧!二、风雨同舟中的友谊情愫 读过几个版本的《毛泽东传》,你就会知道,毛泽东 是个非常重友情的人,从学生时代到成为一国领袖,从五 湖四海的国内到五大洲四大洋的国外,他都有朋友,并且 他的朋友还不分级别,有作家、记者,有名士、诗人,有 老战友、老朋友,也有国家元首政要。我们从他的诗词作 品中可以寻找到真挚的友情。 现存最早的是毛泽东的一首七言古诗,题目叫《送纵 宇一郎东行》。这首诗的作者署名是“二十八画生”,即 毛泽东当年的笔名,因为毛泽东三字(繁体字)刚好28 画;被送行的纵宇一郎就是当年的新民学会会员罗章龙的 化名。1918 年,罗章龙赴日本留学,新民学会特意在长沙 北门外聚餐,为之饯行。罗章龙临行时,毛泽东还到码头 送别,并在信封里装着这首诗相赠。真情相送必有愁丝伴 之:“无端散出一天愁,幸被东风吹万里。”接下来,作 者又真诚地嘱咐朋友:“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从君 理?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 毛泽东和彭德怀是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的老战友, 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毛泽东对彭德怀一直委以重任。 1935年10月19日,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吴起镇,第三天, 时任红三军团军团长的彭德怀,指挥红军先遣队在吴起镇 附近打了一个胜仗,歼灭敌军一个骑兵团,结束了红军到 达陕北后的第一仗。毛泽东听到捷报后,立刻写了一首 六言诗,对彭德怀给予高度的赞扬,诗题为《给彭德怀 同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 唯我彭大将军。” 现代著名女作家丁玲是毛泽东夫人杨开慧在长沙周 南女校的同学。1933 年 5 月 14 日,时任中国左翼作家联 盟党团书记的丁玲,在上海不幸遭到国民党便衣特务绑 架。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并激起文化界进步 人士的极大愤慨,蔡元培、宋庆龄、鲁迅等 38 人联名致电南京政府,及时施以营救。国民党当局未敢妄下毒手, 只是将丁玲秘密押赴南京,软禁达 3 年之久,直到 1936 年 9 月 18 日,丁玲才在中共党组织的营救下逃离南京, 辗转上海,后女扮男装到西安,于同年 11 月初抵达陕北 保安,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等党中央领导人的 热烈欢迎。见面时,毛泽东关切地问她打算做什么,丁 玲果断地回答:“当红军!”11月22日,中国文艺协 会在保安成立,选举丁玲为主任。毛泽东在会上作了即 席演讲,他说:“过去我们都是干武的,现在我们不但 要武的,我们也要文的,我们要文武双全。”实际上, 毛泽东本人就是一位旷世的文武全才。西安事变爆发后, 丁玲随军南下,毛泽东便用电报的方式,赠给这位湖南 老乡一首词作《临江仙·给丁玲同志》,词的下半阙为:“纤 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 文小姐,今日武将军。”毛泽东在词中幽默地夸奖丁玲, 说她的一枝生花妙笔,能够抵得上三千支德国毛瑟兄弟 工厂制造的毛瑟枪。结尾二句对仗工整,写出了丁玲从“文 小姐”到“武将军”的人生转变,作者的钦佩之情也蕴 含在这诙谐的词句中。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帅中,毛泽东身为中共 中央主席,只参加过两个人的遗体告别仪式,一次是参加 1972 年 1 月陈毅元帅的追悼会,一次是告别罗荣桓元帅的 遗体。罗荣桓是毛泽东的老部下,他参加过毛泽东亲自组 织、发动和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刚上井冈山时,他 担任连党代表,由于他英勇善战,到1930年就担任红军 第四军政治委员;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时期,他曾独当一 面,历任八路军 115 师代师长兼政治委员,山东军区司令 员兼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 第四野战军政治委员。新中国建立后,他又相继担任中央 人民政府委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最高人民检察署检 察长、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与国防 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1963 年 12 月 16 日,他因积劳成疾 不幸在北京逝世,毛泽东亲自到医院向其遗体告别。1978 年 9 月 9 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当年写的一首七律 悼亡诗《吊罗荣桓同志》,诗的前三联回忆作者与罗荣桓 元帅共同的战斗经历,从红军时期到新中国的建立,诸多 往事都概述于诗中;诗的尾联是对罗荣桓的高度评价:“君 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词句既有对逝者早逝 的痛惜,也含有对天妒英才的埋怨,行行字字都是真情实 感的流露。