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纳川:三枝半枪起家的革命英烈

文/毛峥嵘

image.png

罗纳川

罗纳川,1899 年 5 月 26 日生于湖南省平江县献钟罗家洞, 是平浏地区我党早期著名的工农领袖之一。1928 年 5 月因叛徒出卖,英勇牺牲,年仅 29 岁。

 

领导平江现代史上有名的“纸工运动”

罗纳川出身于一个较为富裕的农民家庭。1919 年“ 五四” 运动爆发,在平江县城求学的罗纳川和其他爱国师生一道,冲出校门,走向街头,满怀激情地向广大群众宣讲“国耻之辱”、“日货之害”、“爱国之责”,边讲边在门板上作画,慷慨陈词,情真意切。

“五四”反帝爱国运动期间,平江传来了《新青年》、《晨报》等多种传播新文化的报刊。罗纳川热心地阅读,逐渐接受新思想。这个从偏僻山村出来的青年,通过不断学习和探求,深感自己的家乡落后。为了改变这种面貌,在当时平民教育思想的影响下,他不顾父亲的反对和师友的劝阻,毅然辍学回乡,兴办教育。

罗纳川回到家乡以后,在自己原先读私塾的仙姑殿,办起了一所新型小学。为了让穷孩子能够读书, 他自己掏钱购买书籍发给学生。

1924 年, 他又在献钟办起了全县第一所农村夜校,每晚吸收五六十个男女劳动者来校读书,向工农群众普及文化知识,灌输革命思想。这个夜校的学员,后来大多成了革命骨干。

罗纳川热心为工农兴办教育的事迹传出后,引起了正在积极推行平民教育”、进行革命宣传的中共平江县党组织的注意,党的负责人余贲民、陈茀章等亲自来到献钟参观。余贲民等听取了罗纳川关于办学动机和情况的介绍后,觉得他是一个立志为工农谋利益的好青年,当即送给他几本关于共产主义的书刊。以后,罗纳川的觉悟进一步提高,1924 年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献钟建立了平江第一个农村团支部。

罗纳川入团后,由党派往辜家洞开办“平民教育”,从事纸工运动。辜家洞是献钟地区一个长达 60 华里的大山冲,山高林密,盛产竹麻等造纸原料,年产纸张数万担,远销湖北、江西, 是平江的一个“宝洞”。可是, 这里的山林纸槽,为少数槽户所占有。2000 多纸工日夜劳累, 每年为槽户赚得 20 多万元银洋, 自己却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纸工对槽户很痛恨,曾进行过多次分散自发的斗争。但由于当时没有党的领导,这些斗争都未取得胜利。

一天,罗纳川戴眼镜穿长衫, 风尘仆仆地来到辜家洞。造纸工人以为他是“风水先生”,他就趁机风趣地讲起“风水”来了。他预言式地暗示说,辜家洞要变天了,“牲口要说话,豺狼要下跪。”纸工们为罗纳川风趣的预言所逗乐。接着他走家串户了解情况,随后开办了纸工夜校,很快得到纸工们的信任。他为了把工人组织起来,在纸工夜校先成立了“校友会”,又抓住团结、互助问题,对群众进行教育,帮助大家分析 1917 年灶门洞纸工斗争失败的教训。在这些组织和教育工作的基础上,1924 年9 月,辜家洞开始筹建纸业工会,推选纸工积极分子黎幕方等负责。 此后,罗纳川领导纸工开展了三次规模较大的斗争。第一次是辜家洞纸业工会筹备会成立后不久,他发动纸工要求槽户增加工资。纸工们选出 140 名代表与槽户谈判,提出将日工资由 400 钱增加到 600 钱。槽户见纸工来势凶猛,怕吃眼前亏,满口答应。但背后又在捣鬼,妄图翻案。罗纳川得知槽户的阴谋,遂组织 2000 多名纸工罢工。罢工进行了 6 天,槽户被迫接受了纸工的要求。平江首次纸工运动获得胜利。

1925 年, 罗纳川由青年团员转为中共党员,旋即担任献钟党支部书记。这时,物价飞涨, 纸工们由罢工斗争得到的工资虽有提高,但生活仍很困难。罗纳川在辜家洞建立了党组织以后,9 月 28 日,又把纸工原来的行会组织蔡伦会正式改组为造纸工会,选举黎慕方为会长。接着,罗纳川和辜家洞党支部、造纸工会商议,决定发动第二次纸工斗争。

