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进喜的退款单

 文/王树理  

从“铁人王进喜纪念馆”走出来,伫立在他的花岗 岩石雕像前,我情不自禁地躬下了腰身:铁人,真正的 共产党人,请你接受一个来自齐鲁大地的后学深深的敬 意!我是学着你的榜样长大的,我是吮吸着你和你的那 个时代的清新空气长大的。你率领着 1205 钻井队从大西 北的玉门油田赶到北大荒的时候,这里一片荒原,你用 “宁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大无畏气概,奋战五天五夜打出了第一口油井,你曾经带领你的钻井 队多次创下年进尺 10 万米的奇迹;也曾经在油井发生井 喷的关键时刻,奋不顾身地跳进泥浆池,扭动着身躯搅 拌重晶石粉;你也曾迎着凛冽的寒风奋战三天三夜,率 领着可敬可亲的工友们用人拉肩扛的办法,把高达 38 米、 重 22 吨的井架矗立于荒原……你啊你,实在是共和国了 不起的大功臣。 你是功臣,那是人民给你封的,是国家给你封的。 可在你的眼里,你却从来不把“功臣”两个字和自己联 系起来。即使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已经是中共中央委员、 大庆会战指挥部副总指挥的的你,依然没有一丝半点的 “功臣”味道。1970年,你患胃癌在北京301医院动手术, 石油部的同志带着康世恩部长的亲笔信来看你了,你的 老伙计韩忠全代表大庆油田广大职工来看你了,面对着 经过大庆油田党委集体研究后,给你的 300 元补助,你 不仅斩钉截铁写下“我不困难”四个大字,还对这 300 元钱的用途做了细致入微的安排。你对前来看你的工会 主席韩忠全说,这钱我不能要,回去后给我办好两件事: 一是在张铁匠汽车站旁边盖一座干打垒当候车室,要隔 出里外间,外边让上下班等车的工人歇歇脚;二是,还 记得那个因犯心脏病夜里突然去世的钻井工人吗?—— 他没有了,可家属孩子都在,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要 把里间拾掇好,能吃能住,让她们母子住进来。记住, 不能让她们白给看房子,要按家属工给他们开工资,让 她们一家安定下来。 多么好的共产党人啊,自己的生命即将逝去,身为 党的中央委员会委员,想的是一线工人和工人遗属。说 心里话,每次翻阅这段资料,我都忍不住掉下眼泪。可 是当时在场的工会主席韩忠全,却不能流泪,他怕铁人 说自己软蛋,更怕惹铁人发火。他咬着牙强忍着,不然 眼泪就流下来了。韩忠全老人在谈到这件事情 时说,他不能守着铁人落泪,他趁铁人不注意, 把那300元钱塞到了他的沙发坐席下面。离开 王进喜病房,身为工会主席的他,再也控制不 住自己,眼泪刷刷滚落下来。但是,这笔款子, 后来还是被王进喜发现了。1970 年 11 月 15 日, 王进喜同志在北京病逝。生命的最后时刻,不 亏铁人称号的他,把这笔钱连同另外两个人看 望他时分别留下的100元钱包在一起,又列了 一个清单。写下了一张退款单: “我住院期间,领导和同志们给我送来的 钱,请交给组织: 韩忠全 三百元 李章锁 一百元 居正平 一百元 我不困难。” 清单的的落款后面,依然是四个字:“我不困难”! 我用相机拍下了这张退款单据。它的字迹说不上清 秀,但我敢肯定,这是世界上价值连城的墨宝!他留给 我们的,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优秀品质的无价之宝。 是一个“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的钢铁硬汉掷地有声的人 格宣言!比之于当下那些年薪上千万、上百万另外再加 股权、期权等名堂的分配方案,不知要高贵多少!真想 建议报社,在我这篇稿件的花边之外,把这张退款单据 影印出来,它会让许多人脸上发烧的。当然,我拍下来 的还不止这些,还有王进喜1960年出席劳模代表大会 的代表证、他到食堂用的饭票,他在劳模大会签到簿写 下的感言。请看看这五句话吧: “讲进步不要忘了党;讲本领不要忘了群众;讲成 绩不要忘了大多数;讲缺点不要忘了自己;讲现在不要 割断历史!” 这就是铁人——一个真共产党员留给世界的心声。 关于铁人为我国石油工业作出的贡献,50 岁以上的 人都应当如数家珍。后来的年轻人,当我们无忧无虑享 受改革开放成果的时候,能否面对着铁人的遗像说一句 “我们问心无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