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竹的将军

文/程国庆 

在众多的画竹名家当中,祖籍 陕北的贺晋年是少有的将军画家。 1980年,年届七旬的将军从第 一线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他没有钓 鱼打猎,也没有下棋打牌,而是拜刘 继卣、董寿平、张立辰等著名画家为 师,认认真真地学起画竹来。将军青 年时代担任红军军长时,喜欢打硬仗、 恶仗。遇到攻不下的阵地,他常常是 大吼一声,端着机枪冲在前面。这位 叱咤风云的虎将,在作画上,似乎仍 保持了那么一种“猛”劲。他画的竹 子动静结合、虚实联璧,有一种独特 的风韵,一种力透纸背的气势,故人 称他的作品为“将军竹”。 将军作画的秘诀有三。首先是 手勤,除去开会及参加一些社会活动, 他把全部时间都用在了绘画上。手执画笔,每天至少要画七八个小时。他 常说:“仗越打越精,画也是越画越 好。”不管是赤日炎炎的夏季,还是 滴水成冰的严冬,不管是在医院、疗 养院,还是在宾馆、招待所,他都拿 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画具,终日笔耕不 辍。连保健医生都知道,巡诊打针要 避开将军作画的时间。 其二是脑勤。将军在作画前都 要经过认真的构思,调度章法布局, 并不随意下笔,一招一式都要经过深 思熟虑,做到“胸有成竹”。有时为 了一个新的章法,他竟要冥思苦索一 两个星期。每当有了一种新的构思, 他常常欣喜若狂,立即泼墨作画,一 气呵成。正因为如此,他画竹的艺术 水平不断提高,画法风格也多种多样, 竹有粗细老嫩之分,景有风雪雨雾之 别,但又都那么巧妙地糅和在一起, 给人以美的感受。 其三是眼勤。熟悉将军的人都 知道,他最爱去的地方就是画展。徜 徉在一幅幅精美的作品之间,可以启 迪灵感,开拓思路,陶冶情操。在他 的案头,摆放着许多画册、碑帖,作 画间隙,茶余饭后,信手拈来浏览一 番,既是休息,更是学习。他善取百 家之长,而又为己所用。外出开会, 他常常在会场内外悬挂的一些书画佳 作前面驻足停留,凝神观赏,心中细 细品味。久而久之,鉴赏水平、艺术 修养都有了很大提高。 将军画竹,神情专注,时常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排遣杂念,似乎喜 怒哀乐全都凝聚在手中的那支笔上, 在那跃然纸上的竹丛之中。将军常说: 我画竹并非为了消遣时光,而是当正 事来办的。是的,将军戎马一生,是 闲不下来的。握惯了枪杆的手如今握 起了画笔,将军不敢有丝毫懈怠,终 日勤奋作画,他那颇具传奇色彩的一 生在绘画上得到了延续。在他的笔下, 那历经风雪、伤痕斑斑的老竹,那郁 郁葱葱的新篁,那破土而出的竹笋, 不正是喻示革命成果的来之不易和革 命事业后继有人吗?不正是歌颂我们 的党、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军队、我 们的社会主义祖国吗? 先有将军,而后有“将军竹”。“将 军竹”是属于人民的。他的作品,党 和国家领导人的家中有,豪华的宾馆 殿堂中有,普通的西北农民家中也有; 红军师的荣誉室里高悬着他的作品, 复员战士珍藏着他“自强不息”的题 词。1990年年初,中国旅游出版社 出版了《将军竹——贺晋年画集》, 详细介绍了他的作品。同年10月, 他在香港艺术中心画廊举办了首次个 人画展,获得了圆满的成功。香港同 胞看到了我军高级将领高超的文化素 养和深厚的艺术功底,无不惊叹称奇。 将军又先后在北京、福州、广州等地 举办了个人画展,均获成功。 贺晋年将军虽然辞世了,但他 的精神和品格不会被世人遗忘,“将 军竹”永驻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