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的海洋安全

文/卢胜君  

近年来,美国将中国视为潜在威胁,中国正常的维 权和岛礁建设活动被看作是对其亚太影响力的挑战。为 维护其海上霸权,美国由幕后走向前台,鼓动日本巡逻 南海,以军事化手段试图横行南海,藐视我领海主权, 严重威胁我国家安全。中国一直是南海和平与稳定的塑 造者,但在地区安全面前却屡屡受到域内外势力的挑衅。 当前,中国进入快速发展的关键期,面临内外压力及日 益增多的风险,必要的战略警惕、战略准备和充分的战 略实施能力,是确保国家安全的前提条件和重要保障, 必须统筹海陆空天多维空间,加强危机和冲突的应对, 提升战略威慑力。 一、当前中国海洋国土面临严重安全威胁 应对威胁,哪里薄弱而又利害相关,哪里就是部署 战略力量的重点。从威胁的程度看,当前,我海上压力 尤为巨大,岛礁及海域一旦被有关国家切割或占据,整 个国家和民族便造成被动。 日本对我东海国土的蚕食和觊觎之心日益加剧。 东海位于中国大陆、台湾和琉球群岛之间,地理位置 特殊,战略价值独特。对中国而言,东海是我近海防 御的关键性海域,也是东出太平洋的必经之地。中日 两国一衣带水,日本西南部海域与中国海域接壤。从 地缘角度看,日本地形狭窄,防御纵深短,一旦爆发 战争极易受到来自空中与海上的袭击。日本从明治维 新时的大陆战略到二战时的南进战略,就设想进入欧 亚大陆寻找落脚点,以此拓展战略纵深。经勘探证实, 东海蕴藏着60至70亿吨的油气资源。日本原国土交 通大臣扇千景曾在《资源大国日本不是梦》一文里提到, 东海海域有足够日本消耗 320 年的锰、1300 年的钴、 100 年的镍和天然气以及其它资源。①为掠夺资源和掌 控海上通道,日本一直视中国为假想敌,妄图强占钓鱼岛,在东海实现“中间线”划界,瓜分中国东海大陆架。 根据大陆架理论,琉球海沟是中国与日本的天然分界 线。因此,东海绝大部分理应是中国的海域。但日本 以其非法控制的钓鱼岛为基准线,硬说与中国共架, 目的在于使其管辖范围向西扩大300公里。在制约中 国的第一岛链中,由琉球群岛、钓鱼诸岛所构成岛链 中部区域是整个岛链的薄弱环节,北端则处于美军冲 绳基地打击范围内。岛链南端是钓鱼诸岛、台湾岛, 一旦被日本所控制,第一岛链将完整闭合,中国必将 困于东海。为强化对钓鱼岛的非法占领,日本不断鼓 动议员和海上保安厅人员登岛,扩大自卫队巡逻范围, 其通过武力蚕食我海洋国土的野心愈发明显。 我南海国土越来越受到周边国家的侵蚀与瓜分。南 海北接我台湾、广东、海南和广西等地,东面和南面分 别隔着菲律宾群岛和加里曼丹群岛,与太平洋、印度洋 为邻,西南和越南、马来半岛等地相连,是我南部地区 的战略边疆,地缘位置极为重要,历来是帝国主义、霸 权主义干涉侵犯中国的重要跳板。南海一旦有失,我华 南、华东地区将直接面临威胁。从15世纪起,荷兰、 葡萄牙、西班牙等西方殖民主义者先后派舰船入侵南海 诸岛。二战期间,日本为获取重要战略物资,发起了对 印支、新加坡和印尼等国家的进攻,与美、英在南海爆 发大规模海战。据统计,近 100 多年来,先后有 8 个帝 国主义国家出动 1000 多艘舰船和数十万兵力,分 40 多 批次从南海发动对中国的入侵。菲律宾、越南、马来西 亚等周边国家普遍意识到控制了南海,就意味着控制了 整个东亚乃至西太平洋的命脉,攫取南沙便可以屏障本 土。数十年来,他们一次次狮子大张口,毫无顾忌、放 肆地侵吞我南沙国土,严重触犯我国家主权。在美亚太 同盟体系的护佑下,菲、越竞相角逐,寻衅滋事,拉拢 域外势力,频繁在争议附近海域举行军演,出动战舰潜艇,规模之大,人数动辄上千,针对性、指向性愈发明显。 随着黄岩岛事件、981 钻探、南沙施工建设及南海仲裁 案,美国也以所谓的航行自由和国际法为由公开指责和 干涉,挑唆日本、菲律宾和越南与中国叫嚣,周边国家 联合对我的趋势正在意欲强化,我捍卫海洋国土的压力 日益增大。 我海峡两岸国土继续面对“台独”分裂势力的分割。 当前,两岸关系己进入僵持阶段。台当局维持现状的 策略不会改变,大陆妥协让步的空间已至底线。习近 平主席明确指出:“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终 归要逐步解决,总不能将这些问题一代一代传下去。” 祖国统一是大势所趋,更是民心所向。从“炮击金门” 到“台海危机”,从“两国论”到“一边一国”,从 “九二共识”再到“一中各表”,台湾的肌体已受重创, 60 多年风风雨雨,人心思变,和统之机遇日渐渺茫! 历史上,台湾曾两次被割让给列强,每次被割裂出去, 国家加剧着衰败。荷兰 17 世纪初侵占台湾,伴随了当 时中国明朝政权面临东北满族势力做大和内陆农民起 义的困境。1895 年清政府败于甲午战争将台湾割让给 日本,伴随着清朝走向灭亡。