工会派出数十名代表找槽户谈判,要求将工资提到 5 角钱一天。槽户拒不答应,纸工坚持罢工一个多月。槽户联名向县公署告状,县知事受了贿赂,判定“工资按原不变,纸工立即复工”。罗纳川闻讯后,马上组织纸工代表数百人到县公署请愿,详尽揭发槽户罪恶。县知事理屈词穷,将此案批转献钟警察所处理。数百代表复齐集献钟警察所,迫使其改判为每日增加纸工工资 200 钱,并责令槽户向纸工赔礼。

几个月后,物价成倍猛涨,纸工生活濒临绝境。1926 年 2 月, 罗纳川召集各地造纸工会干部在辜家洞太安庙开会,研究进行第三次斗争。纸工代表要求一定要把工资增加到 5 角一天,并实行 8 小时工作制,遭到槽户拒绝。于是,他又组织各地纸工一致宣布罢工, 并印发宣言,争取舆论同情和各方面的支援。斗争坚持了一个多月, 仍无结果。罗纳川便在献钟地区组织 2000 多纸工去县里请愿。中共平江地方委员会亦发动县城工人、学生和市民 3000 多人游行,声援纸工。接着,思村、炉洞、白水、百福洞等地的纸工也纷纷赶来,请愿纸工增加到 5000 多人,云集县公署,要求判定。县知事罗良铎在纸工的强烈要求和县城群众的声援下,被迫答应工人提出的要求。斗争取得了完全胜利。这是平江现代史上有名的“纸工运动”,它对后来平江、湘东以至湘赣边区工农运动的发展,都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开展农民运动建立农民武装

1926 年夏,北伐军入湘。中共平江地委曾先于 5 月间召开会议,动员党组织开展工农运动,支援北伐,迎接革命高潮。

献钟党支部利用端午节举行龙舟竞赛的传统活动,组织了有数千群众参加的讲演大会。罗纳川在会上揭露北洋军阀吴佩孚等祸国殃民的罪行,号召广大群众支援北伐军,打倒军阀统治。接着, 他根据平江地委关于利用有利形势,以农村夜校为阵地,开始组织秘密农会的指示,在献钟组织了平江第一个农民协会,自任农会委员长。

当北伐军进逼平江之际,7 月 15 日,叶开鑫溃军一个班窜到献钟镇,进入一家客栈大吃大喝,客栈老板派人密报罗纳川。罗纳川立即组织 100 多农民手持锄头扁担,暗中包围客栈,自己带领 20 多名党团员和农会骨干进入客栈,布置每两人对付一名士兵。他假装买饭菜与客栈老板发生争吵,以砸碗为号,20 多名骨干一齐动手夺枪,在外农民也纷纷拥进,经过一番打斗,击毙土兵 2 人,活捉 10 人,缴获步枪 8 支。罗纳川以这 8 支步枪为主要武器,成立了献钟地区农民协会自卫队,不到 3 天,有300 多人报名参加,自卫队由一个小队发展到一个大队。后来, 这支平江最早成立的农会武装, 在配合北伐军作战,镇压反动势力,保卫革命等方面都起了重要作用。

不久,中共湖南省委决定派潘心元、罗纳川等 4 人去浏阳从事地委筹建工作。同年 8 月,罗纳川离开农民运动正在蓬勃兴起的家乡,来到浏阳。9 月上旬,他以省农运特派员身份主持召开了浏阳全县第一届农民代表会, 当选为浏阳县农民协会委员长。

9 月下旬,罗纳川参加了在县城文庙秘密举行的中共浏阳县第一次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共浏阳地方委员会 7 名执行委员之一,潘心元任书记、罗纳川任农民部长。

罗纳川在领导浏阳农民运动的工作中,首先抓紧各级农协组织的建设。县农协派出 20 多名骨干到各区担任特派员,领导组建农会。他自己也经常下乡检查督促。在农会筹建过程中,浏阳农村到处响起欢乐的歌声:“民国十五年真有板呀,穷人翻身打洋伞呀,打洋伞来开会呀,大家加入农协会呀,农协会气势雄呀, 首先打倒叶开鑫呀,没得洋枪和洋炮,就用梭标来开路呀。”至 11 月底,全县 21 个区 586 个乡都普遍成立了农民协会,会员人数达 13 万多。到 1927 年春,会员又增加到 30 万人,是全省农会会员最多的县份之一。

农民协会组织建立后,罗纳川和县农协领导农民进行的第一场斗争,就是从政治上把土豪劣绅的威风打下去。东乡古港大恶霸周永晋,包揽词讼,横行乡里, 强迫佃户退佃,并威胁基层农会干部,群众向县农协控告了周永晋的罪行,罗纳川派人查实后, 经过审判,将周处决,并通报全县,借以震慑城乡反动势力。

