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长征、艾地的谈话〔1〕(一九五六年三月十四日)

          长征:《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什么时候可以出版?
        毛泽东:因为我怠工,所以拖迟了。出版之前想把过去写的东西再看一遍,但总懒得看。对已经发表过的东西,完全满意的很少。比如,《实践论》算是比较满意的,《矛盾论》就并不很满意。《新民主主义论》初稿写到一半时,中国近百年历史前八十年是一阶段、后二十年是一阶段的看法,才逐渐明确起来,因此重新写起,经过反复修改才定了稿。《论联合政府》则只是把政纲排列起来,加工不多,不好。
        周恩来:《论联合政府》当时动员的力量和作用很大,甚至比《新民主主义论》还大。
        艾地:《毛泽东选集》出了第三卷之后,毛主席对第一卷、第二卷有没有打算作什么修改。
        毛:现在还没有这个打算,只是想到还可以补一些注解。
        艾:《毛泽东选集》里有一篇文章〔2〕谈革命的武装斗争的问题,不知道那是就中国的特点说的,还是指所有国家说的。
        毛:那不单是说中国的问题,也包括外国。
        艾:现在是不是也还那样说?
        毛:现在也还是那样说。波立特同志也曾提到这个问题,问要不要修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和波立特同志的意见是不一致的〔3〕
        要不要进行武装斗争,不是我们单方面能决定的,我们并不是资产阶级的参谋长。我们可以而且应当这样说,我们要争取和平进到社会主义;但还应当说,即使一时不说也要这样考虑问题,当资产阶级用武装来进攻的时候,我们就要被迫进行武装斗争来取得革命胜利。恩格斯生前曾经说过,在特定的条件下,英国和美国也可以和平进到社会主义。〔4〕但到二十世纪,到帝国主义时代,美国和英国都成为帝国主义国家,情况就不同了。列宁就不再那样说了。自然,也可以设想,今后会有少数国家,在全世界范围内整个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的条件之下,可能不再经过国内的武装斗争而和平取得革命的胜利。力量的因素是很重要的,包括武装力量在内。现在我们的阵营还只包括全世界三分之一的国家。到我们占大多数或绝大多数的时候,是会有一些国家在我们的巨大力量包围之下,不必经过国内的武装斗争而和平取得革命胜利的。在资产阶级掌握国家机关和军队的国家,我们如果只作和平取得革命胜利的打算,那是要吃亏的,因为我们并不是资产阶级的参谋长,他让不让你和平取得胜利,并不决定于你的主观愿望。我们现在也说要争取和平解放台湾,但我们并不是美国和蒋介石的参谋长,我们不能替他们做答案。
        艾:印尼有许多同志认为毛主席思想成熟,写文章一定是一气呵成,不必修改。
        毛:那样的说法是不符合实际的。我们的头脑、思想反映客观实际,无论什么时候谁都不可能一下子就反映得完全正确,无遗无误。客观实际是错综复杂的,不断发展变化的。我们的头脑、思想对客观实际的反映,是一个由不完全到更完全、不很明确到更明确、不深入到更深入的发展变化过程,同时还要随客观实际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写《新民主主义论》时,许多东西在起初是不明确的,在写的过程中才逐渐明确起来,而且经过反复修改,才把意思表达得比较准确。过去写的文章,很多现在并不满意。迷信是不好的。你们听我们的意见,要分析,要从你们本国的实际出发,我们对中国国内问题的意见还不都是一点错也没有的,何况用来处理外国的事。
        还说一点,现在传播的关于我的故事,有些并不真实,是不可信的。例如,香港有一家报纸说我曾经在一个深夜到离开延安四十里地的地方去看一个伤兵,因为他说他死前一定要见一见毛主席。实际上并没有这回事。伤兵我是去看过的,但就在延安,而且在白天,并不是应一个快断气的伤兵的要求而赶去看他。还有一篇故事,说我八岁就不相信神,成为一个无神论者。但当时我还是相信神的,后来又曾经是唯心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那篇文章说的话不符合实际。那也是一种迷信,那样是不好的。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注释:
    〔1〕这是谈话的主要部分。长征(一九○七——一九八八),当时任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艾地(一九二三——一九六五),当时任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2〕指《战争和战略问题》(《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41—554页)。
    〔3〕波立特(一八九○——一九六○),当时任英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一九五四年三月二十九日,他给中共中央来信,提出他们在翻译《毛泽东选集》第二卷时,准备将《战争和战略问题》一文的头两段从英译本中删去。在这两段中,毛泽东指出:“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但是在同一个原则下,就无产阶级政党在各种条件下执行这个原则的表现说来,则基于条件的不同而不一致。”同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复信波立特,明确表示:我们不能同意在《毛泽东选集》英译本中把《战争和战略问题》的头两段删去的提议,“因为毛泽东同志在该文件中所说到的原则,是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并不因为国际形势的变化,而须要作什么修正。而且《毛泽东选集》已经出版俄文版及其他外国文版,都没有作什么修改”。
    〔4〕参见恩格斯《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原文是:“可以设想,在人民代议机关把一切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只要取得大多数人民的支持就能够按照宪法随意办事的国家里,旧社会有可能和平长入新社会,比如在法国和美国那样的民主共和国,在英国那样的君主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