② 20 世纪 80 年代后期, 自李登辉和陈水扁上台以来,“台独”分裂势力大搞 “入联公投”,加紧推行“去中国化”和“渐进台独” 活动,试图以修宪方式谋求“法理独立”。蔡英文执 政后,对“九二共识”冷而对之,避之不谈。美日虽 承认“一个中国”,但却暗中相助。“台独”分裂图 谋一旦得逞,美国会趁机将边界由夏威夷推至东海, 日本也会顺势南进,第一岛链将迅速由日本至琉球一 线前至台湾,从而对大陆形成彻底包围。如若听任“台 独”,亦即意味着为“港独”、“藏独”、“疆独” 等势力开启大门,中国会由此逐渐陷入边疆政治危机, 千载难逢的复兴机遇必然葬送。邓小平指出:“只要 台湾不同大陆统一,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地位是没有 保障的,不知道哪一天又被别人拿去了。”美国对台 湾问题历来是介入的。敢战则台湾可保,怯战则台湾 丢矣。毛主席说过:“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台湾偏安一隅。天生缺乏出领袖的沃土。历史责任感, 在岛内各派大佬身上毫无踪影。今后几年,我国国内 发生重大“台独”事变的可能性不能排除,由台湾问题引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台独”势力仍 将是威胁我国家统一的重大现实隐患。 二、捍卫国土完整是主权国家的至高尊严 在对待领土主权问题上,习近平始终强调:“我们 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决不干称王称霸的事,绝不会搞 侵略扩张,但如果有人要把战争强加到我们头上,我们 必须能决战决胜。我们渴望和平,但决不会因此放弃我 们的正当权益,决不会拿国家的核心利益做交易。” 国土安全是国家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前提。国土是国 家主权与主权权利管辖范围内的地域空间。它是由自然 要素和人文要素组成的物质实体,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 和国民从事各种活动所必需依赖的生存条件。国土安全 是指一个国家主权范围内的领陆、领水、领空和底土四 个方面的安全,核心是确保国家领土、领海、领空的完 整性,且不受威胁、不受袭击、不被分裂,同时能够保 证国家秩序和关键基础设施的畅通运行,切实做到独立 自主,不受侵犯。国土安全在国家安全体系中具有保障 作用,是构成国家安全的基本要素,是国家安全的重要 基石。那种认为国家经济安全是当前最重要的安全,国 土安全已处于次要地位的说法是违背实际和国家根本利 益要求的,必须坚决纠正。当前,尽管维护国家安全的 内容和手段是多方面和总体性的,但国土安全仍是保障 国家各方面安全和发展的前提。没有国土安全,国家在 其它方面就不可能获得真正的安全。对于主权国家而言, 生存和发展有其必要条件和需要条件。国土、人口、主 权等必要条件不存在,国家就不能生存。 确保国土安全是主权国家最高核心利益。领土主权 是国家利益中最核心的部分。从利益根本属性上讲,利 益涵盖政治、经济、军事等诸多领域,且涉及不同范围。 从利益划分层次上看,利益分为核心利益、重要利益和 一般利益。就不同行为体而言,有些利益可以共享,即 一方获得的好处,对其他方也有利,但也有许多好处是 排他性的。如主权、领土、国家政权等,只能由一方独享。 国土一旦丧失,国家的合法性就会遭受质疑。在不存在 普遍权威的情况下,确保国土安全是主权国家最高的核 心利益。捍卫国土完整、保卫国土不受侵犯是每个中国 公民的共同责任和义务。在涉及领土争端问题上,必须坚持国家利益原则。国土一旦丧失,是几百年的 GDP 都 无法挽回的,中国近代以来相继失去的几百万平方公里 的土地,就是深刻的历史教训。在当今和平发展的时代 大背景下,企图通过大规模发动领土入侵的事情已经难 有发生,但是国家间领土纷争依然是现实存在的重要安 全问题。 中国领土绝不容许任何势力干涉和侵犯。毛泽东曾 郑重指出:“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 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他还表示:绝不会“接受任何 外国政府所给予的任何带威胁性的行动”,“中国必须独立, 中国必须解放,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 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国家再有一丝一毫的干 涉。”③邓小平对维护领土主权也有清楚的表述。在会见 泰国前总理差猜时,他指出:“中国要维护自己国家的利 益、主权和领土完整,中国同样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不能 侵犯别国的利益、主权和领土。”