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的谈话(一九五五年十月十五日)

        热烈地欢迎你们。我们都属于有色人种。有色人种是被人家看不起的,最大的“缺点”就是有色。有些人喜欢有色金属而不喜欢有色人种。据我看,有色人种相当像有色金属,有色金属是贵重的金属,有色人种至少与白色人种同等贵重。有色人种同白色人种一样都是人,都是第一类,不是第二类。第二类是动物,不是人。世界上所有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肤色,都是平等的。我们两个民族现在是平等了,是两个伟大的民族。你们这个民族是个很好的民族。日本人,谁要想欺侮他们,我看是不容易的。你们现在有很多地方比我们高明,你们是工业化的国家,而我们现在还是农业国,我们正在努力。
        客人来看主人,是客人看得起主人,做主人的应该感谢客人。今天来的客人是我们的邻舍,左邻右舍,是很接近的一个邻舍。日本朋友到中国来,从你们日本家里到我们家里来看一看,我们应该感谢。以后我们要多来往。世界上没有只有一方面感谢另一方面的事情。如果只有一方面感谢另一方面的事情,那就不好了。相互有好处,相互有帮助,相互应该感谢。
        我们两国有个共同的问题,就是有一个国家压在我们的头上。你们以为中国是独立的国家,是不是?中国现在没有完全独立,和你们的情况一样,你们也不是完全独立的,这是共同点。现在我们的台湾还没有解放,美国的手很长,它抓住我们的台湾,也抓住日本、菲律宾、南朝鲜。亚洲这样大的地方它都想抓。这件事情终究不能持久的。这里是我们的地方,这里的事情应当由我们的人民来管。现在我们要求它放手,把手拿走。放手以后,我们再来拉手。它欺侮我们,不承认我们,说我们不算一个国家。我们承认它,它倒不承认我们。因此连累了你们,使得你们现在也很难承认我们。其实日本人民大多数是承认我们的,由于美国的手,使你们感到时间还没有到。这件事情,总会有一天要得到解决的。日本、美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都会承认我们的。我们也不着急,你们不承认我们,我们就不能吃饭睡觉了吗?我们还是可以吃饭睡觉的。你一百年不承认我们,一百零一年总要承认我们的。
        我们头上的手一定要顶走的。中国人民头上的手,日本人民头上的手,菲律宾、南朝鲜以及一切被压迫国家人民头上的手,总有一天要顶走的。所以这一点我们是谅解你们的,根本不责备你们没有与我们建立国交。过去你们承认蒋介石,我们外交部曾责备过你们。但我们对整个日本民族是谅解的,中国人民愿意你们的力量更加强大起来,把美国的手顶走。我们曾经顶过美国的肚子。抗美援朝把美国顶了一下,它想跨过鸭绿江,我们把它顶回到三八线〔1〕。这对日本有好处。我们在台湾问题上,总有一天也要把美国从台湾顶走的。这对我们有好处,对你们也有好处。祝你们每一个斗争能使你们的民族独立增加一分,每一个斗争能使你们的民族权利增加一分。这对你们有好处,对我们也有好处,所以我们也要感谢你们。能够独立自主,是自己应做的事情。中日关系要赶快改进。过去我们一般中国人是不喜欢日本人的,现在我们很喜欢你们,看见日本人很高兴。是不是你们过去占了便宜而现在吃亏了?你们过去没有占便宜,现在也没有吃亏。你们民族为恢复民族独立的斗争,是一年一年、一天一天地发展的,这是可以看到的。你们独立了,还有很多国家要受到影响。
        我们之间是没有什么紧张的,你们感觉怎么样?也许你们没有来中国的时候,觉得中国是共产党国家,而共产这个事情,有人说好,有人说坏,也许脑子里面会有一些紧张。中国对你们是不是有礼貌?是不是欢迎你们?是不是对你们提出许多责难?我想,也许你们没有来的时候是这样猜的。现在你们可以看出来了,因为你们已经来了十多天了。还可以再看一个时期,中国人民是不是对你们友好,是不是对你们提出责难。我们对你们没有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没有什么可紧张的。不要那么紧张,紧张了不好过日子,还是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好。再说,我们之间的社会制度虽然并不一致,但这个不一致并不妨害我们相互的尊重和友谊。过去的老账并不妨害我们,今天制度的不同也不妨害我们。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主要是将来的问题。
        世界各个民族都是向前发展的,都有它的长处,如果没有长处,它就要消灭了。在这一点上,我们都是有色民族,本来就是要互相尊重的。我们中国的缺点很多,一直到现在,还是经济落后、文化落后的国家。这点,你们比我们强,几十年内你们能够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所以你们有很多东西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我们现在还是个农业国,正在努力把这落后状态加以改变,由落后的农业国变为工业国,由文化落后的国家变成有现代文化的国家。这个方面,作为朋友来说,你们是可以提出批评的,讲一讲你们的意见,指出我们有哪些缺点。这不是什么干涉内政,干涉内政是你们外交部长与我们外交部长的事。在这上面提提意见,我们外交部长是不会有意见的,你们有什么意见尽可以讲。很抱歉的是,我比你们落后,你们比较了解中国的情况,我就不了解你们的情况,我是落后分子。哪一天有机会我还想学一学,还想到日本去看一看,把中国人民的友谊表示表示。地球转得很快,太阳刚出来一会儿就落啦。我也想到别的国家去看一看,甚至还想去美国看一看,把中国人民的友谊表示表示,但现在却没有希望实现。
        各国的事情要由各国自己管,这是个真理。美国的事情由美国自己管,我们不管它,但美国现在管得太多了。你们这个民族过去犯了个错误,但却因祸得福,卸掉了包袱,你们主动了。你们现在有资格来说美国人,也可以说法国人,也可以说荷兰人,也可以说比利时人,也可以说葡萄牙人,也可以说英国人,你们现在是处于很好的地位。你们参加了万隆会议〔2〕,这不是偶然的。你们在万隆会议上的态度是好的,你们现在没有包袱了。我们中国过去也犯了个错误,过去的政府都是腐化的,清朝政府、北洋政府、蒋介石政府都是这样腐化的政府,因此影响中国到现在还是这样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在这一点上,我们现在是比较注重的,因为我们感到过去这一点做错了。现在我们抬起头来了,也有资格说人了。我们工业的落后现在正在克服,过去农业生产很低,比你们低得多,现在也在开始转变。我们在目前还是有许多缺点的,牛皮是不好吹的,苍蝇还有不少。希望你们保持现在的主动地位,搞好你们的事情,发展前途是光明的。你们每一个胜利都对我们有帮助,都值得我们感谢。美国现在尽犯错误,它排斥日本民族,奴役日本人民,杀害我们的生命,这是一个问题。我们两个国家,需要相互帮助,你们帮助我们,我们帮助你们,互相之间也不捣乱,我们不捣乱你们的事情,你们也不要捣乱我们的事情。各办各的事情,在友好的关系底下办事,对你们有好处,对我们也有好处。
