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强春耕工作的意见(一九三一年二月二十八日)

        现在春天到了,各地农民动手耕田的还很少,这件事值得我们注意。为什么农民动手耕的很少呢?有些固然是习惯上的原因,耕田时季素来推迟,但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据我们调查还有(一)田没有分定,(二)耕牛缺乏,(三)红白交界靖匪〔1

威胁不好耕田几种原因。
        关于田没有分定一层,在现在红色区域是个大问题。过去田归苏维埃所有,农民只有使用权的空气十分浓厚,并且四次五次分了又分使得农民感觉田不是他自己的,自己没有权来支配,因此不安心耕田。这种情形是很不好的。省苏〔2〕应该通令各地各级政府,要各地政府录令布告,推促农民耕种,在令上要说明过去分好了的田(实行抽多补少、抽肥补瘦了的)即算分定,得田的人,即由他管所分得的田,这田由他私有,别人不得侵犯。以后一家的田,一家定业,生的不补,死的不退,租借买卖,由他自主。田中出产,除交土地税于政府外,均归农民所有。吃不完的,任凭自由出卖,得了钱来供给零用,用不完的由他储蓄起来,或改田地,或经营商业,政府不得借词罚款,民众团体也不得勒捐。那些说农民余钱剩米归苏维埃公用的话完全是谣言。农民一家缺少劳力耕田不完,或全无劳力一点不能自耕的,准许出租。租完多少,以两不吃亏为原则,由各处议定。还有红色区域准许自由做生意,赚得钱来,均归本人。以上这些规定,是民权革命时代应该有的过程,共产主义不是一天做得起来的,苏联革命也经过许多阶段,然后才达到现在社会主义的胜利。这是希望各级苏维埃及民众团体负责同志大家明了的。实行上述办法,AB团〔3〕等反动派别或者要乘机造谣,说共产主义不成功了又要恢复地主制度。各级政府负责同志,便应根据民权革命的意义加以驳斥,说明只有实行现在民权革命时代所必要的政策,才是真正走向共产主义的良好办法,决不是什么恢复地主制度,那些反动派别的话,完全是错误的。
       缺牛一层,第一,要提倡耕种互助,邻近乡村牛多的帮助牛少的耕田。但这种帮助,不是完全白送,除牛多人家自愿送耕不要租钱之外,应该准许租牛,只有正式准许租牛,才能相当解决缺牛问题。第二,全乡或全区缺牛太多简直不能下耕的,县区乡等级政府,应为设法调剂,鼓动牛多区乡把牛出借或出卖。在这里县区两级政府,应有全县全区牛数的调查,有了这个调查,才能实行调剂。第三,禁止杀牛。现在一边缺牛,一边各圩市尚有杀牛的,违反贫农利益,应加禁止。第四,红白两区域一般农产品与工业品流通交易,应许完全自由,没有特殊情形(如米荒时)不加禁止并不限价(红色区域内部更不限价)。但目前贩牛出口,因为红色区域缺牛太甚,影响很大,应暂时禁止。
       至于红白交界,农民受靖匪威吓不敢耕田,以致荒了许多田地,解决这个问题,只有领导工农武装向地主武装猛力进攻,使红色区域向前发展,过去不能耕种的地方,便可以耕种了。
       以上意见望讨论施行并复信给我们为要。
       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
       毛泽东
       总政治部主任
       二月二十八日
       根据中革军委《总政治部通讯》第四号刊印。
    注释:
    〔1〕靖匪,指靖卫团,是一种反动的地方武装。
    〔2〕省苏,参见本卷第 244页注〔 5〕。
    〔3〕AB团是一九二六年底在江西南昌成立的以反共为目的的国民党右派组织,存在时间不长。一九三○年五月起,赣西南根据地内开展了所谓肃清AB团的斗争。斗争不断扩大,严重混淆了敌我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