互不侵犯是国家确保自 身利益的基本原则,是国家间解决领土争端的首要前提。 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就是要反对各种形式的分裂行径,及由 此存在的外来干涉。在对待国家安全和领土主权问题上, 2014年5月21日,习近平在上海召开的亚信峰会上指出: 各方“要恪守尊重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 等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不应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 不能以任何借口干涉他国内政,更不能恃强凌弱,侵略、 欺负和颠覆别的国家。 三、和平并非等于安全的认知观必须强化 正确的国防观念是确保国土安全的思想基础。无论 过去还是现在,国防安全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重要地位 都是其它各种安全无法替代的,国防安全始终是国家最 基本的安全保障。 和平不等于没有战争危险和外部威胁。所谓的和平 是在战争威胁下的和平,是世界上有限战争并未间断下 的和平,是相对和平。和平不等于没有威胁,和平只是 尚未发生战争,但并不等于国际社会或是国家就没有战 争危险或没有外部军事威胁,发生小规模的冲突及危机 均包括在内。和平的非暴力性、不安全性和非永久性是 其自然属性。近年来,在我东部和南部海域,周边国家 及域外势力虎视眈眈,用大炒“中国威胁”的手法,掩 盖其蚕食我海洋国土的真实意图,他们的所作所为严重 威胁到我生存空间。一旦某一方向或某一方面出现问题, 他们就会借机引发其他危机,以内忧制造外患,或凭外 患诱发内忧,以此扰乱中国和平发展的大局。以美国为 首的强权势力,积极插手我领土事务,在其怂恿挑唆下, 与我有钓鱼岛争端的日本不断在东海点火,菲律宾、越 南频繁在南海掀浪,日、菲、越当局企图联手构筑对华 包围圈。针对中国的日益崛起,美国愈发一意孤行,表 面打着维护和平的幌子,暗地里排兵布阵,派遣舰机抵 近我南海岛礁,进入我 12 海里领海。面对挑衅与威胁, 中国始终致力于和平解决领土争端,但以控制、蚕食和 移植为目的、掠夺他国利益的战争根源并未消除,中国 面临的战争危险依然存在。 和平至上的国土安全观念难有威慑力。“威慑不是 为了进行战争的战略,而是为了争取和平的战略。其目 的在于使对方确信:侵略是最不可取的抉择方案。威慑 不是从行动上去遏制敌人,而是从心理上去遏制敌人。” ④ 近年来不论陆地国土,还是海洋国土,中国在维护领土 完整问题上的一直主张“和平为上”,但和平为上绝不 等于和平至上,更不是“和平压倒一切”。中国和东盟 早在2002年就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但多年来, 南海局势一直没有稳定,且有恶化之势。菲、越等周边 国家妄图揣测我方心理,在强权势力的护佑下,肆意挑 战中国底线,和平解决对他们而言.,毫无诚意。捍卫 领土主权,必须坚持积极的军事斗争,一味地依靠政治 外交手段,不仅缺少威慑力,反而会引发安全威胁的增 加,甚至可能离所期望的和平目标背道而驰!当年,毛 泽东对印度在中印边界挑动事非问题上的意见是:印度 在我境内设点,我们完全有理由打……我们的方针是八 个字:“决不退让,避免流血。”紧接着,毛泽东又补 充八个字:“武装共处,犬牙交错。”⑤后来概括为“决 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犬牙交错,长期武装共处”的 二十字总方针。当和平共处的愿景缺少认同时,武装共 处不得不成为必要的选项。 中国实行积极防御战略,不侵占别人一寸土地,但 也不放弃自己一分领土。在捍卫主权和领土的斗争中, 必须依靠实力,致力于和平解决,但又不局限于和平手 段。不能一讲和平就忘记战争,视和平居于绝对地位。不加警惕的和平主义会使国家陷入危亡境地,没有斗争 的和平则是表象的和平。在领土纠纷还没有解决之际, 个别专家或学者便匆忙提出“使用武力与中国坚持和平 发展相违背”等偏激言论,是十分有害的。手段的运用 必须服务于和平战略大局。 四、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始终是斗争硬道理 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国势衰微,国运不昌,大小 数百次战事致使国土大量沦丧,前后有18个国家瓜分 我领土,签订不平等条约达 300 多个,割地、赔款、商 定关税,国家安全陷入危难境地。