毛泽东与诗人柳亚子互有诗词唱和,正是那些字斟 句酌的清词妙句,进一步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友谊。然而, 人们大都知道他们在 1949 年 4 月的那次七律诗的唱和; 人们也大都知道,他们1950年10月在北京怀仁堂的那 次《浣溪沙》词的唱和;却鲜有人知道,他们的诗词唱 和史上还有一次“金三角之谊”。就是在那次毛柳二人 怀仁堂唱和的一个月后的一天,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 理在中南海颐年堂的花园里散步,他们在谈论着抗美援 朝的战势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次战役的胜利。毛泽东 在兴高采烈之中掏出柳亚子送来的一首新词《浣溪沙》。 周恩来笑着问:“你和他一首没有 ?”这时,毛泽东就将 自己刚刚构思的和词背给周恩来听:“颜斶齐王各命前, 多年矛盾廓无边,而今一扫新纪元。最喜诗人高唱至, 正和前线捷音联,妙香山上战旗妍。”词中的妙香山是 志愿军打胜仗的地方,此词抒发了作者对抗美援朝前线 大捷的赞美和自己的喜悦心情。在这首词写作之前,毛 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已在朝鲜战场上英勇牺牲了。本来, 周恩来是想借散步之机把这事告诉主席,当时为了不破 坏毛泽东的诗兴,他就忍住没说。事后,毛泽东就把这 首和柳亚子的词书赠给周恩来珍藏。一次唱和却加深了 三个人之间的友谊,并一时传为佳话。三、戎马倥偬中的乐观情愫 在那艰苦卓绝的战争岁月里,毛泽东曾被誉称为“马 背诗人”,这大概是因为,他上马能口占诗句,下马能运 筹帷幄。毛泽东天生的雄才大略,也给了他人生博大的胸 襟,同时又造就了他乐观开朗的性格,这种性格在他的诗 词作品中展示得淋漓尽致。 笔者曾在井冈山的黄洋界峰顶上踱步徘徊,睹物思人。 导游小姐解说道:“当年红军战士就是在这里打退敌人进 攻的,红军的两颗土炮弹,两颗都命中目标,就把敌人给 吓跑了。”那次战斗被称为“黄洋界保卫战”,也是人民 军队史上以少胜多的战例。据有关资料记载,毛泽东没有 参加这次战斗,当炮弹在敌群中爆炸时,山头上的红军战 士高呼:“毛委员、朱军长回来了!”史实证明,吓跑敌 军的不仅是炮弹,更是朱德和毛泽东的威名。当毛泽东回 山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不禁哈哈大笑,他在大笑声中写下 了一首词作《西江月·井冈山》:“山下旌旗在望,山头 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 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从词中可以看得出,敌军是连夜逃跑的,那是因为他们被 吓破了胆。 毛泽东的乐观主义精神不但表现在他指挥若定打胜仗 中,而且表现在他人生最失意的时候。正当毛泽东率领红 军节节胜利之时,一个突然的事情发生了,这也是信心百 倍的毛泽东没有想到的事情。1929 年 6 月间,红四军第三 次打下福建的龙岩城,随之,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 在城内的公民小学召开,正是因为毛泽东要下决心纠正红 军党内存在的错误倾向,遭到有些与会者的反对,他的红 四军前敌委员会书记一职竟被选掉了。可想而知,这对于 一心一意为革命事业操劳的毛泽东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 击啊!此时,他身患疟疾,不得不离开他亲手创建的红军, 隐居在一个小山村里,化名“杨先生”,一度过上了寂寞 的田园生活,他仿佛从红军中消失了。雪上加霜,国民党 的报纸还发了一个号外,称毛泽东被“击毙”于山中。因 为这个号外还闹了个国际笑话,远在莫斯科的共产国际信 以为真,还郑重其事地用电报发来了一篇上千字的《讣告》, 其中称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奠基者,中国游击队的创 立者,中国红军的缔造者”。与此同时,进步诗人柳亚子 还以诗的方式来悼念毛泽东:“神烈峰头墓草青,湘南赤 帜正纵横。人间毁誉原休问,并世支那两列宁。”从那个 时候起,他就把毛泽东和列宁、孙中山相提并论了。 然而,毛泽东就是毛泽东,他是一位稀世的乐观主义 者与浪漫诗人,他又在身处逆境中写词了。这次他写的是 一首《采桑子·大柏地》,词的上阕写道:“人生易老天 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但看黄花不用伤。”后一句 后改为“战地黄花分外香”。作者由花及人,以花喻人, 其本义还是以花慰人,看似在安慰别人,其实是在安慰自 己:要从感伤中奋起啊! 近来网上读诗,见有网友评出“顶级古典诗词36首”, 其中李白诗占首位,被选进了 5 首,而毛泽东的词作被选 进了三首,就是:《沁园春·雪》《沁园春·长沙》与《忆 秦娥·娄山关》。如果说《沁园春·长沙》中的“问苍茫 大地,谁主沉浮”,写出了毛泽东年轻时代的豪情壮志; 那么《沁园春·雪》中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则 写出了中年毛泽东的磅礴大气与前景在握的乐观情怀。评 论界对前两首《沁园春》评述较多,这里就不再赘述。从《忆 秦娥·娄山关》一词中,可以去领略一代伟人毛泽东在“千 回百折”的长征路上那沉重、坚毅,对胜利充满信心的革 命情怀。与上一首《采桑子·大柏地》的写作背景大有不同,这首词是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 以后创作出来的。