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1924年 二十六岁

1月17日 出席国民党巴黎通讯处的成立大会,并以通讯处筹备员身份报告筹备经过。通讯处临时主任李富春报告巴黎党务的发展情况。会议选举聂荣臻为通讯处处长。次日,周恩来致函国民党中央总务部长,报告通讯处筹备和成立情况。

  1月20日-30日 在孙中山主持下,有中国共产党人参加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通过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

  2月1日 所主持的中共旅欧组织和旅欧共青团合办的机关刊物《赤光》(半月刊)创刊。创刊号上发表的《赤光的宣言》指出:“我们所认定的唯一目标便是:反军阀政府的国民联合,反帝国主义的国际联合。”“我们是要以科学的方法,综合而条理出各种事实来证明我们的主张无误。本此,便是我们改理论的《少年》为实际的《赤光》的始意,同时也就是《赤光》的新使命了。”

  △ 在《赤光》第一期上发表《军阀统治下的中国》等文章。文章指出:“只有全中国的工人、农民、商人、学生联合起来,实行国民革命”,才能救中国。并预言“国民革命运动亦将兴起了”,“如许多的革命潮头已渐涌起于冷净无波的中国民众海中,我们相信不久全中国的工人、农民、商人、学生均将会冲上前锋来做弄潮人”。

  2月15日 在《赤光》第二期上发表《革命救国论》等文章。文章分析中国革命中敌、我、友三方面的力量,指出:“革命是无疑而且确定了!但我们须看清我们的敌人和我们国民革命的势力究竟何在,且谁又是我们真实的友人。”指出英、美、日、法等帝国主义列强和新旧军阀、封建余孽、洋买办、官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海外华侨、工人阶级、智识界、新兴工商业家、农民阶级这“五派是中国国民运动中最值得注意的革命势力。若能合此五派的革命分子于一个革命的政党统率之下,则国民革命的成功必不至太为辽远”。

  3月1日 在《赤光》第三期上发表《救国运动与爱国主义》等文章。文章指出:我们倡言救国运动“决非狭义的爱国主义运动”,“我们为救国而倒军阀,倒国际帝国主义,但我们心中却不容丝毫忘掉与我们受同样苦痛的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弱小民族亦即是全世界的被压迫阶级。并且我们若认清事实,果想将军阀打倒,国际帝国主义打倒,我们也非与全世界被压迫阶级联合一致来打此共同敌人不可”。

  5月 在《赤光》第七、八期上发表《将开的国际共产党第五次大会》、《实话的反感》、《北洋军阀的内哄》、《北洋军阀与外交系》、《德国革命运动的过去》等文章。

  6月1日 在《赤光》第九期上发表《再论中国共产主义者之加入国民党问题》等文章。文章驳斥国家主义派对共产党与国民党合作,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种种污蔑,指出:“不错,我们共产主义者是主张‘阶级革命’的,是认定国民革命后还有无产阶级向有产阶级的‘阶级革命’的事实存在。但我们现在做的国民革命却是三民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和有产阶级合作以推倒当权的封建阶级的‘阶级革命’,这何从而说到‘国民革命’是‘阶级妥协’?且非如此,共产主义革命不能发生,‘打破私有制度’、‘无产阶级专政’自也不能发生。不走到第一步,何能走到第二步?”

  6月7日 出席旅欧华人各团体负责人集会,在发言中主张将各团体联合会的共同目标由“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改为“打倒军阀,推翻国际资本主义”。

  6月15日 在《赤光》第十期上发表《太平洋上的新风云》等文章。文章分析欧战后日、美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指出:“他们预备的是帝国主义战争。我们反抗帝国主义谋中国独立的战士,当兹风云起后,波涛涌起,切不要如欧洲大战时一般地逃避港中希图幸免。要切实地预备,预备乘机掀起太平洋上革命之潮,联合起各国被压迫的民众,携手冲上潮头,争先去做弄潮儿!”

