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国政协一届四次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一九五三年二月七日)

          各位委员,各位同志:
        这一次会议就要结束了,报告、讨论和决议都很好。我祝贺会议的成功。
        现在我讲几点意见。
    第一,关于打败美帝国主义的问题。我们准备打的时间要长一点,最后就是要打败它,前途是胜利的。我们已经打了两年多了,在社会上可能有些人觉得不耐烦了,觉得还是早一点结束好,停战谈判只剩下一个俘虏问题了,争执也很小了,何必为一两万俘虏还要那么坚持下去呢?这不只是一两万俘虏的问题,不能因为我们人口多,觉得丢掉几万人不要紧,俘虏一个也不能丢掉,一定要争。这个仗要打多久时间,我看我们不要作决定。它过去是由杜鲁门〔1〕,以后是由艾森豪威尔〔2〕或者美国将来的什么总统来决定的。这就是说,他们要打多久,我们就打多久,一直打到我们完全胜利!〔3〕
    第二,关于学习苏联的问题。我们要进行伟大的五年计划建设,工作很艰苦,经验又不够,因此要学习苏联的先进经验。在这个问题上,共产党内、共产党外,老干部、新干部,技术人员、知识分子,工人群众、农民群众,他们中间都有一些人是有抵触的。他们应该懂得,我们这个民族,从来就是接受外国的先进经验和优秀文化的。在封建时代,唐朝兴盛的时候,我国曾经和印度发生密切的关系。我们的唐三藏〔4〕法师,万里长征去取经,比较后代学外国困难得多。有人证明,我们现在用的乐器大部分是西域来的,就是从新疆以西的地区来的。我们这个民族,从来不拒绝接受别的民族的优良传统。在帝国主义压迫我们的时候,特别是中日战争我国失败到辛亥革命那一段时间,就是说从一八九四年到一九一一年那一段时间,全国学习西方资本主义的文化,学习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学习他们的科学,有一个很大的高潮。那时,我们的先辈(在座的也有)很热诚地参加学习西方的活动,许多留学生到日本、到西洋去。那一次学习,对我们国家的进步是有很大的帮助的,特别是在自然科学方面,现在还给我们留下了很大一批自然科学工作者,一批宝贵的遗产。但是我讲的古代和近代这两次学习外国,比较现在我们学习苏联的规模,学习苏联先进经验的效用,那是要差得远的。那末,我们现在学习苏联,广泛地学习他们各个部门的先进经验,请他们的顾问来,派我们的留学生去,应该采取什么态度呢?应该采取真心真意的态度,把他们所有的长处都学来,不但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而且学习他们先进的科学技术,一切我们用得着的,统统应该虚心地学习。对于那些在这个问题上因不了解而产生抵触情绪的人,应该说服他们。就是说,应该在全国掀起一个学习苏联的高潮,来建设我们的国家。
    第三,关于反对官僚主义的问题。现在我们的党政机关中间,存在着一部分很不健康的现象,这就是严重的官僚主义、命令主义和违法乱纪这些事情,这些坏人坏事。今天安子文〔5〕同志的报告很好。我现在要着重讲的,是官僚主义在中央机关的情形。我们中央机关几十个部门,包括党、政、军。党就是共产党、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政就是中央人民政府各委、部、会,计算起来,就有一百几十个单位。应该说其中有很多的部门,不是少数的部门,存在着官僚主义。他们脱离群众,脱离下面的实际情况,关在房子里写决议案,写指示。决议案、指示像雪片一样地飞出去,下面的情况究竟怎么样,能不能执行,不去管。就是坐在房子里头,不下去检查,只是注意所谓布置工作,却没有注意检查工作。应当说中央机关中有许多部门的工作是做得比较好的。据我所知,比如外交部,在“三反”运动中搞了一个多月的讨论,展开批评,驻各国的大使都回来参加,这大半年以来,工作大有进步,官僚主义大大减少。又比如公安部,在“三反”运动以后工作也有很大的进步。再比如改组后的重工业部,现在分为三个部,一个重工业部,一个第一机械工业部,一个第二机械工业部,比那个老重工业部好得多了。还有,水利部、高等教育部是官僚主义比较少的,新闻总署、出版总署也是有进步的。是不是还有别的单位呢?