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二十六、进逼卓圩子 “引蛇出洞”

  驻守卓圩子据点之土顽王云文,在袭击我便衣大队后,为防我打击,固守据点,我派便衣队员引敌出洞,却引不出来,一引二逼,终于将其逼了出来。

  为打击土顽王云文对我大李集和桃园的袭扰,淮北便衣大队向卓圩子进逼。大恶霸卓少泉死了,卓少泉的老巢卓圩子,仍是敌人的重要据点。卓圩子早年圩壕、炮楼,工事就比较坚固。土顽孙家钊进住卓圩子后,进行过加修。尔后王云文的保三团进驻后,又进行加固,成为反共顽军一个重要而坚固的据点。卓圩子四面有圩壕,沟宽水深。圩子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个圩角建有高大炮楼,大炮楼建有五层,大炮楼和大炮楼之间建有小炮楼。圩子里修了一个大操场,号称三里三。卓圩子除大地主卓少泉一家外,还有二十多户地主,虽然囤积的粮食比较多,可是卓圩子据点如长期被我封锁,粮食也会成为问题。

  便衣大队经过多次侦察,并派便衣队员进入卓圩子圩内察看,感到夜袭难以奏效,白天进入圩子如被敌察觉,容易被敌人堵在圩子里。研究决定,采用袭扰和封锁相结合的战术,“引蛇出洞”。

  一天拂晓,便衣大队一部在刘吉庭政委带领下,到达卓圩子西南一个村庄设伏。派小队长张春阳带少数便衣队员进入卓圩子西门外集市,靠近西门,向圩子里敌人开枪,引敌出来追,计划引入大队伏击圈,给以打击。

  张春阳等到达圩子西门,看到圩门站有双岗,戒备森严。天亮时军号齐鸣,而后一队一队的人马到大操场集合出操。经过耐心观察,看到有些军官走来走去,想到只有打倒几个大官,才能将敌人引出来。因为看不到大官走来,一直耐心等待。等到收操号吹过以后,一队一队敌兵,离开了操场,好不容易发现几个军官摇摇摆摆在西门里走动。因为已到快吃早饭之时,不能再等下去,虽然距离较远,分辨不出官大官小,还是决定开枪。枪响后,看到其中一个歪了几歪,倒在大炮楼附近。

  圩子里的敌兵,在王云文指挥下,立即紧急集合,向圩子外出动,向集市奔跑的人开枪。我发现敌人出来追击,担任伏击的部队,紧张的准备迎击,然而敌人狡猾的很,追了没有多远,很快返回圩里,伏击计划没能实现。

  事后查明,击倒的那个军官是王云文的姓马的副官。

  我计划的“引蛇出洞”,结果引而不出。便衣大队研究决定采取攻心战术,对敌军官一一发出警告信,并从王云文的亲信王二八开始。

  王二八,王云文的一个中队长,是当地柳圩子人。大队派文化教员带工作组去柳圩子作了调查,群众反映王二八流氓成性,六亲不认;又反映说他家中有老有少,和家里常有联系。

  大队报经泗灵睢县人民政府批准,通过王二八的家人向王二八发出警告,并使王二八的家人了解我们根据我人民政府的政策,对王二八进行了争取,争取不成,尔后进行惩办。于是由文化教员过小秋起草了一封信。内容是:

  “王队长:

  今由你的父亲送上边区政府《惩治汉奸暂行条例》一份,请过目。

  你家中老小都希望你早日回头,争取宽大处理。如果投诚,本大队将根据边区政府宽大政策办理;如若执迷不悟,将严惩不贷。特致函警告。

  淮北便衣大队

  1944年11月4日”

  我工作组向王二八父亲当面指出:王二八犯了汉奸罪,按规定应没收家中全部财产,为了给王二八一个悔改机会,我们可以等一等。你早一点去找他,把信送给他,劝一劝,限期十天,过了期限,那就不好办了。

  王二八的父亲带着我们的警告信等,到了卓圩子,把信偷偷交给王二八。过了几天,我们找柳圩子伪保长,叫伪保长去送信,再次发出警告。

  又过了几天,找王二八的亲戚去送警告信。

  这件事一直秘密进行,可能因为他的家人和伪保长等知道的人外传,说我对王二八写信争取、警告,在柳圩子传播。

  王二八收到一封一封警告信,毫无回头之意,他也不敢向王云文报告,怕的是王云文怀疑他。过了期限,又害怕便衣大队对他动手,整天提心吊胆,心神不宁。

  王云文徒弟多,耳目也多。他听到传说,看到王二八那个样子,对王二八严加控制,不让他远出,把王二八那个中队派到集市上收运收购的粮食。

  我工作组对敌军士兵的家属,一家一家的进行宣传教育,要他们去敌据点探亲,动员他们的亲人离开敌人队伍,或向我提供据点情况。

  我根据敌军家属提供的情况,得知王二八在卓圩子逢集时,经常在王云文开设的粮行活动,并负责把收购的粮食运进圩子里。

  便衣大队领导同志研究决定,利用逢集之时惩治王二八,在王云文眼皮下,打掉他的亲信,并布告公告,逼王云文“出洞”。

  一天,大队由刘吉庭政委带领,在泗灵唯独立团一个连的配合下,派出小队长石广传、张春阳和队员杜建等,泗灵睢便衣队小队长钱孟法带一个小组配合,分别进入卓圩子外集市。大队一部和独立团一个连在卓圩子南一个松林进行掩护。