  7月13日-15日 出席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五次代表大会。会议改选了执行委员会,由林蔚担任书记。二十日,新选出的执行委员会委任即将遵照中共中央指示回国的周恩来、刘伯庄为其代表,向国内团中央报告工作,并代表旅欧团组织参加各种会议。

  7月20日 出席在巴黎举行的中国国民党驻法国总支部第二次代表大会。

  7月下旬 和刘伯庄、周子君、罗振声等从法国启程,由海路回国。临行前,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执行委员会对周恩来作了以下评语:为人“诚恳温和,活动能力富足,说话动听,作文敏捷,对主义有深刻的研究,故能完全无产阶级化。英文较好,法文、德文亦可以看书看报。本区成立的发启(起)人,他是其中的一个。曾任本区三届执行委员,热心耐苦,成绩卓著”。

  9月1日 在香港。致信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说明自己“须往广州一行”,以后行动“须俟C·P·中央命令而定”。“我在广的通信地址,可由平山①同志处转。”

  备注:

  ①平山,即谭平山,时任中共中央局成员、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

  9月初 到达国共合作后的广东政府所在地——广州。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广州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兼秘书阮啸仙、农工委员彭湃到码头迎接。

  9月7日 为纪念“九·七”国耻日①二十三周年撰写《辛丑条约与帝国主义》。文章回顾帝国主义侵华的历史,剖析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指出:“中国民族既与帝国主义不两立了,我们便当将帝国主义敌人认清,不容有丝毫和缓和妥协的希冀存在我们的心理中。”“中国民族欲图生存,必须打倒帝国主义。”“推翻帝国主义的唯一出路,只有革命,只有国民革命。国民革命的涵义有二:一联国际无产阶级及弱小民族作反帝国主义的进攻;一联国内被压迫民众作推翻帝国主义走狗之中国军阀的革命。”文章刊载于一九二五年七月出版的《帝国主义与中国》。

  备注:

  ①指一九○一年九月七日,清政府同德国、俄国、日本、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西班牙、荷兰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的日子。

  10月10日 在英帝国主义的策动和支持下,广东买办资产阶级的武装——商团自八月以来阴谋在广州发动反革命军事叛乱,扼杀广州政府。本日,周恩来出席广州各界群众为纪念武昌起义举行的警告反动商团大会,并以广东民族解放协会代表身份发表演说,严正警告商团,指出:“我们有工人可以武装,有农民可以自卫,有兵士可以作先驱,有学生可以作宣传,有商人可以作后盾,我们的实力便在此处。”号召工、农、兵、学、商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南北军阀!打倒一切反革命派!”会后举行示威游行。商团在太平路向游行队伍开枪,打死二十余人,打伤一百多人,还张贴布告,公开要求孙中山下野,欢迎陈炯明①回广州主政。

  △ 孙中山在苏联顾问鲍罗廷、中共广东区委和国民党左派支持下,成立平定商团叛乱的权力机关——革命委员会,随即从北伐军中抽调一部分军队回师广州镇压商团叛乱。周恩来、杨匏安等参加临时军事指挥部工作。十五日,在工农群众积极援助下,革命军击溃商团军,取得反对帝国主义和国内买办资产阶级的一次重大胜利。广东局势转危为安。

  备注:

  ①陈炯明,一九二一年五月在孙中山就任大总统后,被任命为广州政府的陆军部长兼广东省长、粤军总司令。一九二二年六月,勾结直系军阀,发动武装叛乱,妄图谋害孙中山,推翻广州政府。不久,被孙中山依靠滇、桂军逐出广州,逃窜到东江流域。

  10月30日 撰写《最近二月广州政象之概观》。文章分析国共合作后广东的政治形势,并总结平定商团叛乱的重要意义,指出:广州政府受南方军阀挟持,对帝国主义和反革命派常常表示退让,而时时压迫工人、农民的解放运动,其原因是包围孙中山左右的,大都是些不革命的右派和机会主义者,他们是永远希望和军阀、帝国主义勾结的。强调国民党必须让中间分子打破“妥协的心理”,“断然离开不革命的右派”,听孙中山指挥,与革命的左派联成一气,实行国民革命,“才能得到革命的工农群众作革命的基本势力”;“国民党当前急务是‘肃清内部’,界限便是革命与反革命”。此文发表在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十九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周报第九十二期。