接着,他和县农协又根据党的决定,领导农民进行经济斗争。一是阻止运米出境,打击地主奸商的投机活动。二是清算公产。全县普遍成立了清算委员会,仅北盛区就清算了 105 项大小公产,共查出贪污稻谷 1 万多石。三是开展减租退押。四是进行土改。1927春夏之交,浏阳农民普遍要求耕者有其田,农会即组织农民采取多种形式分配土地。枫浆乡农会一马当先,每人平均分得 6 石谷田。接着北盛区、蕉溪区农会也分了田。

与此同时,罗纳川和县农协领导农民进行经济、文化建设。在经济方面,各地农会普遍整顿积谷, 用以解决农民储粮备荒的问题。继 1926 年冬成立“浏东平民银行” 之后,县农协 1927 年春又筹建了浏阳银行”,将没收帝国主义者的洋货煤油作为基金,发行了一元、五元的布币。各地农协还成立了生产、消费、信用合作社,组织土产交流,发动群众筑塘坝、修道路。在文化建设方面,开展工农教育和小学教育,办有农民夜校、青年半日班、妇女缝纫班、儿童全日班等。农会还提倡反封建除恶习, 取缔妇女裹脚,废除包办婚姻,禁止赌博,查办吸食鸦片者等。

当浏阳农村掀起大革命浪潮之际,反动的“保产党”、“三爱党”(“保产党” 与“三爱党”同为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湖南出现的反革命组织。)与土豪劣绅、国民党右派沆瀣一气,疯狂向革命势力进攻,发展反革命组织,制造反革命舆论,说什么“农会不要祖宗”,“农会共产共妻”等等。各地农会纷纷要求进行反击,有的还把反动豪绅捆送到县城请求惩办。但国民党右派县长和县警备队长,却暗中勾结反革命势力, 私自放走农会送来的罪犯,并依恃他们所控制的有 600 多枪枝的团防武装,企图镇压农民革命。

在此关键时刻,罗纳川力主坚决打击反动势力。中共浏阳地委开会,决定由农民协会接管团防枪枝,建立农民武装。1927 年 2 月,国民党浏阳县党部在共产党的推动下,召开党政工农商学妇各界代表会,邀请全县 21 个大团团总列席。罗纳川在会上代表县农协责令各大团将全部枪枝交农会接管。各团总慑于农会威力,只得答应缴枪。这时,普安大团团总张梅村公然反抗。农协当即将其逮捕,交县警备队看管。而警备队长又私自将张放走。据此,中共浏阳地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首先夺取县团防总局警备队的枪枝,并将该队队长逮捕法办。警备队长被抓获后,由罗纳川等人组成特别法庭,将其判处死刑。同时,县农协将县长解送长沙,交省民政厅处理。随后,罗纳川等 9 人组成的浏阳县公法团,开会选举 22 岁的女共产党员邵振维担任县长。接着, 在全县范围内进行了基层政权的改组,废除了团总制。这时,罗纳川特别重视农民的武装建设,1927 年夏初, 除全县各区乡不脱产的 15 万农民自卫军外, 还正式建立起拥有 700 多枪枝的浏阳县工农义勇队,罗纳川担任参谋长。

“马日事变”后,遵照中共湖南临时省委的指示,浏阳地委于 1927 年 5 月底下达紧急动员令,集合农军数万,前往进攻长沙城。浏阳农军一部已经打到了长沙小吴门、南门口,后因上级命令停止进攻,农军遂撤回浏阳。

7 月 7 日,浏阳工农义勇队奉命前往南昌,潘心元随队出征,罗纳川留在本地坚持斗争。

 

“三支半枪打天下”

罗纳川秘密回到平江后不久,国民党反动派为了镇压平江革命斗争,派来王紫剑担任县长, 阎仲儒担任“清乡司令”。他们大举“清剿”,杀人抢劫,城乡一片白色恐怖,群众恨之入骨, 愤怒地说:“阎王清乡,百姓遭殃。”人们急切盼望共产党领导他们进行反击。