  石广传背了一个口袋,看样子是大半口袋粮食,一直背到粮行门旁才放下。敌粮行的伙计,见来人背了粮食来,又拿出要卖的样子,招呼过去过秤。石广传哪能去过秤?那口袋看样子是粮食,其实里面全是稻糠。石广传怕那伙计生疑,大声说:“我们柳圩子王保长有交代,叫我亲手交给王队长,不见王队长不行。”那伙计听这么一说,也就不再叫。

  等了一些时候,王二八从圩子里走了出来。他身后跟着他的事务长和传令兵,走在路上摇摇晃晃,而两只狗眼却东张西望,十分警觉。他是到粮行看看收购情况,然后派他的士兵把收购的粮食运进圩子里。

  便衣队员们看到敌军官走在街上,互相示意,而石广传却视而不见。直到那个军官经过面前,待其走到粮行门口,粮行伙计对敌军官笑面相迎,听见那个伙计奉承的连声“队长”“队长”,石广传正要上前,而那个伙计转眼招呼石广传:“你不是要找王队长吗?过来!”

  石广传没有回话,从腰中抽出枪,对准王二八开枪。王二八还没来得急看清是什么人找他,当即倒在粮行门口。跟王二八的敌事务长立即摸枪,被我队员开枪击倒。跟在王二八身旁的传令兵,很快地跪倒地下,举起双手。

  石广传等迅速地走了上去,查清王二八已经毙命,收缴了枪支弹药,顺手从口袋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布告,张开放在王二八身上,招呼队员们离开街市向南返回。

  王云文带队伍赶到街上查看,看到王二八倒在地下,血流满地,身上展开一布告,上书:

  “查王二八,柳圩子人,为勾结日伪、残害抗日军民的王云文部中队长,罪恶累累。我曾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其发出警告,促其悔悟,然而王二八死心塌地甘心为日伪卖命,连续残杀我抗日军民。根据边区政府《惩治汉奸暂行条例》第二条,第一、二、三、四、五项,王二八已构成汉奸罪。判处极刑,立即执行。

  特此布告

  淮北苏皖边区泗灵睢县人民政府县长 苌宗商

  1944年12月1日”

  王云文看了看,气得咬牙切齿,却仍然没敢追击。

  惩办王二八后,在王云文的队伍里,我又向一些敌人军官送去了信,有的就有了回音。

  柳圩子一带群众议论纷纷,说:“便衣队三四次写信给王二八,一再争取他,警告他,执迷不悟,死了活该。”王二八的家人说:“劝他他不听,知道早晚跑不掉,早死早干净!”

  便衣大队对卓圩子的袭击,面对狡猾的王云文,一次一次引不出来,遂决定逼近卓圩子,进行封锁。敌据点出来的人,严加盘查。敌军外出人员换穿便衣,一个个被我俘虏,经教育后释放回去;对向卓圩子贩运的粮食,一律查扣;并在卓圩子据点附近发动群众,组织民兵。

  王云文面对我的步步进逼,固守在圩子里。他狡猾的很,害怕中我圈套,可又一直寻机反扑。他因情报来源减少,派人出来侦察,其中有些被我查获,经我教育后我又将其放回。一些被我放回去的不敢讲实话,不能不编些造话。王云文收到的情报真真假假,不敢轻举妄动。

  王云文经过反复侦察,发现我在大雪之天,收兵回大李集。决定向驻大李集的我便衣大队袭击。他选择一个大雪之夜,向大李集窜来。

  夜静静,只有雪片沙沙作响。在白茫茫的大地上,王云文带领他的队伍沿小路一步一步向大李集爬行。王云文的队伍对大李集大小路都非常熟悉,从卓圩子到大李集十多公里,夜间多次进进出出,这次行动他也认为是十拿九稳。

  王云文出动前,我已接到情报。这天傍晚,便衣大队在大李集通向卓圩子的黄庄等地,摆好阵势,等敌前来。

  果然,夜半过后,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出现了黑压压的敌人,我依托村庄向敌人突然开火。喊声,枪声,手榴弹爆炸声,震撼了宁静的大地,震惊得敌人丧魂落魄,敌兵立即调头逃窜。发现敌人逃窜,我当即进行追击。敌兵利用深雪滚爬而逃,有的钻到雪堆里。我因地上雪深,不仅追击时跑不动,而且很难搜索,没能远追。

  王云文垂头丧气的逃回卓圩子,他的队伍除了被打死打伤的和失散的,逃回去的也都冻得半死半活。一经烤火,烤掉耳朵,烤坏手脚的就有二十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