        所谓天下大事,就是解放、独立、民主、和平友好、人类进步。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国有本小说叫《三国演义》,一开头就是这两句话。这也是我们过去犯错误的一条,因为老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搞不成什么事情了。我可以说一句,将来世界上的事情,和平友好是基本的,世界大战这个东西意思不大。说打仗我们就一定害怕,这也不见得。丢原子弹谁也害怕,日本人怕,中国人也怕,所以最好还是不打,尽一切力量争取不打。如果人家一定要打,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他们要打,原子弹已经放在你头上,那么一炸,炸一个大窟窿,从中国炸进去,从美国炸出来。这个地球不大,据我知道地球直径只有二万五千一百多华里,就是一万二千五百多公里,打个窟窿有什么了不起呢?到那个时候,我看他们的事情就不好办了。你们没有殖民地,我们也没有殖民地,我们都不怕丧失什么东西,所以打世界大战只对他们不利。他们非常怕共产,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出个苏联共产,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出许多国家共产。从历史上看,共产是世界大战打出来的。打仗,人民的精神就紧张,紧张的结果,就另外想出路。人并不是一生下来,他母亲就嘱咐他搞共产,我的母亲也没有要我搞共产。共产是逼出来的,七逼八逼就逼上了梁山。另外,还有一些非共产的民族独立国家,如印度、印尼及亚非的一些国家,也是世界大战打出来的。这个道理,我同尼赫鲁〔3〕总理讲过,我说,你们印度、印尼也是世界大战打出来的。我讲的这些话不是造谣,两次世界大战就得到这么些结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去调查,世界上确实有个苏联,确实有个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有独立的印度等等国家。所以,你们没有办法讲我是扯谎的。虽然我不是个历史学家,但历史却明明摆在那里。当然,世界大战还是不打好。
        他们也会讲:你们拿共产吓唬我们,威胁我们,进行颠覆活动。我们并不威胁他们,我们只是不要打世界大战。如果不打世界大战,他们的事情还可以继续,共产还可以来得慢一点。如果他们一定要打,并且一经打起来,那是把世界人民的精神再一次紧张起来,世界人民大都要共产了。你们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打个赌,如果再打一次世界大战,世界百分之七十、百分之八十不共产的话,我就不吃饭啦,把饭都让给你们吃。这不是跟你们打赌,是跟美国打赌的,因为有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果作证明。
        中日关系的历史是很长的,人类几十万年以来过着和平的生活,我们的祖先吵过架、打过仗,这一套可以忘记啦!应该忘记,因为那是不愉快的事情,记在我们脑子里干什么呢?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把我们的关系改变了。刚才已经讲到,你们是处于很好的地位,处于理直气壮的地位。过去你们欠过人家的账,现在你们不再欠账了,而是有人欠你们的账。你们现在很有政治资本,我们也有政治资本,向美国讨账。它欠了我们的账,这一点,我想我是根本没有讲错的。你们现在是轻松愉快了,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不同了,理由抓在你们手里,是不是?对不对?对你们过去欠的账再要来讨账,这是没有道理的。你们已经赔过不是了。不能天天赔不是,是不是?一个民族成天怄气是不好的,这一点,我们很可以谅解。我们是你们的朋友,你们对中国人民看得清楚,不是把你们当作敌人看待,而是当作朋友看待的。我很直爽地谈,我们应该想尽一切办法,让美国的手缩回去,它的手太长了,美国很不应该。你们日本人经过了多少年以后,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啦!
        我们互相帮助,互通有无,和平友好,文化交流,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这并不是能强制建立的)。战犯问题提得早了一点,把正常的外交关系恢复了,就尽可能争取迅速地解决这个问题。这道理很简单,我们并不需要扣留这批战犯。扣留他们有什么好处呢?日本有人把政治问题说成是技术问题,说中日并没打仗,为什么是战争状态呢?但从法律上说,中日就是处于战争状态。你们把恢复中日关系放在第一条,这是很好的。就人民的利益要求,应尽早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文化交流,现在就可以做啦!日本歌舞伎剧团来了,它的演出很好,我去看了很高兴,对促进两国人民的谅解有帮助,在艺术上对我们也有所帮助。我们可以相互地取长补短,相互帮助。
        根据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四年出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刊印。原题是《中日关系和世界大战问题》。
    注释:
    〔1〕三八线,见本卷第99页注〔5〕。
    〔2〕万隆会议,见本卷第414页注〔1〕。
    〔3〕尼赫鲁,当时任印度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