中共湖南省委为了贯彻“八七”会议精神,组织起义, 派李六如、夏明翰来到平江。他们与平江县委书记毛简青和已从浏阳潜回的罗纳川共同商量恢复平江党的组织,重建革命武装, 随即决定,由罗纳川出面主持在献钟罗家洞召开党的秘密会议。这次会议认真讨论了发动群众、扩大党的组织、进行武装斗争的问题,通过了“搞武装,建政权, 分土地,杀土豪”的战斗口号,并同时决定开展“肃反”。会议改选了县委,仍由毛简青任县委书记, 罗纳川任宣传部长兼东乡特委书记,还决定成立平江秋收暴动委员(简称暴委),罗纳川被任命为主任,暴委的总部就设在他的家里。此后,他为组织暴动日夜操劳, 变卖了自己的家产作为革命经费。当时一个急迫问题就是要千方百计地搞枪。罗纳川把自己从浏阳带回的一支短枪拿出来,又从在县民团干过事的罗昌云家搞到一支枪, 还找到原从客栈缴获留在献钟的一支枪。后来听说献钟镇边一个菱笋塘里埋有一支枪,他便和方强等人趁黑夜到水塘里找。费了好大周折,枪总算找到了,但没有退子钩, 只能装样子,算做半支。罗纳川依靠这三支半枪,秘密组织暴动队, 赶制梭标、大刀,自造土枪、土炸弹,迅速扩大武装力量,开始了“日藏夜现”的游击战争。当时,群众编了一首歌谣赞扬说:“罗纳川, 胆子大,天不怕,地不怕,提起脑壳闹革命,三支半枪打天下。”

1927 年 9 月 9 日, 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爆发,消息飞快传到平江,平江的暴动队纷纷要求赶快行动,于是县委决定首先攻打献钟警察所。9 月中旬的一天清晨,罗纳川集合上千名暴动队员拥向献钟镇厘金局,要求核减税金。在争吵之际,群众越围越多, 警察所 7 名警察荷枪实弹前来镇压。这时,罗纳川举手鸣枪,发出起义信号。群众高呼:“暴动!暴动!”按计划,一个暴动队对付一个警察,很快便把他们的枪全部收缴了。平素作恶多端的厘金局长和警察所巡官,被暴动队抓住,押赴献钟河岸的沙洲上, 召开了几千人的公审大会,当众处决。

献钟暴动,揭开了平江秋收起义的序幕。紧接着,县委和暴委决定,组织四乡暴动队于 9 月 16 日深夜进攻县城,并约定隐蔽在县城的工人纠察队,以敲响善惠庵钟声为号,里应外合, 夺取县城,营救被捕同志,收缴武器弹药。但由于组织不严,16 日下半夜,仅献钟、思村等地 300 多暴动队员到达城边,城中负责鸣钟的人又延误了时间, 眼看天将拂晓,罗纳川只得下令撤退。

这次扑城虽未成功,但平江县委和罗纳川继续领导全县各地党组织积极开展群众武装斗争, 先后发生了吴饮民火烧长寿街警察所,邱平川智取沙搬挨户团, 李宗白虹桥暴动,邱训民夜袭思村,胡筠买枪起义,傅定兴带兵投诚等等事件。接着又策动黄金洞矿警队长侯金武率领 40 多人枪起义,为开创以黄金洞为中心的平江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指挥历史上著名的“三月扑城”

平江武装斗争的节节胜利, 使敌人惊恐万状。罗纳川等武装暴动领袖, 在这年 12 月遭到反动县长唐某的搜捕。罗纳川家乡罗家洞的房屋被烧毁,附近许多群众因此罹难。罗纳川回到家乡后,继续组织群众斗争,鼓励乡亲们杀敌报仇,重建家园。

1928 年 1 月农历年关前后, 湘桂军阀混战于汩罗江沿岸。罗纳川趁机布置暴动队巧夺溃军武器。邱训民单身夺取敌人机枪一挺、步枪 7 支,李顷桃等挑走了敌人几担武器。嘉义、献钟暴动队在杏树滩伏击押送军饷的一排敌军,缴枪 20 多支,得现洋2000 余元。罗纳川还在罗家洞廉价收买了溃兵 10 多支枪。这样不出一旬,增加了许多武装,一支拥有 500 多人、300 多条枪的平江游击队正式建立了。与此同时,罗纳川还拨给浏阳县浏东特委 20 支枪,组成浏东游击队。为了统一领导武装斗争,同年 2 月中共平江县委在嘉义召开全县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决定集中全县武装,成立以平江地区为活动中心的湖南工农革命军平、湘、岳击总队,由余本健任总队长,罗纳川任总党代表。总队下设 4 大队,分驻东南西北四乡。从此平江的游击斗争进一步高涨。

2 月中旬,游击队击溃北山挨户团。接着,在长寿街惩处了秋收起义中叛变的邱国轩团。那一天,罗纳川指挥调集的 3 个大队, 经过数小时激战, 将叛匪击溃, 邱国轩率一部向嘉义方向边打边逃,罗纳川率领游击队奋勇追赶。这时,由涂正坤带领事先理伏在嘉义的游击队也出来迎击。邱国轩为了脱险逃命,便沿途抛丢银洋。游击队员见了更加愤怒,视为引诱, 加紧猛追,许多群众亦四面呐喊, 自动参战,邱国轩遂被活捉。