今天,尽管中华民族 已比 150 多年前强大,但还缺乏足够的战略威慑力,世 界强权甚至小国对中国仍持有敌视和冷战心理,不能平 等对待我们。在关系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中国人民将 不惜一切代价捍卫主权与领土完整,维护国家的荣誉和 尊严,绝不允许任何侵略势力肆意践踏! 积极的武力攻势是阻吓侵略者的必要手段。党中央 曾明确提出,维护好战略机遇期,关键是要维护国家安 全、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为国家发展创造和平的 国际环境与和谐的社会环境,提供有力的安全保障。和 平环境的获取应取决于国家安全、主权和领土完整,而 不能以牺牲国家安全、主权和领土完整为代价。坚持维 护中国的领土主权,与坚持和平解决争端、维护战略机 遇期、做负责任大国、不以武力相威胁并不矛盾。毛泽 东强调,和平时期的斗争是政治,战争也是政治,但用 的是特殊手段。无论采取哪种手段,最终都是为了获取 持久的和平。斗争的教训与经验告诉我们,一味追求防 守,而没有适当的斗争,则达不成战略目的,即便达成 了,也是短暂的被动的不稳固的。手段是为目标服务的, 失去目标指引的手段只能是无的放矢。因而,和平战略 目标的达成有赖于武力手段的正确运用。 武力的有效运用将打压进犯者的嚣张气焰。武力的 充分准备目的在于消除武力手段的使用,遏制争端爆发, 从而赢得和平方式解决。“善战不战,是以善战为先决 条件的,让对手看到你不好欺侮,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有了雄厚的实力,打则战而胜之,不打则使来犯者望而 却步。因此,不能一提到争端的解决就只想和平手段, 而不做武力的打算。任意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必须 坚决反对,但不能将之扩大化以至泛化,凡是武力手段 就排除在外。坚决反对不分青红皂白、反对一切战争的 “和平压倒一切”的和平论调。与周围国家保持友好睦 邻关系,营造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固然重要,但应以不 损害主权和国家尊严为原则。事实证明,屈辱的求取和 平不能令侵略者有所收敛,相反却有可能使他们肆无忌 惮、铤而走险。武力手段运用得越充分,和平解决争端 的可能性就越会增大。 正义的实力威慑是使敌人怕的最锐利武器。面对复 杂的国际争端,想要使敌人闻风丧胆就必须具备强大的 威慑力。战争辩证法指出,要赢得和平就必须准备战争。 “如果帝国主义一定要发动战争,我们也不要害怕。”⑥ 在对待斗争问题上,邓小平说过,“我们决不能示弱。 你越怕,越示弱,人家劲头就越大。并不因为你软了人 家就对你好一些,反倒是你软了人家看不起你。我们怕 什么?战争我们并不怕。……谁敢来打我们,他们进得 来出不去”。⑦和平手段在升值,但战争仍然是维护正义、 推动进步的必备手段,因为孕育战争的经济根源和政治 母体仍未彻底消除,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还在大行其道, 战争危险及武力干涉行为仍然存在。在缺少普遍权威的 国际体系中,国家要维持生存和安全,就必须照料本国 利益。进攻与防御是武力的双重属性,遏制和阻止对手 的侵略是最终意图。动用武力永远是捍卫国土完整的最 后选项。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任何分裂及敌对势力,企 图以军事手段干涉和威胁中国,就是与13亿中国人民 为敌。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中国人民不信鬼不 怕邪,敢于向一切挑衅者作斗争。 注释: ①《欲与我争夺经济海域,日本阻挠我开发东海资源》,http://www .sina.com.cn,2004 年 06 月 17 日 09:22 ②《联合早报》:《“台独”对中国的战略安全威胁》,华夏经纬网, 2004-06-28 ③《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 1354 页 ④约翰·柯林斯,《大战略》军事科学院译,1978年版,战士出版社, 第 163 页 ⑤金冲及,《周恩来传》(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版,第 1497 页 ⑥《毛泽东选集》第 5 卷,人民出版社,1977 年版,第 398 页 ⑦《邓小平文选》第 3 卷,人民出版社,1993 年版,第 320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