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印尼总理沙斯特罗阿米佐约的谈话(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六日)

        我们之间没有隔阂。我们为你们好,因为对你们好的,也对我们好。希望你们强盛起来,发展起来,这对我们和对世界和平都有好处。亚非国家刚在万隆开过一次会⑴,这些国家都应该强盛起来,包括日本在内。过去日本不好,但是现在也受欺侮。受帝国主义欺侮的国家都强盛起来就好了。
        由于科伦坡五国⑵的发起和召集,并在印尼总统和总理的主持下,万隆会议才开得好。中国是作为一个亚非国家参加这次会议的,以这种身分中国也尽了一份力量。中国愿意同所有的国家友好合作,中国参加这次会议不是去做坏事的。由于中国所采取的态度,有些对我们不友好的国家,如日本、菲律宾、泰国,在会议中同我们还可以相处,还过得去,没有什么大的过不去。当然,别扭还不少,但还是有些共同的地方。我们同这些国家有一种情况是相同的,它们也有同样的困难,那就是受美国这个帝国主义国家的欺侮。泰国的经济也是不发达的。日本虽然比我们先进,但是它也有经济困难。这是一般地说,当然也有个别例外。因此,在政治上和经济上,一般地说,我们是有某种共同点的。这次亚非会议恐怕是有史以来亚非国家举行的第一次会议。
        西方国家几百年以来,由于进行长期的侵略,它们对亚非两洲产生一种心理,轻视落后国家。它们说我们是有色人种。这是拿肤色来区分,就好像说有色金属那样。我们这些“有色金属”是会膨胀起来的,当然,我们不会去侵略别人。但“有色金属”是更有价值的,因为有色金属包括金、银、铜、锡等。
        一个民族多少世纪以来不仅保存了而且发展了,一定有它的长处,否则不能理解。西方国家说我们的民族不好,那末我们的民族怎么能保存并发展了呢?
        我们很谈得来。我们同尼赫鲁⑶总理和吴努⑷总理谈过,现在又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总理谈了话。我们作为朋友是能够处得好的。在西方国家面前,我们的问题是团结起来,保卫自己,而不是互相打主意,彼此损害。我们的关系不是互相损害,而是互利,不仅在商业上和文化上如此,在政治上也进行合作,万隆会议就是一个例子。我们要使这些国家每年都能看到进步。我们要互相帮助,解决一些可能解决的困难问题。我们各有各的困难问题,经过互相帮助,争取解决这些难题。为此,就要采取步骤来消除存在于我们之间的不了解和障碍,增加互相的了解。例如,中国同印度之间过去有一个西藏问题,中国同缅甸之间有华侨问题和国界问题,中国同印尼之间也有华侨问题。对于那些同我们关系不大好的国家,我们也要采取具体步骤来解决一些问题。就是像泰国、菲律宾那样的国家,我们的想法也是一样,只要有可能,就争取搞好同它们的关系。我们曾经同尼赫鲁总理和吴努总理谈过泰国的问题,并请他们帮助我们劝说一下泰国。泰国说怕我们派军队去打它,但是怎么可以乱打呢?泰国又怕我们的傣族自治区⑸。我们说它可以派领事到昆明,看看我们是不是要去打它。周总理在万隆曾经同泰国的外长谈过,也是为了搞好关系。如果可能的话,希望总理先生见到泰国和菲律宾的领导人时替我们说说,告诉他们中国是想跟他们的国家友好的。
        就是西方国家,只要它们愿意,我们也愿同它们合作。我们愿意用和平的方法来解决存在的问题。打仗总是不好的,特别是对西方国家是没有好结果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在战争中固然双方都损失物资和生命,但是,历史证明战争有一个政治后果对西方国家是不利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苏俄解脱了旧有的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中国和许多国家得到了解放。第二次世界大战产生了两种结果:第一,产生了像中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由共产党管事的国家;第二,像在印尼、印度、缅甸这样的许多亚非国家中,民族主义者所领导的运动使这些国家成为独立自主或者接近独立自主的国家。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埃及有了很大的改变,许多近东和中东国家也是如此。虽然美国强了起来,但是西方国家的阵营总的说是削弱了。
        几年前,在座的人都是不合法的,我们都是“非法之徒”、“叛徒”、“坏人”。但是现在改变了。我们把那些所谓的好人赶跑了,你们赶走了日本人和荷兰人,我们赶走了日本人、美国人和蒋介石。这些人都说我们坏得很。尼赫鲁总理、吴努总理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总理都是坐过很久班房的。我们可以用这段历史去说服西方国家。它们说,它们的势力大得很,那末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我们都独立起来了呢?这个历史根据是很有力量的,不是造谣,也不是吓人。过去西方国家吓了我们几百年,现在到底是它们吓倒了我们,还是我们吓倒了它们呢?因此,结论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最好不打,如果打,结果不是对我们不利,不是对亚非国家不利,而是对西方国家不利。如果说这是吓人,那也可以,但是我们这样说是有根据的,我们是有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作为根据的。正是考虑了这一点,我们说,用谈判来解决问题,试试看。况且朝鲜战争和印度支那战争最后都是用谈判解决的,台湾问题也可以用谈判解决。我们已经在万隆会议表明了这一点,可以用这一点去说服西方国家。但是西方国家可能不听,它们的想法是偏在一边的,认为它们钢铁多、钱多、原子弹多。对于这些,我们怕不怕呢?有一点怕,不十分怕。我们说有一点怕,因为武器是杀人的。我们的人民不希望遭受损失,因此我们不要战争。西方国家手里这些东西的作用,是不会超过人民的力量的,因为人民是有生命的。西方国家有许多大王,什么煤油大王、钢铁大王、汽车大王,历史证明大王的结局都是不妙的。希特勒⑹、墨索里尼⑺、东条⑻、蒋介石都曾经是大王。这间屋子就是皇帝曾经住过的,但是他们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大王都是手里掌握许多东西的,人民手里没有东西。我相信,印尼朋友开始斗争的时候手里也是没有东西的。我们在开始斗争的时候手无寸铁,我们的对手都是全副武装的。但是手无寸铁的人民却把全副武装的人赶跑了。几千年来的历史证明,腐朽的人手里东西越多,倒得也越快。因此,结论还是一个:和平为上。