比如邮电部,他们做了很多的工作,这是第一;第二,他们也犯了错误,就是用违反政策的方法来搞所谓增产。早在前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三十周年的时候,邮电部一个什么局长,就发命令招揽生意,让大家给中共中央打致敬电报、写致敬信,结果一下子就来了几十万份电报,其中究竟有多少是人民真正出于内心打来的,有多少是强迫人家打来的,要查一查。这就在人民面前把共产党表现得不像样子,大大损害了共产党的威信。其他还有一些部门,工作是做了很多,但是问题也很不小。是不是这样,我没有经过详细的检查。我想,如果我讲错了,你们可以批评我。我的缺点在什么地方呢?我的缺点就是没有经过详细的检查。过去,也没有在这样的大会上具体地指出来。这是你们可以向我批评、向我开炮的。我准备在今年夏秋冬三季之内,对每一个部都能够检查一次。我在上面所讲的这些部门,哪一些比较好,哪一些比较差,哪一些是中间状态,说的不见得那么十分准确,因为没有经过仔细的检查分析,没有吸收那些部门的群众和干部参加检查。总而言之,我们政府几十个部门,无论是财经、文教部门,还是政法部门,都程度不同地存在着官僚主义问题。要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这么繁重的任务,就应该克服官僚主义。要知道下面的命令主义、违法乱纪,是跟我们的官僚主义分不开的,因为我们没有去过问,没有去检查,或者缺乏检查。我想,这个工作应该从中央人民政府开始,从共产党中央开始,从军委和各部门开始。中央机关每一个部门都有部长、副部长、办公厅主任、司长、局长,这些主要干部,少的有八九个,多的有几十个。他们应该轮流到下面去检查,经常有人在下面。检查了的回来,没有下去的再下去,又回来,又下去,这样每一个人包括部长在内都到底下去过,一直检查到基层单位。比如工业部门应该检查到工厂,农业部门应该检查到乡村;军委系统的,像海军应该检查到长山列岛、舟山群岛、万山群岛、海南岛,陆军应该检查到连队;邮电部门应该检查到乡村的邮政代办所;公安部门应该检查乡村的公安员、城市的派出所。部长亲自下去,不是要你去检查所有的公安派出所、邮政代办所,而是要你检查若干部门和基层单位。
        这次会议以后,要从我们中央开始,带头下去检查。这样才能带动大行政区一级,省市一级,专区一级和县一级,我们才有资格责备下面,才能真正解决问题。我也不是讲每一个部长都要下去,有些年老力衰不能去的,不在这个范围之内,但是少壮派都要去,你是少壮派嘛!重点在反对官僚主义。官僚主义克服了,下面的命令主义、违法乱纪一定会克服。这些毛病去掉了,我们的五年计划一定会成功,民主制度一定会发展,帝国主义一定会打垮,我们将取得完全的胜利。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讲话记录稿刊印。
    注释:
    〔1〕杜鲁门(一八八四——一九七二),美国民主党人。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五三年任美国总统。
    〔2〕艾森豪威尔,美国共和党人,当时任美国总统。
    〔3〕这次讲话,一九五三年二月八日《人民日报》发表的新闻稿作了报道。关于讲话中的第一点,新闻稿的文字如下:
        “第一、要加强抗美援朝的斗争。由于美帝国主义坚持扣留中朝战俘,破坏停战谈判,并且妄图扩大侵朝战争,所以,抗美援朝的斗争必须继续加强。我们是要和平的,但是,只要美帝国主义一天不放弃它那种横蛮无理的要求和扩大侵略的阴谋,中国人民的决心就是只有同朝鲜人民一起,一直战斗下去。这不是因为我们好战,我们愿意立即停战,剩下的问题待将来去解决。但美帝国主义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好吧,就打下去,美帝国主义愿意打多少年,我们也就准备跟它打多少年,一直打到美帝国主义愿意罢手的时候为止,一直打到中朝人民完全胜利的时候为止。”
    〔4〕唐三藏,即玄奘(六○二——六六四),唐代著名高僧,俗称唐僧。唐贞观三年(公元六二九年)前往印度研习佛教典籍,历经十余年回国,译出佛经七十五部,共计一千三百三十五卷。
    〔5〕安子文,当时任中央人民政府人事部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