  10月 任中共广东区委①委员长兼区委宣传部部长。广东区委的工作范围包括广东、广西、厦门、香港等地。

  备注:

  ①中共广东区委最早成立于一九二二年。中共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中共中央鉴于中共广东区委实际只领导广州一地,故将它撤销,广东党的工作由广州地方执行委员会负责。一九二四年十月,经中共中央决定,重建广东区委。

  秋 任黄埔军校①政治教官,讲授政治经济学。

  备注:

  ①一九二四年六月十六日在广州黄埔建立的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这是孙中山接受共产国际代表的建议,由国共两党合作创办的培养革命军队骨干的军事政治学校。

  11月8日 致信《赤光》社,详细评述国内政治状况。《赤光》以《中国底政治现状》为题,在第二十一、二十二期合刊上发表此信的一部分。信中说:“中国底政治现状,是处在一个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互相勾结底共同宰割局面之下,一时是不会变更的。”

  11月10日 直系将领冯玉祥在十月下旬发动“北京政变”之后,邀请孙中山北上商讨和平统一问题。本日,孙中山发表“北上宣言”,十三日由广州启程。

  11月 就任黄埔军校政治部①主任。到职后,按照苏联创建红军的经验,健全政治工作制度和建立正常的工作秩序,部内增加了部员,分为指导、编纂、秘书三股,选调共产党员杨其纲、王逸常等到各股任职。政治部负责制定士兵政治训练计划;举行学生政治讨论,对学生进行政治教育;出刊物,办墙报,教歌曲。周恩来除指导、落实政治部各项工作外,还代表中共广东区委直接领导在黄埔军校的中共党组织,发动党团员和进步青年开展工作,扩大共产党的影响。

  △ 所主持的中共广东区委商得孙中山同意,组建大元帅府铁甲车队。铁甲车队下属成员的配备与调动,都由广东区委和周恩来(及后来的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决定,主要工作和活动也直接向他们请示报告。队长、副队长、军事教官,由周恩来选调的黄埔军校特别官佐徐成章和第一期毕业生周士第、赵自选分别担任。党代表和政治教官由广东区委选派廖乾吾、曹汝谦分别负责。廖乾吾任队中中共党小组长,直属中共广东区委领导。广东区委还从各地调来一批工人、农民、青年充当队员。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早的一支革命武装。

  备注:

  ①黄埔军校根据苏联的经验设党代表和政治部。政治部辅助党代表掌管政治教育、党务和宣传工作。先后担任政治部主任的有戴季陶、邵元冲、周恩来、邵力子、鲁易、熊雄等。

  11月、12月 黄埔军校教导第一、第二团先后成立,第一期毕业生共产党员曹渊、蒋先云、许继慎、张际春等分别担任教导团下属各连的党代表,统属政治部领导。

  12月1日 撰写《工农阶级与广州市选》。文中对国民党右派操纵广州市长选举,将广大工农群众排斥在外的作法提出质问,指出:“工农群众为国民革命之中坚,固国民党宣言所郑重承认者也。”目前作法,实为“违党义破坏民治也”。同时指出“革命之国民党中确有一大部分不革命,违党义之做官发财人物”,“其于革命运动之扩大,工农利益之拥护,漠视乃属必然之势”。呼吁:革命之工农阶级“其速自起!其速联合!其速组织起吾人自身唯一可恃之革命力量!”

  12月29日 出席广东反基督教大同盟在广东大学召开的大会。在会上演讲《基督教与帝国主义》。揭露基督教已成为“资本家的走狗”,“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

  12月31日 撰写《中山北上后之广东》。文中揭露广东的国民党右派在孙中山离粤北上后,“群起攘夺广东的权利地位”,以及“久困在广东的各军阀”“群思向外谋更大的发展”的野心。此文发表在一九二五年一月七日出版的《向导》周报第九十八期。

  本年 参加广东的工人运动。为广东平民教育委员会编写工人通俗读物《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简史》。曾到珠江小艇上与工人谈心,了解工人疾苦,教育工人起来进行革命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