        就原子弹而言,亚非国家是无产者,我们这些国家连一个原子弹都没有。希望在这方面富有的国家善用其“宝”,如果乱用的话,不见得对它们有利。我们连一个原子弹也没有,怎么能去侵略人家呢?用双手去侵略有原子弹的人,岂不危险?但是人家却把我们叫“侵略者”,说中国人是好侵略的。第一,我们“侵略”了中国大陆,现在又要“侵略”金门、马祖;第二,金日成⑼在朝鲜“侵略”到三八线⑽,中国后来又帮助了金日成;第三,胡志明⑾也“侵略”到十七度线⑿。而说我们的那种人倒似乎是十分爱好和平的。我们听说,荷兰人也说印尼要“侵略”西伊里安⒀
        总理先生说,印尼要和平利用自己的丰富的资源,我完全同意。印尼的前途是了不得的,有那么多的宝藏。日本虽然现在比较发达,但是资源贫乏,印尼是一定能超过日本的。印尼和日本的人口差不多,但是印尼的地方大,气候好,蕴藏的物资尤其丰富,若干年以后也会出现一个比日本更强的新印尼。当然印尼是和平利用它的资源,这对其他的人也是有利的。
        中国人民完全支持印尼人民保卫自己的国家。我们相信,印尼人民也同样支持中国人民保卫自己的国家。我找不到我们两国间有任何利害冲突,而只能找到两国合作有互利的方面。
        亚非国家的团结是有希望的,万隆会议已经走了第一步。以后我们应该共同努力,继续工作,团结起来,促进和平。即使有战争,我们也可以把它推迟。我们要争取和平的环境,时间要尽可能的长,这是有希望的,有可能的。如果美国愿意签订一个和平条约,多长的时期都可以,五十年不够就一百年,不知道美国干不干。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美国,我想你们是不会反对的。
        根据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四年出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刊印。原题是《和平为上》。
    注释:
    〔1〕指一九五五年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的第一次亚非会议,即万隆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缅甸、锡兰(今斯里兰卡)、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五个发起国,以及阿富汗、柬埔寨、中华人民共和国、埃及等,共二十九个亚非国家。会议广泛讨论了民族主权、反殖民主义斗争、世界和平以及与会国之间的经济文化合作等问题,发表了《亚非会议最后公报》,提出了著名的关于促进世界和平与合作的十项原则。
    〔2〕指缅甸、锡兰(今斯里兰卡)、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一九五四年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二日,这五个国家的总理在锡兰首都科伦坡举行会议,提出召开亚非会议的主张。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至二十九日,他们在印度尼西亚的茂物举行第二次会议,决定联合发起在一九五五年召开亚非会议。
    〔3〕尼赫鲁,当时任印度总理。
    〔4〕吴努,当时任缅甸总理。
    〔5〕一九五三年我国在云南省曾建立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和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区,后分别在一九五五年、一九五六年改为自治州。
    〔6〕希特勒,见本卷第94页注⑶。
    〔7〕墨索里尼(一八八三——一九四五),意大利法西斯首领。早年曾参加意大利社会党,后被开除。一九二一年组织法西斯党,一九二二年用暴力夺取政权,建立了法西斯专政。一九三九年同德国缔结政治、军事同盟,次年追随德国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九四三年七月,由于军事失败和国内反法西斯运动的高涨,他的独裁政权垮台。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八日,被意大利游击队处死。
    〔8〕东条,即东条英机,见本卷第 94页注⑷。
    〔9〕金日成,当时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
    〔10〕三八线,见本卷第99页注⑸。
    〔11〕胡志明,当时任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
    〔12〕十七度线,参见本卷第373页注〔9〕。
    〔13〕西伊里安,指印度尼西亚新几内亚岛西半部及其近海岛屿,今伊里安查亚省。一九四九年印度尼西亚独立时,荷兰政府在美国的支持下继续霸占这一地区。印尼政府曾多次希望通过谈判解决西伊里安问题,却屡遭阻挠和破坏。为维护国家的独立和主权,印尼人民展开声势浩大的收复西伊里安运动和反殖民主义的武装斗争,迫使荷兰政府同意谈判。一九六三年五月一日荷兰政府将西伊里安主权交还印度尼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