第二天,罗纳川在嘉义大坪召开数千人的群众大会,公审处决了邱国轩。

随着武装力量的壮大,平江的工农革命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各地普遍恢复了农协组织, 纷纷召开群众大会,农民当场焚毁田契佃约,要求实行土地革命。风声传出, 敌人大惊, 急忙从长沙调来一个团进驻长寿街。但在游击队的威胁下,旋即龟缩县城。至 3 月中旬,东南北三乡及西乡一部分地区的土豪劣绅及其他反动分子全部麇集县城,乡间基本上为游击队所控制。

革命怒潮席卷平江,群众纷纷要求消灭县城之敌。以毛简青、罗纳川为首的中共平江县委,决定组织农军于 1928年3月 16 日直扑县城,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三月扑城”。为这次行动,成立了平江工农暴动总指挥部,由罗纳川等统一指挥。游击总队所辖的 300 多人枪,是扑城的核心力量。同时, 组织一支 20 万人的农民队伍,动18 岁至 45 岁的男子和一部分妇女参加,每人自带一件武器, 准备 3 斤干粮;以稻草扎成的草龙作为指挥队伍行进的战旗,规定“犁庭”、“扫穴”为进退的号令,并用腰系棕草绳或稻草绳作为区别班长以上干部和群众的标志。

3 月 16 日这一天,一部分队伍装扮成敲锣打鼓,玩龙耍, 挑柴卖菜,打卦看相的人,纷纷混入城内;邱训民率领的配有枪支的敢死队和青年农民义勇军埋伏城外。发起攻击后,东路敢死队首先冲过浮桥,杀到东街南路直捣黄沙滩;北路进入北街。早先化装入城的也丢下伪装,拿出暗藏武器,与敢死队一道同敌人拚杀,展开激烈的巷战。

正值城内杀声四起,双方激烈拚搏的时候,侦探突报:敌人调来一个增援师已近沉潭,即将进至县城。战斗到下午 5 时许, 为了避免重大牺牲,罗纳川果断下令撤退。这次“三月扑城”之役,虽然没有取得胜利,但在敌强我弱的总形势下,却是平江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工农武装暴动的壮举,显示了广大群众的革命力量,也表现了主要指挥者罗纳川等人英勇无畏的气概,极大地震动了湖南反动派的统治,政治影响巨大。

 

被敌人秘密杀害

“三月扑城”以后,平江形势日益紧张。为了适应情况的变化,中共平江县委进行了改选, 由毛简青、罗纳川和张握筹 3 负责。后毛简青、张握筹去省委和中央汇报情况,罗纳川继任平江县委书记。

这时,湖南反动当局组织了“平浏会剿”,增派王东原部等 3 个师进攻平江,狂叫“血洗平江,地翻边,人换种”;地主豪绅也伪装成“难民团”,一起反扑,所到之处,大烧大杀。这是平江严重的白色恐怖时期,游击队处境十分艰难。

湖南省清乡督办署悬赏通缉罗纳川,新任县长刘作柱也到献钟“督剿”。4 月,罗纳川趁刘作柱去献钟时,化装潜入平江县城,找城区党的负责人高岑南等布置工作,随后,听说西乡梓江有一股散兵武装,便决定去那里做策反工作。当刘作柱在献钟扑空返回县城后,得知罗纳川刚刚来过,立即布置戒严,速捕 300 多人进行审问。高岑南被捕后叛变, 供出了罗纳川的去向。罗纳川在梓江遭到敌人包围,于突围时被捕。在解县途中,他毫无惧色, 高声向群众和士兵宣讲革命道理, 揭露敌人的罪行。

罗纳川在狱中,仍不断宣传革命真理,暗中继续给各游击队以秘密指示。刘作柱先设宴劝降,罗纳川当场将酒席掀翻,并大声斥骂,使敌人狼狈不堪。敌人恼羞成怒,对他施以种种酷刑,但他始终坚贞不屈。

张握筹 1928年6月8 日在向上级党组织《报告平江白色恐怖》的文件中写道:“纳川已压杠子两次,香袭(即用点燃的香头烧皮肉)一次,足掌亦被割开, 用竹篾刺刷,要他供出党情。日来想已杀了。并闻他于被捕时, 曾向士兵和农民演讲,闻者颇为感动。”罗纳川英勇顽强,大义凛然,敌人一筹莫展。1928 年 5 月的一个夜晚,敌人将罗纳川抬到刑场,秘密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