娄山关坐落在遵义城北娄山的顶峰下面, 而娄山关战斗就是毛泽东指挥“四渡赤水”战役中一次重 要的战斗。更有巧合的是,这次战斗又是红三军团军团长 彭德怀命令其部下彭雪枫率部参战,并一举攻关取胜的。 毛泽东在这首词中写出了他自己也颇为得意的词句:“雄 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 阳如血。”作为军事领导人的毛泽东并没有陶醉在胜利的 喜悦中,他深知前面还有许多困难,亟须同志们“迈步从 头越”。这首词的字里行间,饱含着豪情壮志。四、指点江山中的民生情愫 笔者曾在论文《毛泽东是延安精神的光辉旗帜》一 文中作出这样的评价:“毛泽东是人民领袖,毛泽东是 民族英雄。”前者是因为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他的血 管中有着生生不息的百姓情结;后者是因为毛泽东生长 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他的细胞中有着不屈不挠的 民族精神。无论是日本还是美国,也无论是东方还是西 方,毛泽东的名字都令侵略者闻而生畏。毛泽东曾经说 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 这句话发自他的内心深处,也是他饱读史书得出的结论。 毛泽东还把共产党人的宗旨总结成非常精练的五个字: “为人民服务。”他不但是这句话的身体力行者,而且 在他的诗文中一次次体现出他由这五个字而生发出的民 生情愫。 关注民生是毛泽东人生的出发点,百姓情结是毛泽东 生命的支柱。在中国革命初期,毛泽东因为和农民兄弟心 连心,加上他又善于组织、发动农民运动,而被誉为“农 民运动大王”,与革命烈士彭湃并驾齐驱。1927 年 9 月, 毛泽东执行党中央的指示,在湘赣边界发动了轰轰烈烈的 秋收起义,因部队损失较大,他又把这支起义队伍带上了 井冈山,保留了宝贵的革命火种,创建了中国工农红军, 从而使“星星之火”,燎原于全国,最终取得了革命的胜 利,建立了新中国。在秋收起义刚刚开始的时候,毛泽东 便兴高采烈地写下了一首词《西江月·秋收起义》,词的 下阕是这样的:“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 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历史上无数次的农民起义,其目的都只有一个,那 就是推翻不平等的旧制度,打倒作威作福的压迫者。毛 泽东顺历史潮流而作为,为了使祖国绝大多数的下层人民能脱离苦难,他义不容辞地担当起这一历史的重任。 蔡诗华先生在赏析这首词作时说:“锦绣的山河,明媚 的阳光,是毛诗的最好的注脚,最美的韵律,对他来说 人民的幸福就是最美的愿望、最高的奖赏。”诗人公木 也评价说:“假如说,秋收起义是标志中国革命的里程碑, 这首《西江月》便是矗立在中国革命风云中的纪念碑的 碑文。” 关注民生又是毛泽东人生的落脚点,他始终把关心 民生疾苦放在执政者的第一位。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 长征途中,把夫人贺子珍为他精心织出的唯一的一件毛 线衣送给贵州的贫苦老奶奶和她的孙子;正因为如此, 他才能在延安艰难困苦的十几年生活中,一件上衣打了 81个补丁;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身为领袖而时刻保持 着劳动人民的本色。新中国建立以后,毛泽东也写下过 一些关注民生的诗句,如《七律·到韶山》中有句:“喜 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在他的心目中,劳 动人民就是英雄。再如《七律·登庐山》中有句;“陶 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在毛泽东理想的王 国里,劳动人民能过上桃花源中人那种没有剥削、没有 压迫的生活就好了。而毛泽东还有集中主题写民生的诗, 那就是《七律二首·送瘟神》。 1958 年 6 月 30 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特写文 章,题为《第一面红旗》,报道的是江西省余江县根除血 吸虫病的经过。这种病流行在我国南方的十几个省市,严 重地威胁着这些地区世世代代的农民和渔民。余江县彻底 消灭了血吸虫病,这个消息让开国领袖毛泽东万分激动, 他早上起床,喜悦之情不能自已,便一口气写出了两首七 律。毛泽东主席此时此刻的心情正如他在诗序中所写的那 样:“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 南天,欣然命笔。”作者在这两首诗中借古代传说的牛郎 发问,并借封建迷信中的瘟神为题,充分表达出一代领袖 心系民生的真挚情怀。“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 何!”连神医华佗都做不到的事情,今天的人民群众做到了。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借问瘟君欲何 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这诗句中饱含着作者的愿望:他 希望六亿中国人民能过上幸福安康的好日子,他还希望威 胁着民众生命的病魔一去不返。 无情未必真豪杰,毛泽东既有领袖之情,也有常人 之情。如果说他是神,那就是他在以诗词传情时的神来 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