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文运昌(1)的信(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运昌吾兄:
        莫立本(2)到,接获手书,本日又接十一月十六日详示,快慰莫名。八舅父母仙逝,至深痛惜。诸表兄嫂幸都健在,又是快事。家境艰难,此非一家一人情况,全国大多数人皆然,惟有合群奋斗,驱除日本帝国主义,才有生路。吾兄想来工作甚好,惟我们这里仅有衣穿饭吃,上自总司令下至火夫,待遇相同,因为我们的党专为国家民族劳苦民众做事,牺牲个人私利,故人人平等,并无薪水。如兄家累甚重,宜在外面谋一大小差事俾资接济,故不宜来此。道路甚远,我亦不能寄旅费。在湘开办军校,计划甚善,亦暂难实行,私心虽想助兄,事实难于做到。前由公家寄了二十元旅费给周润芳,因她系泽覃(3)死难烈士(泽覃前年被杀于江西)之妻,故公家出此,亦非我私人的原故,敬祈谅之。我为全社会出一些力,是把我十分敬爱的外家及我家乡一切穷苦人包括在内的,我十分眷念我外家诸兄弟子侄,及一切穷苦同乡,但我只能用这种方法帮助你们,大概你们也是已经了解了的。
        虽然如此,但我想和兄及诸表兄弟子侄们常通书信,我得你们片纸只字都是欢喜的。
        不知你知道韶山情形否?有便请通知我乡下亲友,如他们愿意和我通信,我是很欢喜的。但请转知他们不要来此谋事,因为此处并无薪水。
        刘霖生(4)先生还健在吗?请搭信慰问他老先生。
        日本帝国主义正在大举进攻,我们的工作是很紧张的,但我们都很快乐健康,我的身体比前两年更好了些,请告慰唐家#诸位兄嫂侄子儿女们。并告他们八路军的胜利就是他们大家的胜利,用以安慰大家的困苦与艰难。
        谨祝兄及表嫂的健康!
        毛泽东
        十一月二十七日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刊印。
    注释:
    〔1〕文运昌(一八八四——一九六一),湖南湘乡人。毛泽东的表兄。
    〔2〕莫立本,即方克,一九一八年生,湖南桃江人。当时是从湖南长沙去延安的一位青年。
    〔3〕泽覃,即毛泽覃(一九○五——一九三五),湖南湘潭人,毛泽东之弟。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曾任中共苏区中央局秘书长、中央苏区独立师师长。一九三五年牺牲。
    〔4〕刘霖生(一八六五——一九四九),湖南湘乡人。毛泽东和文运昌的表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